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暂别
    希瑟再次醒过来已经是鼠人进攻浊流镇的隔天中午,虽然在地下室中起司已经把她身上的瘟疫病毒拔除干净,可是那些已经变异的身体器官则需要身体本身耗费大量的能量来重新修复。这也造成了现在的女骑士长只能够躺在床上,甚至由于大部分的能量都供给到身体的修补上,希瑟一天中能保持清醒的时间据起司估计不会超过三个小时。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其他人想要从希瑟口中得到情报的话,他们就得抓紧这短短的清醒时间。所以当希瑟醒来之后,第一时间就有仆人前去告知洛萨等人,很快,黑山伯爵就带着起司和里昂来到了房门外。

    “你们有什么要问的就进去吧。但是记住如果她一时间不能想起来,不要强行逼她进行回忆。她的大脑也在之前的病变中受了一些创伤,对于最近几天的记忆如果有什么缺失也不足为奇。”起司对另外两个人说道。

    “听你这个意思,你是不打算进去喽?为什么?”洛萨疑惑的看着法师,这三个人中可以让这场限时交流价值最大化的毫无疑问是起司,可是法师却丝毫没有进去的意思。

    “我要知道的东西已经知道的差不多了。之所以跟着过来只是想确保希瑟女士的神智和身体都在朝着复原发展。我可不希望自己救活的是个似人非人的怪物。现在我已经可以感受到我的治疗手段确实是正确的。虽然看起来副作用大了一点,但是随着逐渐改进应该会有所改观。而且我想,我也该告辞离开了。”起司说道。同时在说完话之后略微欠身,示意自己所说离开的事情并不只是离开病房这么简单。

    里昂想了一下,说道。

    “是担心爱尔莎他们吗?其实,你可以让他们回来的,现在这个情况下我想格里高利不敢在做什么手脚了。”有了昨天帮助黑山伯爵战胜巨鼠人的功绩,再加上赶回来警告鼠人的外逃,这些事情让血狮迅速的拿回了自己在骑士团中的声望。虽然之前格里高利通过出身的问题来拉拢了相当一部分的王国骑士,可是作为团长的里昂还是一位让贵族出身的骑士也相当认可的统帅,所以现在,虽然浊流镇的王国骑士还处在一种尴尬的氛围中,但是有洛萨撑腰,就算有反对者想要借机攻击里昂,他们一时间也没有了质疑他的借口。

    至于感染瘟疫的问题。在昨天之前与鼠人接触过的人是绝对的少数群体,甚至很多人还把这种酷似老鼠的异形当成是那些难民口中因为病重而产生的幻觉。可是当昨天这些怪物正大光明的在阳光下发起进攻之后,整个浊流镇的战士都没有人敢说自己自己没有被感染的可能。这样的情况下,对于里昂等人的隔离令自然也就无法成立。而且在昨天到今天之间,起司作为药剂师协会撤走后唯一的医者在众多的伤员间奔波不断,虽然这位法师的医疗方法难免和普通人所认知的“正确方法”有些差距,甚至有些还会让人感到毛骨悚然,但是不可否认,起司作为一个战地医生无疑是合格的。也因此,不论是普通士兵还是洛萨本人在和法师交谈的时候都会不自觉的在猜疑之外带上一点尊敬。用里昂的话说就是法师得到了这些战士们的认可。

    “不了,等我和他们汇合后我会让那些王国骑士们自己回来,至于爱尔莎他们,我想我们还是保持自由活动比较方便。毕竟我的很多行事方法在你的士兵们看来都是应该被绑在火刑架上烤的。我已经给他们留了一个好印象了,我可不希望因为过度接触让这点信任又变成猜疑。”耸了耸肩膀,在祛除了右臂上的病毒后起司的行动能力也有了大幅度的改善,至少现在的法师可以一个人完成很多事情,而不是像之前那样需要老板娘的帮忙。

    “好吧,如你所说我们似乎也没有理由挽留你。不过在你离开以前我能知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吗?我是说,你会继续停留在萨隆伯爵领的范围内调查,还是会跟踪那个假的格雷男爵前往王国其他地方?如果这个问题有冒犯到你的地方,还请见谅,毕竟这是我的职责。”洛萨说道。黑山伯爵也知道这么直白的询问对方的下一步行动是很粗鲁的行为,但是出于苍狮王国整体的安全考虑,他必须要掌握像起司这样的危险人物的活动范围。至少如果法师决定要离开这里的话,他要提前向周围的贵族领主打一声招呼,免得有人不小心惹怒了这个灰袍法师。

    法师当然也知道洛萨问这句话的意思,虽然不能告诉他准确的行程,不过起司也没有隐瞒自己行踪的打算,毕竟如果能得到王国内贵族势力的帮助对于他的行动也可以方便很多。只不过既然苍狮王国里可以有一个假的格雷男爵,那么难保这些贵族中有敌人的暗棋存在,所以起司也不愿意把自己的目的地说的太清楚。

    “我想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我会再在这附近逗留一段时间,毕竟我还欠着一些朋友的药没有结清。但是等这边的事情解决,我应该会开始朝着王都前进吧。在这之前,能请您先帮我盯着那个假冒者的动向吗?”

    “完全没有问题,黑山家族在王都里还是有很多朋友的,就算我本人不在,但是只要派人去跟他们说一声,我相信他们还是很愿意帮我这个忙的。”得到起司暂时还不会离开萨隆伯爵领的消息,洛萨偷偷松了一口气,这样他才有时间去说服那些食古不化的家伙要重视这个灰袍人。而至于监视格雷男爵的动向,对于身为国王最宠信的军事贵族的黑山家族来说,只要他开口,王都里大大小小的派系都会争先恐后的献上情报。

    “好的,那么当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会上门求助的。希望到时候黑山家族不要吝惜才好。”说完,法师就离开了这栋屋子。从窗户里可以看到起司骑上旁边侍从牵来的马,向着浊流镇外行去。

    在法师离开了之后,洛萨靠着走廊的墙壁对里昂说道。

    “行了,既然如此,那么和希瑟大人对话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就在这里等你的消息。”

    血狮看着黑山伯爵,王国第二骑士长和烈锤玫瑰在早年间确实曾经有过一些绯闻,但是最后因为二人效忠的对象不同,他们并没有多少机会一起行动。那段感情最后也就无疾而终了。现在洛萨这么说,其实就是放松下来之后想要用这个话题开里昂的玩笑。而血狮虽然被伯爵这种幼稚的玩笑搞的哭笑不得,可是还是要有个人去询问希瑟的情况,看洛萨的架势,他是不会进去了。所以无奈之下,里昂也只能苦笑两声推门走入了希瑟的病房内。

    ”灰塔的黎明”?

    : ”” 32万本热门,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