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铁堡
    告别了看护病人们的王国骑士以及准备返回溪谷城接手鼠人的治理工作的葛洛瑞娅,起司一行人扮成了佣兵开始向着苍狮王国的王都进发。而出乎爱尔莎等人意料的是,作为领队的法师并没有选择通过浊流镇进入黑山伯爵领来作为旅行的第一站,起司选定的目的地是萨隆伯爵领的西境,也就是希瑟和她的烈锤骑士团所负责看守的与烈锤公爵领接壤的部分。关于为什么不从里昂他们看管下的浊流镇通过反而是选择了这样一个舍近求远的目的地,法师自然也有着他自己的打算。

    诚然,如果通过里昂和洛萨的关系走浊流镇的路线进入王国,一行人受到的阻力会小很多,可是这样做却同样有着不小的风险。目前的形势是法师要找的对手在暗而法师在明,在萨隆伯爵领中所发生的一切一定已经引起了对方的注意,此时一支突然出现在北境的佣兵小队势必会被关注。在被提防的情况下,就算是再高明的伪装也无济于事,所以与其冒着如此大的风险,起司宁愿选择一直以来少有人关注的西境。而且,对于希瑟背后的那个曾经和灰塔有过交情的家族,还有已经被多次提及到的烈锤大公,法师本人都抱着旺盛的求知欲。

    由于西境的距离较远,起司他们经历了一天的赶路之后才抵达了地图上标注着烈锤符号的领土。这片广阔的土地从地图上的面积来看恐怕要比萨隆伯爵领加上黑山伯爵领还要大许多。这就是苍狮王国第一贵族,烈锤大公的领地。作为现任苍狮国王最为器重的贵族领主,烈锤大公在王国中也享有着“西境守护”之称。烈锤领狭长的土地恰好包括了王国西部与广袤草原相接壤的部分,多年以来,身为地方领主的烈锤大公都投身在对抗草原游牧部落的第一线。这也让他领地境内的城市出乎意料的多,面对随时可能进攻的游牧部落,只有厚重的城墙才能给人以安全感。而城市完备的配套设施也可方便到此的商人和旅客,所以虽然地处边疆,烈锤领内的经济活动却异常的繁荣。而此次法师他们的目的地,就是最靠近萨隆伯爵领的一座城市——铁堡。

    作为一座规模不小于溪谷城的城市,铁堡虽然不像它名字一般听上去就是一座钢铁要塞,可是与已经无人居住的溪谷城相比,这座城市才是起司他们第一座接触到的人类城市。用几枚铜币随手打发了城门口的士兵,一座看起来完全没有受到瘟疫影响的热闹城市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来来往往的行人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行走在碎石铺成的街道上,三不五时穿过的马车则会伴随着车夫招呼行人避让的喊声,沿街的路上一个个用粗布搭成的摊位在售卖着各式各样的物品。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从弥漫着恐怖气息的疫区走出来的四人感觉到一股恍若隔世的错觉。就好像与这座城市不远的萨隆伯爵领中发生的惨剧只是一场噩梦一样。

    “龙脊山在上,这里真大啊!”看着眼前热闹的景象,爱尔莎不自觉地发出惊呼。

    “其实严格来说溪谷城和这里的规模差不多,甚至还会更大一点。”作为见过很多次这种城市的人,起司倒是对这里的繁华景象没什么感觉。除了可以确定瘟疫还没有扩散至此之外,法师并没有认为铁堡本身有哪里特别。

    “那不一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人这么多的地方!”已经变成鬼城的溪谷城自然无法与这里相提并论,老板娘看着街上的各种摊位已经显得有些跃跃欲试了。而至于剩下的两位冰霜卫士,虽然他们没说出口,但是从他们的面部表情来看也和爱尔莎的感受差不多。

    “好了,先别着急,等我们先找到一个住的地方就可以四处逛逛了。”起司说道。虽然之前有进行过准备,但是已经沦为荒野的萨隆伯爵领中还是有太多的物资难以补给,所以法师本来就打算今天安顿下来之后就出来进行采购。

    “真的吗?那我们快走吧!”听到马上就可以自由活动,爱尔莎赶紧拽着法师的袍子就向前走去,这里的一切都在刺激着这个北地姑娘的感官,让她想要快点一探究竟。

    “知道了,别走的这么快,你又不知道旅店在哪里。”由于自身力气本来就没有老板娘大,面对处在兴奋状态的爱尔莎,起司就只有被拖着走的份。意识到这种尴尬状态的法师急忙开口让老板娘慢下来,不然他们很快就会成为街上的焦点。但是似乎起司的提醒已经晚了吧,周围的人群里已经有人停下来指着他们四个人低声说着什么。

    意识到周围的情况不对,爱尔莎三人本能的就要进入战斗状态,他们似乎认为这些市民是在商量怎么击倒这四个可疑的人。然而他们已经按到剑柄上的手却被起司制止了下来,法师对着他们摇了摇头,领着三人快速的穿过人群,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

    “呼,刚才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们对我们指指点点的?”来到了鲜有人经过的小巷中,爱尔莎问道。

    “你看看大街上那么多人,哪有人想你这么大喊大叫的。而且虽然肤色可以伪装,但是你们的一身打扮太过显眼了。我们要是再走慢一点,恐怕巡城的卫队都要来了。”法师无奈的解释道。

    其余三人听到这话都纷纷低头查看自己的衣着,但是都表示没有看出来什么问题。

    “哎,杰克还好说,男人在城市里着甲也可以被认为是佣兵的职业需要,关键问题出在你们身上。”起司对着爱尔莎和蒙娜说道。

    “我们?我们的穿着有什么问题?这样很便于战斗啊?”这次就连蒙娜都有些不解了。她开口询问道。

    “问题就出在这里。”法师说道。原来此时的老板娘和女战士身上都只有一件贴身的劲装,她们的身材曲线暴露无遗,虽然这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之前的生活条件不足以让她们有衣物可供挑选,可是大部分的原因还是因为作为长期生活在寒冷地带的北地人,她们对于温度的敏感程度与大部分人不同,在街上大部分人都还穿着一层御寒衣物来抵挡初春的寒意的时候,在爱尔莎她们眼里这样的气温已经和龙脊山的夏天无异了。这就导致了虽然她们的衣服不算暴露,但是在其他人眼里仍然有一个问题,穿的太薄。而且由于长期从事体力运动,蒙娜和爱尔莎的身材都十分完美,这样的身材配上一身单薄贴身的衣服,也难怪过往的路人会驻足围观了。

    但是虽然起司这么说,对于一直信奉实用原则的北地人来说,他们还是无法理解一身便于活动的衣物为什么会成为路人关注的焦点。这种关乎于价值理念的问题是不可能一句两句就解释清楚的,所以法师也只能在行程中把购买衣物的那项任务提前,让两位女士不至于再这么令人瞩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