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扩散
    浊流镇的街道上,这场鼠人挑起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在失去了鼠巨人之后,剩余的鼠人开始无秩序的逃跑,似乎是没有了指挥者。当然,任何有军事常识的人都不会认为鼠巨人就是这些鼠人的领袖,在洛萨看来,鼠人之所以会停止继续进攻,无外乎是那个将它们驱赶至此的幕后主使玩够了。而在里昂告诉他一些鼠人已经趁着大战之际逃出了浊流镇的封锁之后,黑山伯爵就更加肯定这个推测。虽然看起来洛萨一个人击倒了可怕的敌人,并且带领剩余的战士夺回了浊流镇的全部领土,将鼠人又一次阻挡回了萨隆伯爵领内,可是伯爵本人知道,这一次突袭中他败的一败涂地。不论那个在幕后操纵的人是谁,他都把洛萨变成了他棋盘上的棋子,至于黑山伯爵能否打败鼠巨人,其实根本不重要。

    夕阳照耀下的浊流镇,红色的残阳似乎也在告慰着在今日流血的战士。王国骑士团和猎熊者的战士们已经开始着手处理散落在镇中的尸体。对于那些鼠人的尸首,为了防止它们感染普通人,所以洛萨下令将其通通火化。而那些被鼠人杀死的战士,虽然伯爵很想要让他们可以按照传统土葬,可是没人可以保证他们的尸体就不会产生瘟疫,万般无奈之下洛萨只得下令将这些战士的尸体另起一堆篝火来火化。

    “这一次是我这几年来打的最惨的一仗。”靠着墙壁坐在街道的路边,黑山伯爵无不沮丧的对坐在他身边的人说。

    “呵,胜负本来就是没人可以说清的东西。你这两年虽然打的仗多,可是多半也只是在百人级的战斗。等你打的大仗多了,你就知道只要战鼓敲起来,就没有人能从战场上凯旋而归。相比之下你今天的表现已经无愧于一军统帅的名誉了。相信陛下听到你的所作所为也会为你感到高兴的。”坐在洛萨身边的里昂笑着喝了一口酒囊中的酒,宽慰道。

    “或许吧。虽然这次我打赢了,可是那些趁机溜走的老鼠不知道有多少,就算已经派兵去追赶我恐怕也不能杀干净。就怕这场瘟疫要是扩散到了王国其它地方,那我洛萨可就成了整个王国的罪人了,黑山家的荣耀恐怕也会蒙尘吧。”伯爵摇了摇头,这个动作牵动了他身上的伤势,让他的表情变的狰狞起来。

    “你也别想太多了。这场瘟疫的源头和它带来的影响不是你我这样的武夫可以阻断的。跟我一起来的那个法师你知道吧?那小子的本事在我看来恐怕都快要和那些精灵里的自然长者比肩了。可就算是他,为了调查这场瘟疫不也是灰头土脸的?”骑士长笑着轻拍了一下洛萨的肩膀,说道。

    “对了,说道那个人,你跟他们分开之后那个法师去哪了?”洛萨好奇的问道。

    “我想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带着希瑟和烈锤的家伙跑远了吧。你也真是的,那个格里高利想要把我搞下来也就罢了,烈锤大公的脾气你又不是没有领教过,希瑟你也敢关?”里昂说道。时间距离他们分头行动已经过了半天了,就骑士长的认识来看起司必然已经带着希瑟和爱尔莎他们汇合了。所以此时告诉对方起司的动向倒也没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关过希瑟?她早年间曾经帮过我,我怎么会关她?”洛萨疑惑的问道。

    “怎么可能,我们昨天晚上潜入的时候就找到了那个地方了,不就在国王大街和晨曦大道的交接吗?”里昂说道。他把洛萨的否认当成了无谓的狡辩。

    “国王大街和晨曦大道的交接?那里是格雷男爵的私人住宅啊。我来之后根本就没听到过希瑟的消息,至少那个格里高利和格雷男爵都没有告诉过我啊。昨晚格雷男爵离开的时候我还问过他这个问题呢。”洛萨转过头,认真的跟里昂说。

    “格雷男爵的私人住宅?昨晚离开前?他昨天晚上不是死在药剂师协会的驻地了吗?我们进入那里的时候看到他的尸体**的躺在那里。”骑士长皱起了眉头,他知道洛萨没有撒谎,可是黑山伯爵所说和他所经历的事情产生了冲突。

    “什么?格雷昨晚烧死在药剂师驻地?不可能啊,他在傍晚的时候已经跟药剂师协会的人离开浊流镇了,说什么再待在这里也只是浪费时间。我的人亲眼看着他们的车队离开浊流镇的!”洛萨站了起来,认真的说道。

    “怎么……可是我们昨晚明明……”里昂抬起头看着黑山伯爵认真的脸,他脑中不断回放着昨晚在药剂师驻地里他所看见的事情,那三具尸体中一定有一个是属于格雷男爵的。这点王国骑士长可以保证。

    就在这个时候,在二人的旁边又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们两个说的都没错。昨晚我们确实在药剂师驻地看到了格雷男爵的尸体,但是我想黑山伯爵也看到了男爵离开浊流镇。”起司不知道什么时候穿着他那身标志性的灰袍坐在了二人的旁边。想要无声无息的穿过卫兵接近两个久经沙场的老兵,这本是根本不可能的。可是当法师坐在这里开口说话的时候,不知怎的,不论是里昂还是洛萨都没感到太意外。

    “你什么意思?希瑟救出来了?为什么还要回来?”骑士长问道。

    “救出来了。忙了一下午的手术,差点就救不回来了。我说这位伯爵大人,你能不能先弄点吃的?我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法师整个人懒洋洋的靠在墙上,完全就是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

    虽然对于起司所说的格雷男爵的问题还有疑惑,不过洛萨觉得当务之急并不是男爵的生死。

    “我听说你也在调查这场瘟疫的始末,刚才我们战斗的时候有一些鼠人趁机从这里逃出去了,你有办法把它们找回来么?”

    “办法有是有。可是又有什么用呢。这场瘟疫已经扩散出萨隆伯爵领了。而且不是在刚才,而是昨晚。”法师说道。

    “昨晚?”里昂和洛萨都对此感到疑惑。

    “对,昨天那个假的格雷男爵离开浊流镇的时候,瘟疫就跟着他扩赛进整个王国了。”法师的眼睛从兜帽下看着远处如火般灿烂的夕阳,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