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染红
    想要用龙血来作为魔药的基底,这看起来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事实上却并非如此,且不说大部分的人都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运用龙血这种稀有而神奇的材料,单单是获得龙血这件事就已经十分困难了。单独去狩猎巨龙对于生活在这个安定时代的人来说只会出现在戏剧和歌谣里,在这个人类和其它智慧种族占据主导的世界里,巨龙的身影已经很少出现了。当然,这不是说它们都被这些凡人种族杀死了,而是对于拥有近乎于无尽寿命的巨龙来说,这些小生灵所制造出的动静实在是不足以引起它们的注意。

    也因此,虽然在世界上的记载中巨龙总会出现,可是每一次它们出现的时长都不会很长,就算这些巨大的飞天蜥蜴对某一个人类或者其它什么生物产生兴趣,与他们结伴同行,可是寻常物种的生命对于它们来说实在是太过于短暂了。而那些各种书籍中提到的龙鳞,龙角,龙牙之类取自于龙身上的材料,也多数是记载于更古老也更混乱的岁月中那些因为战死或者与凡人达成盟约而自愿捐出的少数巨龙。总之,时至今日,想要找到一位可以处理龙种身上材料的锻造师或者魔药学者,恐怕也就只有在凡人中寿命最长的精灵族才有极少的长者知道方法。

    不过幸运的是,作为一直存在于世界之外的法师组织,灰塔的导师似乎对于各种素材的使用上完全没有因地制宜的打算,在起司作为低级学徒的那些年里,不论是巨龙身上的材料还是来自深渊恶魔的犄角亦或来自某些被人类和其他种族敬为神使的奇异生物,都曾经出现在法师的实验桌上或者是日常考试中。因此,对于起司来说,处理龙血并不是个问题。但是,取得龙血却确实是个问题。

    米戈因为和起司签有契约,所以对于法师取血的这件事,它完全没法反抗。毕竟对于巨龙庞大的体型来说,配置魔药需要的龙血实在是九牛一毛,因此契约中保护契约者的条例完全不会被触发。但是这不等于说起司只需要拿小刀或者其它什么东西在红龙身上弄出一个伤口就可以获得龙血了,巨龙覆盖全身的鳞片足以抵挡世界上大部分的物理或者超自然的伤害,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巨大的生物对于其他物种一直有一种得天独厚的优越感的原因之一。而这个问题反映到当下,就造成了法师绕着米戈走了好几圈也没办法找到从哪里下刀。

    “哈哈哈哈,没辙了吧,刚才你不是还号称要取我的血吗?怎么现在又不说话了?”虽然不能直接反抗,但是米戈还是把用语言嘲讽起司当成了一种胜利。而它说的也确实是事实,在手中没有可以刺穿龙鳞的利器的情况下,就算是法师也没有办法轻易的得到龙血。

    “吵什么吵,你要是愿意张开嘴让我取血不久没事了吗?”法师皱着眉头说道。确实,虽然巨龙体外有龙鳞保护,可是它们的口腔中却没有那些厚重的鳞片。如果米戈愿意配合起司的取血行为,那它完全可以张开嘴让法师从自己嘴里取血。但是看着巨龙紧闭着巨口的样子就可以看出它并不希望起司可以得逞。

    于是巨龙洋洋得意的看着法师在他身边打着转,思考从哪里下手才能穿过龙鳞得到龙血。随着时间的推移起司越来越着急,而起司越着急,巨龙就觉得越开心,能看到一直骑在自己头上的法师因为拿自己没有办法而闷闷不乐可是米戈最近这段时间中最喜欢的娱乐。终于,法师的耐心似乎被消磨殆尽了。他走到巨龙的面前,就在米戈以为起司要开口哀求他施舍一点血液的时候,法师口中开始诵出了一段晦涩的咒文。

    这咒文与法师之前用过的咒文都不相同,之前起司的咒文用的不是人类的语言就是其他智慧生物所使用的语言,再不然就是一些简单音节的排列组合。可是这一次,虽然起司再开口吟诵着什么,但是空气中并没有传出他的声音,但是如果观察他的喉结可以发现法师的喉咙确实在震动。与此同时,虽然耳朵没有听到,可是米戈还是在脑海中听到了法师的咒文,那是一种不能被称之为语言的东西,它更像是一种感觉,听不到明显的音调和音节,甚至巨龙都怀疑能不能在现实中找到可以和它发出类似声音的东西。随着这种感觉的愈发强烈,米戈也意识到不管法师在准备什么法术,它的威力恐怕都不仅仅是击破龙鳞而已,而且看起司的架势,他很明显是打算对着巨龙身上最脆弱的逆鳞来施法,这可不是什么可以开玩笑的部位,如果逆鳞受到破坏,那是真正会死人,额不,死龙的!

