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庞然
    在里昂还在赶往前线的途中时,洛萨不得不先面对一个比鼠人逃出了封锁区更为严肃的问题。那就是这个身高三米的鼠型巨人!这样的巨兽在战场中的作用是难以用常理来衡量的,光是鼠巨人那一身难以用常理来衡量的力量,就足以造成难以预估的可怕损失。庞大的体型迫使巨人为了支撑整个身体的活动需要进化出了密度远大于正常人类的肌肉,这种肌肉所能爆发出的力量堪比人类做出的工程机械,也就是说一个鼠巨人的力量绝不仅仅是一个普通战士的三倍这么简单。体型复数庞大于常人的巨型生物,他们的力量往往都是以几何倍数在增长,光是这些巨人的一次挥手,就可以将它们周边的房屋扫倒。

    而很不幸的,虽然黑山伯爵这几年来参加的大小战役数以百计,作为一名指挥官,他确实经验丰富,但是在这些战役中的全都是人类或者体型和人类相近的生物。对于对付这种巨型敌人的经历,洛萨还真的从来没有过。事实上,纵观整个大陆上的人类诸国,其实也没有多少人拥有这种经历,就算在历史记载中,正面与这种巨型单位作战也仅仅只存在那些早就被当成传说来歌颂的战役中,而且,在那些战斗中作为人类一方往往也拥有着体型与敌人相近的帮手。

    “诸神啊,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木然的看着远处街道上的巨人轻易的就把全副武装的骑士倒提起来当成鞭子抽打向附近的战士,黑山伯爵感觉自己的大脑都停止转动了。这不是可以靠士兵来战胜的对手,至少在现在这个状况下不行。那么作为军团的指挥官来说,洛萨似乎只剩下一个选择。

    “全军听令,后退,避开那个怪物!”随着黄金重斧在阳光下闪烁,伯爵的命令被很快传递到战场的各处,本来就在巨兽的面前颤抖的士兵们终于得到了撤退的命令,他们慌不择路的向着街道的后方逃窜着。只不过在他们向后撤退的同时,这些士兵也注意到有一人一骑逆着退后的人潮反向朝着那只鼠巨人前进着。

    “伯爵大人!您在干什么!快回来啊!”向前的人自然是洛萨,他的一身金甲在撤退的人群中显得如此的突兀,以至于原本正打算跟着人潮撤离的格里高利都注意到了这位黑山伯爵的动向。随着他的叫喊,更多的人意识到他们的伯爵正准备一个人挑战那只所向无敌的巨型怪物。

    而洛萨自然是对这些希望他停下来的人视而不见。身为一名领导者,他知道如果不能在这里击败这只巨兽,挽回它所带来的恐慌的话,那么不论这个大家伙在战场中真正能起到的作用如何,它的存在都会导致整支部队失去战意。经验告诉洛萨,一支部队没有补给不可怕,没有武器也不可怕,可是一旦士兵们没有了士气,那么在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战争当中,就算在数量和装备上有着绝对的优势,战争的天平也不会向那一方倾斜。所以黑山伯爵那唯一的方案从来就不是撤退以暂避敌人的锋芒,作为封锁整个萨隆伯爵领南境的关键点,浊流镇不容有失,那么他所能做的,也就只有孤身迎战敌人,以他的胜利来激励士兵的士气了。

    溃逃的士兵因为统帅的举动而停止了撤退,他们转头在街道的一段看着他们的领主穿着金色的铠甲扛着那柄标志物般的金色大斧在正午的阳光下走向那个光是影子就笼罩了半条街的敌人。另一边,或许是为了防止误伤,原本疯狂冲锋的原生鼠人也停下了脚步,它们在阴影中和屋顶上窥视着这个离开了群体的人类。他身上穿的甲胄让他在阳光下和太阳一样耀眼。

    那只鼠巨人当然也看到了这个明显的目标,它歪着巨大的头颅思考着,似乎在犹豫该怎么处理这个铁罐头。当然,洛萨也没有让他的对手有时间想太多,只见金甲领主用带着马刺的战靴轻踢了一下自己的战马,他的坐骑就开始了加速,看样子他是想通过速度所带来的助力给予对手沉重的一击。

    但是那只鼠巨人表现出的智力却超过了洛萨的想象,巨人微微侧过身子,将靠后的一只手高高扬起,随着它巨大的手臂带起的强烈风声,巨人朝着洛萨冲锋的方向抡出了一次有力的上勾拳!本来黑山伯爵和敌人间的距离就算不上远,经过战马的加速,鼠巨人的巨大手臂眼看着就要从下往上将洛萨和他的战马一起掀飞起来,伯爵知道凭他身上的重甲,恐怕还不足以挡得住着可怕的攻击,然而现在再让战马转头已经来不及了,无奈之下,他也只能从战马上跳下,因为惯性的原因在地上滚作一团。而没有了骑士的战马则结结实实的被巨人的大手击中,披挂着重甲的身体像是一根羽毛一样被抛到半空之中,在划过一条弧线之后重重的砸在地上。从飞溅出的鲜血和碎肉来看,这匹跟随洛萨多年的坐骑已经不能再载着它的主人征战了。惊呼声,围观的士兵们不由自主的为他们的领主九死一生的惊险经历而担忧,同时也在感叹那只鼠巨人的可怕力量。

    对于伯爵来说,现在可不是为坐骑伤感的时候,失去了战马,洛萨因为身上铠甲太过厚重的原因费了很大劲才拄着重斧站起来。索性在这期间那只巨人没有再进行攻击,想来是它从一开始就不觉得洛萨真的能对它造成伤害。愤怒,恐惧,种种不同可却强烈的情感席卷着洛萨的心灵,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因为极度的紧张而充满力量,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以往每当这种感觉出现的时候,他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将眼前的敌人撕成碎片。可是这是第一次,黑山伯爵第一次感觉单靠着这身体的力量恐怕难以打倒眼前的对手,不过这也并不能浇灭他的斗志。

    “咔哒,咔哒”单手解开藏在铠甲中的暗扣,沉重的黄金甲从洛萨身上自然的脱落了下来。虽然重甲可以提供良好的防御,但是伯爵不认为在这种力量差距面前薄薄的一层钢铁可以在巨人的攻击下保护他的身体。可是没有了铠甲的约束,洛萨的身体就可以更快的行动,伯爵知道要想胜利,他唯一的机会在于灵活性。

    从堆在地上的铠甲中迈步走出来,此时的洛萨身上只剩下一件贴身的金色锁甲,至于肩甲或者胫甲之类关节处的铠甲也一并被舍弃。他挥舞着手中的黄金大斧,朝着敌人发出挑衅似的吼叫。

    “来啊!你这怪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