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旗帜
    起司找到葛洛瑞娅的时候已经是当天的傍晚了。虽然爱尔莎并没能把隔离区的难民们全部救出来,但是老板娘本着能多救一个就是一个的心态,还是把隔离区中大部分的人都带了出来。其实起司很奇怪他们是怎么把这么多的病人带到这里的,因为似乎其中大部分人早就没办法独自行走了。

    不过杰克后来告诉法师,这里大部分的病人都是王国骑士团的骑士们一个一个背过来的,不得不说,这些出身平民的骑士在这种问题上完全没有顾虑,他们完全没有把自己可能也染上瘟疫的隐患当成一回事。可虽然他们确实就出了大量的难民,但是可以作为医生的人却只有起司一个,在检查了一下午的病人之后,饶是起司精力有多么旺盛,他也不得不停下来休息,因为他担心继续诊断下去难免会出现错误。

    简单的和骑士们吃过晚饭,起司端着一碗肉汤敲响了葛洛瑞娅的房门。据其他人说葛洛瑞娅一开始也积极的参与到帮助病人的活动中,可是随着她的样子给那些病人带来困扰后,她就不得不离开了众人的视野。虽然爱尔莎也来劝过葛洛瑞娅那些难民的话并不是有心之言,但是显然老板娘并没能让葛洛瑞娅从失落中摆脱出来。整整一天,这位伯爵之女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任凭谁叫也不出来。

    或许是久违的听到了法师的声音吧,葛洛瑞娅的声音从门后响起来。

    “您回来了?没受什么伤吧?”

    “多谢关心,事情比我想的虽然糟糕了一点,但总归自保还是没问题的。”起司回答道。

    “那就好。”听到法师说身体无碍,葛洛瑞娅简单的回应了一下就安静了下去,似乎不再想再说话。

    过了一会,就在起司甚至都要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还在门后面的时候,葛洛瑞娅终于再一次开口。

    “是爱尔莎他们让您来的吗?请您告诉他们不必为我担心,安莉娜女士已经教会了我如何面对现在的自己,我已经可以接受现状了……”

    听到这话。法师苦笑了一下,虽然葛洛瑞娅一再强调她并没有被那些难民的话语伤到,但是她越重复,起司就越能感受到她言辞中的悲伤。他知道必须要跟葛洛瑞娅聊聊这件事情了。事实上,不仅仅是这位伯爵之女,连同溪谷城的清醒者在内,加上起司在可预见到的未来中即将被他从野兽状态解放出来的众多鼠人们,法师都不得不直面一个问题,这些鼠人该何去何从呢?

    一扇简陋的木门自然是不足以阻挡起司的,事实上,在屋内出于半崩溃状态的葛洛瑞娅都没有意识到那个木质的门栓到底是何时被打开的。当她注意到的时候,起司已经将肉汤放到了桌子上。

    “你是怎么……”葛洛瑞娅下意识的就想要问起司是如何进入房间的,但是她也很快意识到靠着一扇门来把一名货真价实的法师关在屋外本身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好了,既然我都已经进来了,你就不用再管我是怎么把门打开的了。那不是重点。”随手拉过一把椅子,法师坐了下来说道。

    看到他这个样子,葛洛瑞娅也知道再想简单的将起司赶出去是不可能的了。无奈之下,伯爵之女也坐了下来,虽然内心深处觉得起司不能带给自己帮助,可是她也知道法师和其他人确实在为她担心。

    “其实我真的没有什么事……虽然当时我确实感觉很难受,可是我已经明白了。他们被我吓到并不是他们的问题。”葛洛瑞娅开口说道。

    “虽然你这么说,但是你看起来并不是这么一回事。”虽然外形和生理结构上都与人类不再相同,可是从葛洛瑞娅泛红的眼睛还是不难推断出她哭了很长时间。不过虽然现在的环境确实不是抒发个人感情的时候,可是起司也难以指责葛洛瑞娅太过于脆弱。法师知道,如果他遇到葛洛瑞娅身上发生的事,自己的反应恐怕也不会比这位女性好多少。

    从起司的目光里不难看出他是怎么判断出葛洛瑞娅哭过这一情况的,伯爵之女下意识的就想要揉一揉自己的眼睛,让它们显得不那么明显。但是当她的手碰到脸上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眼睛已经不在那个地方了。虽然身体变异已经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了,可是很多不能的习惯仍然很难改掉。葛洛瑞娅尴尬的放下了自己的手,她感觉自己的心又是一阵抽搐,眼泪仿佛随时都会再次流出来。

    “好了,你先不要激动。我也知道现在我说什么都难以安慰你,毕竟你身上发生的事情确实是我不曾经历过的。”起司深吸了一口气,他虽然不善言辞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如果说些不疼不痒的安慰是难以让葛洛瑞娅恢复正常的。归根到底,葛洛瑞娅能做到现在这一步已经很坚强了,就算她这么崩溃下去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但是这不代表法师不会努力让她走出心中的阴影。

    “听着,葛洛瑞娅,虽然现在你的样子改变了。但是你还是你,那个萨隆家族的幺女,你明白么?作为领主家族的一员,你有义务和责任带领你的领民走出现在困境。”法师沉声说道。

    “可是……伯爵领所有的人都……他们不是跟我一样变成了怪物,就是被我们这些怪物夺去了一切……我又能怎么带领他们呢?伯爵领已经完了……”关于家族和责任的话题成功的吸引了葛洛瑞娅的注意。作为一个出身于萨隆家族的贵族,葛洛瑞娅对于家族的荣耀和义务几乎已经被刻入了骨髓之中,这也可以说是整个萨隆家族的缩影,也正是因为他们都是这样执着于古老贵族规范的贵族,萨隆伯爵领的领民们才会如此爱戴他们。

    “不,并不是这样。还有人效忠着你,不是吗?”起司双手按在对方的肩膀上,强迫葛洛瑞娅抬起头看着自己。

    “你是说,溪谷城的那些人……”

    “对,他们是。但是他们也只是一部分。听着,葛洛瑞娅,我虽然不能把你们还原回人类,但是我依然会和这场瘟疫斗争到底。那么,在这个过程中势必有更多的人会找回自我。那个时候,当他们发现自己已经被整个王国所抛弃的时候,你身为他们的领主,必须站出来!你明白吗?你将会是他们活下去的旗帜!”虽然这番话中鼓动的意思比较多,但是这确实是起司的真实想法。法师知道如果他只是一味的将原生鼠人变成拥有理智的鼠人,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他们身体的转变。更何况就算他们接受了,苍狮王国也势必不会承认这些鼠人是它的子民。到了那个时候,就算瘟疫被解决了,这些人的苦难却不会随着瘟疫终结。而葛洛瑞娅,是起司能想到的解决这一点的唯一一个答案。

    “我……是他们的旗帜?”

    “没错,你必须是。这是你的责任,你必须承担的义务。”起司知道,这个时候不需要鼓励或者开导,葛洛瑞娅需要的不是那些东西,她需要的是一个继续活下去的目标。而现在法师给了她这个目标,而她的目标也终将变成所有鼠人的目标。这样,就算瘟疫结束了,所有的变异者也都会站在葛洛瑞娅的旗帜下,不至于沦为遭人猎杀的野兽。

    听完起司的话,葛洛瑞娅低下头陷入了沉思。而法师知道,以个伯爵之女的性格,她最终会承担起这份责任的。这不需要他在旁再说什么,所以他识相的退出了房间,将这个安静的空间留给葛洛瑞娅一个人来思考。思考她的未来,也或许将是整个鼠人的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