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契约
    被投入了龙血药剂的河水很快就蔓延到了整个萨隆伯爵领。而河水变红这件事虽然给除了早已知情的爱尔莎等人带来了惊喜之前,也确实对浊流镇的士兵和散布在伯爵领各地的难民造成了不少的惊吓。不过好在,当那些因为和鼠人交战负伤而感染瘟疫的士兵无意中喝下红色的河水之后,随着他们身上的疾病奇迹一般的痊愈,浊流镇中的里昂和洛萨也都隐隐猜到这是起司的手笔。

    而随后从荒村带着大量已经痊愈难民的王国骑士们也在几日后验证了他们的猜测。总之,在起司这一次投药之后,整个萨隆伯爵领内还没有因瘟疫而彻底变成鼠人的病人的病情都得到了有效的抑制。可是作为这些药剂的研发者,起司知道这样只能缓解一时的疫情。那些瘟疫病毒并不会被他的药剂彻底杀死,只要他一天没有找到根除病毒的方法,这些病毒就会慢慢的变异,直到它们再一次成为可怕的天灾。并且法师可以肯定,这一天不会太久,他的药剂说到底也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

    投放解药的当晚,起司就回到了荒村,他可不想和一条因为被放血所以脾气变的比平时还要坏三倍的巨龙一起在荒无人烟的雪山上过夜。所以法师宁可顶着刺骨的寒风连夜赶回荒村。因为他到达荒村时正直午夜,再加上河水变红让所有人都知道法师的计划已经成功,所以此时的村子中并没有多少人。当红色的巨大身影在与体型完全不符理解的细小声音中降落的时候,注意到这一点的也就只有彻夜未眠等着法师回来的老板娘。

    当爱尔莎冲下楼梯跑到村外的时候,她看到的是月下的法师和巨龙。午夜的天空里只有稀疏的星星和一轮尚且算是明朗的月亮,在这样的世界里一切色彩看起来都只是银黑两色间的渐变。灰色的长袍在月光下变成了银色,巨龙的鳞片也没有白天看时那么鲜红。巨龙和法师当然也注意到了老板娘的到来。起司看到来的人是爱尔莎,微微笑了一下,并做了一个小声的手势,他不想把整个村子的人都吵醒。

    “我看到河水变色了,你成功了对吗?”跑到法师身前的爱尔莎压低音量可却依然激动的说。

    起司点了点头,药剂的成功散播是他可以放心离开伯爵领去王都追踪那个假男爵的前提。要是这里的疫情还在扩大,法师就不能盲目的离开。

    “先等一下,我要先给米戈支付这次的报酬。”法师制止了想要继续说话的老板娘,说道。他转身面向巨龙,哪怕在昏暗的月光下,红龙巨大的身体依然充满了压迫感。

    “原来你还记得要付报酬。”米戈轻声说道,虽然欣赏那些普通人看着自己时敬畏的神态是种不错的娱乐,可是现在的巨龙只希望赶紧拿到报酬离开。被法师召唤来作为飞行工具尚且还可以接受,可是被人类逼着自愿贡献出鲜血这种事,要是被其它巨龙听说了一定会笑掉大牙的。

    对于米戈不太高兴的反应起司大概也能猜到原因。在他看来,虽然这条巨龙已经活了十倍于自己的岁月,可是从心性上来说它跟那些十一二岁的孩子也没什么差别。就连怕疼这点都一样。当然,这些法师也就是在心里想想,不管怎么说巨龙还是十分在乎面子的,要是起司敢这么形容它的话,对方一气之下撕毁契约也不是不可能。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还想早点休息呢。你到底是要还是不要?你要是再啰嗦我就回去睡觉了。”没好气的说道。起司伸出了自己的左手。

    听到法师有赖账的打算,红龙赶紧伸出自己的一只前爪,那只龙爪其中的一个拇指刚好处在法师左手的下方,说是拇指,可是这根爪子的粗细已经足够当一张小餐桌的了。看到巨龙伸出了爪子,起司也就不再说什么,他的右手拿出一把小刀,在爱尔莎不解的眼神中划开了自己左手的手掌,鲜红的血液顺着伤口从法师的手中滴落到巨龙的爪子上。

    虽然对于起司雇佣巨龙的条件感到好奇,但是老板娘怎么也没想到法师所说的报酬居然是自己的鲜血。而且随着鲜血的滴落,巨龙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复杂花纹,看起来像是什么古老的符号。这个符号已经有三分之一变成了红色,剩下的部分还是黑色,虽然很微弱,可是爱尔莎还是观察到符号上红色的部分正在以非常缓慢的速度增加。但是很快,法师手掌上的伤口就自发的愈合了,那个符号上的红黑比例也不在变化,并且逐渐变得黯淡,最终消失在了巨龙的头顶。

    “这次的报酬我就收下了。小子,你可记得在完成我们的交易前别死了。”红龙说着收回了自己的爪子,然后不等法师回答就拍着翅膀飞上了天空。很快,巨龙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夜晚的云层后面。

    “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你给它的报酬是你的血?”扶住因为失血而有些腿软的法师,老板娘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很多年以前,米戈曾经因为某些原因寻求我的老师的帮助。当时老师将我派去解决这项求助,作为报酬,米戈和我签下了主仆契约,但是那个契约并不是无限的,对于巨龙来说,我做的事情还不足以让它效忠我一生。所以我们就达成了一项约定,每一次我借助米戈的力量,都要用我自己的血来擦除契约的一部分,当然这并不会影响契约的效力。但是当我的血足够抹除契约的时候,米戈也就自由了。”法师说道。不只是因为月光还是虚弱,他的脸色显得有些苍白。

    “这就是你之前没有叫它过来帮忙的原因?”爱尔莎问。

    “算是如此吧。毕竟有一点其实我没资格嘲笑米戈的。”法师笑着说道。

    “因为我也很怕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