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重拾
    想要做好身份的伪装并不容易。或许对于起司来说这还算简单,毕竟他的身体相对要瘦弱的多,而且除了极少数曾经接触过灰塔的势力,大部分的人对于法师那一身的灰袍其实并不会有什么太多的想法。所以起司不论是扮成学者或者商人都是看不出问题的,而问题是出在冰霜卫士的三个人身上。关于这一点,起司也去请教了王国骑士团的骑士们,结果这些耿直的骑士们很认真的告诉法师,北地人的特点在他们这些北境之外的人看来是十分明显的,想要将爱尔莎他们的外观变的让其他人难以识别,简单的变装是不可能做到的。

    无奈之下,起司也只能就地取材,调配出一种据说可以改变用来掩盖肤色的药水,这种药水是他无意中从安莉娜那里知道配方的,只不过对于那个时候的起司来说,他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学姐要把这种要消耗大量素材的药水奉若珍宝。对于施法者来说如果真的需要改变自己的容貌,不论是变形术还是能让人产生错觉的把戏都比这种药水要实用的多。但是现在,鉴于法师不可能二十四小时不停息的对其余三人施法,这种药水就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感觉怎么样?”看着眼前脸色比正常情况黑了大概五分之一的三人,起司问道。

    “没有它看上去那么恐怖。”杰克指着还有一半的黑色药膏说道。一开始听到起司要他们把这种看起来就很可疑的东西涂到身上他是死活也不肯。还是在法师再三保证这对人体无害后他才勉为其难的试着用了一下。

    “我没有感觉到你说的皮肤瘙痒,所以,看起来我们对它并不排斥?”爱尔莎说道。

    之前法师曾经提到,这种药膏中的成分会让一部分人的皮肤感到不适,所以他要求三个人先在小面积的皮肤上试着涂抹了一点,确认没有副作用之后才让他们大面积涂抹。不过话虽如此,对于这种没有使用经验的魔药起司还是不敢百分百的打包票,所以他要求每个人全部涂抹后再向他汇报一次情况。

    “那就好。这种药膏可以根据调配比例的不同做出不同的颜色,不过我还是尽量把颜色调配的和那些骑士们的肤色相当。”法师说道。同时绕着三人仔细观察他们的肤色是不是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变化。

    “等等,你说这种药膏可以调配出不同的颜色?”老板娘听到了起司的话,问道。

    “对啊,这也算是这东西为数不多的优点吧。虽然我觉得它还是没有什么实际价值,你知道的,这点药膏可是我忙活了一下午才弄出来的,它的制造流程太繁琐了。”法师抱怨道。

    而爱尔莎和蒙娜则是对视了一眼,虽然作为男性的起司和杰克不认为这种药膏有什么价值,可是作为女性而言,这种可以影响肤色而且没有副作用的药剂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珍品。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化妆品的概念还只是一个极其朦胧且抽象的东西,大部分的智慧生物虽然都有爱美之心,可是在这个生存比重大于生活的世界中,就算是拥有最广袤领土的人类也没有心思把宝贵的研究资源放在这些无关痛痒的东西上。

    可是没有开发不代表没有需求,虽然精灵这样天生丽质的种族基本不会需要化妆品,但是对于其他智慧生物来说,尤其是拥有着大量贵族阶层的人类社会,那些贵族小姐们为了美丽可是愿意不计代价的。要知道,那些贵族女性在舞会前甚至会在脸上涂抹汞粉,就是俗称的水银来提升自己的肤色,而水银中的毒性却会对人体造成难以挽回的伤害,可是就算如此,她们也在所不惜。由此可见,被起司当成废物的药膏如果流入人类社会恐怕会让整个王国都陷入疯狂中。当下,爱尔莎她们向起司简单的讲了一下他的药膏在其他人眼中的价值。并且建议法师伪装成商人,以销售这些药膏的名义进入王都。

    “我敢保证你只要拿着一瓶这样的样品,如果那个卫兵敢不然我们进城,那他一定会被整个王国的夫人小姐们踩成烂泥。”老板娘是这么对法师说的。

    只不过作为法师,起司并不缺来钱的途径,而且此次进入王都为的是低调,如果把这些药膏作为商品贩售,或许可以得到可观的利润,但是被这利润吸引来的麻烦也一定不在少数。因此虽然爱尔莎她们一再强调这种药膏的价值,可是起司还是决定一行人扮成佣兵进入苍狮王国。

    说起佣兵这个职业,可以说从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来就没有断绝过,不论是和平年代还是战乱时代,不论在位的帝王是贤明还是昏庸,佣兵作为这个世界上不可或缺的一环从来未曾改变过。而且虽然看上去佣兵是一种职业,但是实际上,根据所接的专业委托不同,不同种类的佣兵之间的差异性可是比任何职业间的差距都不小。也正因如此,佣兵这个行当里的人三教九流无所不包,他们的工作范围也从鸡鸣狗盗到拯救某个国家无所不作,这让佣兵这个身份变的十分的方便,顶着这样一个身份,不论是涉足于那一类事件中都不会让人觉得奇怪。这也是起司选择要这么做的主要原因。

    同时法师也保证会在闲暇时间为爱尔莎和蒙娜制作一些指定颜色的药膏作为对这两位一直以来的一点报酬。解决了外观上的问题又敲定了假扮的身份,几人也就分头各自准备行装等到明早的时候正式进入王国境内。在杰克和蒙娜相继起身离开之后,起司看着老板娘问了一个他刚才一直想问的问题。

    “说起来,乔恩司令给你们的指示应该是保护我完成对伯爵领瘟疫的治理。现在从理论上来讲你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为什么他们还要跟着我冒这么大的风险去王都呢?”

    老板娘笑了笑,说道。

    “幸亏这个问题你没当面问他们,不然以他们的性格或许还真的就告辞回龙脊山了。但是你也别以为他们没意识到这一点,蒙娜他们只是没有点破而已。”

    “为什么?”起司问,在他看来既然冰霜卫士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们自然也应该返回军团。

    “你啊,刚才不是说过了吗?他们想继续跟着你的原因很简单啊,身为军团士兵,在服役期满以前是不能离开龙脊山的,而就算服役期满了,想要从北境一路闯荡到王都不知道还会遇上多少麻烦。与其那样,还不如现在就跟着你这班顺风车见识见识,这样一方面跟乔恩爷爷那边也说得过去,另一方面也确实可以保护你的安全。明白了吗?”老板娘说完也迈着轻快的脚步离开了。看得出来,她的心情不错,不知道是因为起司的药膏还是因为对即将展开的更远大的旅程感到憧憬。

    似乎是受到了他们三人的感染,法师也觉得这场瘟疫的前景也没有那么悲观了。虽然到目前为止对于自己的对手起司依然知之甚少,可是这不妨碍法师对自己以及队友的能力感到自信。经历了整个萨隆伯爵领的旅程,起司看着窗外的景色又重新找回了自己初到龙脊山的状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