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伪装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迟迟睡醒的起司所看到的就是一个生机勃勃的荒村了。这也实在是很奇妙的事情,明明在法师投药之前骑士们也在病人中奔走,可是当起司确实的把治疗瘟疫的药物送到他们手边之后,不论是骑士还是病人都展现出了与昨日不同的活力。这或许就是希望的力量吧,当希望出现在眼前变的触手可得,再疲劳的人或许都可以再挤出一点力量。

    “说实在的,我的药见效应该还没有那么快才对?为什么我今天就看到好几个之前没法活动的病人已经可以自己走路了?”法师在吃午饭的时候疑惑的问周围的同伴。作为药剂的制作人,他很清楚那些药水虽然有效,却还是需要时间来发挥作用的。

    “哈,别说你昨天撒到河里的是货真价实的解药,就算你只是把河水变了一个颜色,我相信那些人还是会感觉自己的病情好转了的。”杰克用叉子插着一根香肠说道。之前在村子的地窖里发现了很多逃难者来不及带走的储藏粮食,所以村子中的食物供给暂时不是问题。而且起司也没打算将他们安置在这里,法师想着等这些难民的病症好的差不多了就让王国骑士团的骑士们带他们回到浊流镇。相信洛萨知道该怎么安置这些人。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没想到一个简单的期望就可以让人变的如此的有力。你知道,他们感觉自己的身体好转了,但是那并不是真的。”姑且算是解决了萨隆伯爵领中的骚乱,起司也难得的愿意和其他人闲聊。要知道,虽然一路从龙脊山跟到这里,除了爱尔莎之外,杰克和蒙娜听到起司提到瘟疫之外的话应该还不到五十句。一直以来法师都把对抗瘟疫当成自己的责任,这种压力让他无心去顾及周围的其他事情。

    “你们法师是怎么认为的我不知道。但是我老爹曾经说过,人其实比野兽还要单纯,至少,它们不会为一个信念活着。不像我们。”“猴子”耸了耸肩,说出了一句他作为猎人的父亲曾经说过的话。

    “怎么?你是对军团的方针不满吗?”虽然杰克说这句话的时候实为无心,可是蒙娜还是自然的把这句话联想到了冰霜卫士那百年如一日的刻板教条。确实,大部分北地人终其一生都活在收复祖先土地的信念中,他们抱着这样的信念在龙脊山下苦寒的简陋城镇中辛勤等待了漫长的岁月,而且在可预测的未来中,他们或许还会这么等待下去。

    “怎么可能?我不认为军团的方针错了,毕竟那是我们北地人的基础。可是……你不觉得禁止随意离开龙脊山这个决定是错的吗?如果这次不是我们要护送法师,恐怕我们在退役以前都没有机会见识到跟我们相距就几天行程的地方。”杰克咬了一口叉子上的香肠,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要这么说?难道冰霜卫士不许你们离开镇子?”没有介入接下来蒙娜对“猴子”的说教,法师转头问一旁的老板娘道。虽然从军团那里取得了不小的帮助,可是起司对于北地人的了解也就仅仅只限于书本上的内容,在龙脊山短短的几日中,法师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研究瘟疫上,并没有顾得上去了解冰霜卫士的习俗。

    “这是我们的传统。作为北地人,每一个适龄的男性都必须加入军团服役,女性则可以根据身体状况自愿加入军团。但是在年轻人服完大概五年左右的军役之前,他们是不被允许擅自离开龙脊山外的。这一方面是为了保护那些还不具备自保能力的年轻人,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军团的人手不足。顺便说一句,像我这样没有参加军团的女性需要到了二十五岁左右才能离开龙脊山。这一次能跟你们出来算是乔恩爷爷的破例之举。”爱尔莎解释道。

    强制兵役的情况在这个时代倒是不少见,不论是为了对抗盗贼亦或是野兽,各地的领主和军事统领都需要保持领地内的武装力量,也因此,领地中的年轻男性责无旁贷的必须担负起保卫家园的责任。当然,大部分的领主都只是在有需要的时候才会征召这些平民,大部分情况下所谓的兵役也不过就是在农闲时举行的几次初级的军事训练。这样组成的武装力量当然是无法和有着专业编制的冰霜卫士相提并论,不过冰霜卫士能够凭着北地人不多的族群数量维系这个武装集团,还是多亏了他们军政一体的制度。历任冰霜卫士的司令官同时也是所有北地人的统领,得益于此,冰霜卫士虽然极少出现在王国的其它地方,可是他们的名声确是有着不小的威慑力。

    “这就是为什么当初不论是希瑟还是里昂见到你们的时候都感到惊讶的原因啊。冰霜卫士的士兵在服役的年龄不会出现在其它地区。这或许也是个麻烦。”摸着下巴,起司意识到虽然在北境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可是再往南部深入,爱尔莎等人北地人的身份或许会成为暴露己方目标的因素。

    “嗯……确实如此,虽然我们可以模仿萨隆伯爵领附近的口音,可是现在萨隆伯爵领的难民应该也是比较敏感的一群人。”意识到自己的口音和身份或许会成为潜入的阻碍,老板娘也开始苦恼起来。

    “口音的问题倒是好说。我可以想办法解决,而且我们也可以尽量减少和其他人交流的机会,只要不开口,就可以避免很多问题了吧。实在不行我们也可以干脆伪装成难民啊。”对于这个问题,起司倒是没想太多。

    “这恐怕不行。”结束了对杰克关于北地人传统说教的蒙娜说道。这位女战士作为起司团队中话最少的人,其行动能力却没得挑剔。

    “为什么不行?”法师问道。

    “有经验的战士或者武者都可以轻易地分辨经过军事训练的人和普通平民,有很多方法可以让他们觉察到我们不是普通人。再加上我们的肤色和口音,不难推测出我们的身份。想要通过简单的伪装不着痕迹的进入王都恐怕并不可行。”蒙娜说道。确实,耕地的农夫和挥舞武器的战士虽然都会有一个良好的体魄,但是因为他们使用的身体部位不同,就体型上来说,有经验的人都可以从肌肉的形状来分辨他们。

    “有这种事?”略微皱了一下眉头,对于从细节处推断他人的来历,起司是知道方法的,可是他并不清楚战士的身份原来这么容易暴露。

    这一次不管是爱尔莎还是杰克都跟着女战士一起点头,显然他们都有办法分辨经受过军事训练的战士和普通的平民。

    “好吧,看来我们要好好设计一下我们的伪装了。”起司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