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宵禁
    在街边的店铺里买了几身不那么显眼的衣服,虽然法师手头十分富裕,可是为了低调起见,包括杰克在内,几人挑选的换洗衣物都是一些有着明显缝补痕迹的二手货或者经过修缮的残次品。看着同伴拿着这些衣物高兴的模样,起司的心里其实是很过意不去的,但是就在法师提出可以购买一些不那么显眼的新衣服的时候,却遭到了当事人的拒绝。

    “那些有着鲜艳颜色的衣服看起来太吓人了。”蒙娜是这么回答起司的。对于质朴的北地人来说,衣服的作用基本就是防寒和提供极少的防御能力,他们并不在乎衣服的样式和外观,只要行动方便就可以了。在龙脊山附近的野外,颜色太过鲜艳的穿着反而容易在白色的雪地中暴露自己。

    既然这样起司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不过或许是为了补偿他们吧,在接下来的行动中这三个人只要对路边小摊上的东西产生兴趣,法师都会在象征性的砍价后将其买下来。所以当一行人走到旅店门前的时候,就连一向稳重示人的女战士蒙娜手里都抱着各种杂货和零食。推开厚实的橡木门,起司跨步走进了这间悬挂着红色铁锤和黑色重盾徽记的旅店,这样的标志说明这家店是由烈锤家族经营的产业,同时也是整个烈锤领中安全性最高的店家。这样的旅店一晚的房钱自然是不会便宜,根据起司看到的接待人员身后的木板上的标价来看,这里的房间比之前看到的寻常旅店至少要贵个三分之一。

    旅店的服务生自然也注意到了起司四人,此时蒙娜他们已经完成了换装,所以从外观上看来,这个四人小队中的三个人都是一副穷酸的佣兵打扮,按照服务生多年的经验来看,这样的人是不会来这里过夜的。所以如果这些人不是刚进城搞不清状况的土包子,那么会付钱的一定是那个穿着灰色长袍的人。果不其然,在其他三个人还在看着旅店大厅里挂着的各类武器和野兽标本的时候,起司已经走向了柜台。法师默默的从袍子里拿出一个钱袋,扔到柜台上。

    “四个房间,再帮我找四匹马。”简单的障眼法让服务生难以看到法师兜帽阴影下的面容,而故意压低的声线,则让起司的声音听上去要比他实际的年龄年长一些。

    “好的,先生。您的房间在二楼走廊的尽头,您的马明天早晨就会在马厩里等您。请问需要我为您准备晚餐吗?”服务生此时已经完全把起司当成了过往的商人或者学者,至于剩下的三人,则被当成了他雇佣的护卫。虽然烈锤领的治安一直不错,不过为了防范不时会来侵扰的游牧民或者伪装成游牧民的劫匪,一个人单独行动的有钱人雇几个佣兵做保镖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只是起司一开口就要了四间房间,一般来说雇佣佣兵的老板是不会为他所雇佣的人付房费的,有烈锤大公的招牌罩着,他完全可以让这三个佣兵自己去城里的其他地方过夜,明天再来这里汇合,可是法师的大手笔表现出的潜台词是,他是一个慷慨的雇主。这样的金主自然得巴结,没准人家一高兴打赏个几个铜币就胜过了自己在这里傻站一天。

    虽然服务生谄媚的笑容让起司有些不适应,可是有的时候适当的展现财力可以省去不少不必要的麻烦。起司随手又把几枚铜币丢到柜台上,说道。

    “不必为我们准备晚餐了。难得来一次铁堡,这里有什么餐厅值得推荐吗?”之前忙碌的战地生活早就已经让法师对饮食积累了很长时间的不满。此时既然已经决定要在铁堡好好休整一番,不如就接着这个机会大吃一顿,而且餐厅酒馆这样的地方一直以来都是收集情报的不二选择。

    “餐厅的话,我推挤您可以试试铁堡特色的烤肉,据说老板是从那些游牧民手上学到的技术,您知道的,那些该死的家伙虽然其它的方面都不行,可是他们对于烹制牛羊肉却是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那家店不远,出门左手边第二个巷子里就是,只是您现在去的话可要快点回来,铁堡最近在实行宵禁,日落之后在大街上逗留是要被关进牢房的!”服务生殷勤的提醒道。

    “宵禁?为什么?我看城门口也没有张贴布告栏啊?”虽然城市宵禁不算什么大事,很多城镇都有实行。可是像铁堡这样的城市一般也没有必要实行宵禁,而且服务生的话中很明显的提到了“最近”才开始实行宵禁,这是不是说明这座城市里出现了什么麻烦?

    “这您就有所不知了,这不是萨隆伯爵领闹瘟疫吗?城主大人前几天在城门口烧死了几个感染了瘟疫的难民,结果从那天开始,一到晚上,铁堡的街上就会出现很多的老鼠!”说到这里,那个服务生警惕的停了一下,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在注意这里,压低了音量对起司继续说道。

    “现在城里都在说,是那些难民的冤魂化成了这些老鼠,准备找铁堡的人报仇。城主大人这才开始实行宵禁,而且据说他正在聘请药剂师来驱除这些老鼠。但是要我说,如果那些老鼠真是冤魂变成的,光找药剂师可不管用。还是找几个教会的牧师才对啊。”

    得知了宵禁的原因,起司当然没有完全相信服务生嘴里的坊间流传,可是看来这里晚上会闹鼠患这件事确实不假。低声谢过那个服务生,法师又大方的丢了几枚铜板给他,之后就转身和在大厅中的伙伴汇合。

    “怎么了?为什么去了那么久?”虽然没有来过这种大城市,可是爱尔莎在老家毕竟也是开酒馆兼职旅店的,对于住宿这种事情的流程还是比较清楚地,所以她对起司为什么去了那么久才回来感到疑惑。

    “没什么,待会我们边吃边说。”告诉了其他人各自的房间,让他们把手里的东西先放下,然后几人动身前往服务生推荐的那家烤肉店。

    出乎法师意料的,虽然这家烤肉店的门脸装潢的不错,店内布置也算得上舒服,可是在店里就餐的人却比他想象的要少。但是既然坐下了,起司也没有要走的打算,随口将菜单上将近一半的东西念了一遍,法师在老板狐疑的眼神中掏出了一枚银闪闪的钱币,随着这枚银币扔到老板的手里,老板脸上的狐疑之色也随之变成了狂喜。

    “来来来,这是本店自酿的麦酒,请几位不要嫌弃。最近几天因为宵禁的关系,傍晚几乎都没有客人光顾,几位稍等片刻,我马上去准备。”在老板热情的将四个装满了金黄色麦酒的橡木杯放到一行人的桌子上之后,起司也对于这店里的情况有了一些了解。

    “什么宵禁?怎么回事?”杰克问道。

    于是起司饮下了一大口麦酒,将他刚才从服务生那里听到的话转告给了其余几人。对于这种离奇的事情,如果放在平时他们恐怕也是不会信的,但是毕竟几人前两天还在和鼠人奋战,如今又听到老鼠,难免心中的警戒线又被提了起来。

    “你说,这和鼠人会不会有关系?”蒙娜小声的说道。

    法师继续用大口喝着自己杯子里的麦酒,然后将空酒杯放到桌子上打了一个嗝随意的说道。

    “不管有没有关系,我们先休息一晚,明天按计划补充补给,然后明天晚上再来好好的看个究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