    “等一下等一下,我愿意让你从我嘴里取血!停下来!快停下来!”直觉告诉红龙它最好还是配合法师的行动。所以米戈在起司开始念咒后的几秒之后就选择了屈服。

    听到米戈同意取血,起司也随即停下了咏唱。就如同巨龙所预感到的,刚才法师准备的魔法可是极为危险的东西,虽然起司有刻意的压低法术的威力甚至压低到了只能瞄准巨龙身上最脆弱的逆鳞来施法,但是法术本身的咒语却是和原版一致的,这也难怪米戈会本能的感受到恐惧。

    “呼……,早同意不就没这么多事情了吗,张嘴。”从长袍里掏出一把闪着蓝色光晕的小刀,起司说道。他手里的这把小刀是安莉娜在他的一个生日时送的礼物,刀本身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但是其上由血族古老者附上的魔力却可以让它轻易的切开大部分的事物,并且不会伤害它们本来的性质。换句话来说,这就是一把专用的取材刀。

    不情不愿的张开嘴,米戈作为巨龙,既然答应了法师愿意配合取血,就不屑于再抵赖。面对着足有两人宽的血盆大口,起司毫无畏惧的三步两步跳到了巨龙的嘴里,现在米戈只需要闭上嘴,起司就会成为它的肚中餐。但是那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法师拿着刀挑了巨龙嘴里一块不那么重要的部位下手,用闪着蓝色光泽的刀锋在上面划出了一条细长的伤口。由于有着特殊的附魔,法师这一刀并没有让巨龙感到想象中的疼痛。而随着伤口的出现,鲜红色的龙血闪动着魔力的光泽从伤口处溢出,起司赶紧掏出准备好的空水袋,装了满满的一袋子龙血,而这对于巨龙来说,可能也就是一滴血的分量。

    “好了,你可以闭嘴了。顺便说一句,你最近还是找时间清理一下口腔,那里头的味道可真不怎么样。”跳回到雪地上,法师说道。

    “已经取完了?你早说没有那么疼我不就早答应了吗。真是,刚才还吓唬本巨龙。”完全没有意识到疼痛的米戈对于自己刚才的表现感到了尴尬,但是作为好面子的巨龙,它还是努力的将责任推到法师的没说清楚上。

    “切,几百岁的龙了,谁知道你那么怕疼。”摊开手一边摇头一边说道,起司对于红龙这样的性格也是毫无办法。

    不过既然龙血已经到手了,要调配解药就变的十分简单。不到一个小时,已经准备完全的法师就调配出了一水袋的魔药,之间他讲这一袋子如同血液般鲜红的药水倒入龙血溪源头的山泉中后,从哪里开始的水流都逐渐的变成了红色,只不过这种红色从一开始的鲜红逐渐的变浅,到了视线的尽头就变成了粉红。但是如果有人此时从天空中俯瞰龙血溪的话就会发现,当河水的颜色变成粉红之后,那颜色就不再变浅,这股色彩很快顺着河水向下游蔓延开来,按照这个速度,要不了多久整个萨隆伯爵领内龙血溪的颜色都会变成这个颜色。

    “现在,它确实是龙血溪了。”法师站在岩石上,看着远处逐渐变色的河流说道。

    “喂,你这样的大动作不怕被那些人发现吗?”红龙说道。

    “不必担心,我已经计算过了,这些药水的分量只够在萨隆伯爵领内流动,河水流出伯爵领之后,其中药剂的浓度就和没有没什么区别了。你也不想有人拿着你的血去做坏事对吧。”起司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