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血族(下)
    虽然吸血鬼们自称黑暗中的贵族,并且给人的感觉总是在噬血的野兽和仪表堂皇的绅士这两极之间转换,但是事实上,没有一头野兽可以永远噬血,也没有一个贵族可以完全的自律。所以真正了解血族的人知道,他们归根到底也只是依附于人类这个庞大种族上的水蛭罢了。或许一个吸血鬼就足够在黑暗中恐吓一方多年,但是只要人类真的发起狠组织起军队来围剿暴露了的血族,他们也就只有逃跑的份。事实上,在吸血鬼在黑暗中狩猎普通人的时候,一些曾经与黑暗有过接触并且还没疯掉的人也在狩猎着他们。这些人被称为狩魔人或者干脆自称猎手,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走上了这条极为威胁的路,以凡人的身体和智慧游走在黑暗中,他们也是吸血鬼们最讨厌的天敌。而且就算去除人类中的这些异数,如同吸血鬼这样依附在人类聚集地里的异类其实数量并不算稀少,不论是女巫,黑巫师,狼人又或者其它的东西都同样对自己领地中的人类数量有着大量的需求。所以安全且可持续的狩猎场在他们眼中比什么都珍贵。而在这些家伙眼中,血族也只不过是黑暗中同样想要分一杯羹的存在之一罢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其实吸血鬼和其它的那些东西就像是野外的肉食动物,虽然在人类看来可怕异常,但其实并不想我们想象的那么恐怖?”爱尔莎听完后说道。

    “虽然我知道这听上去挺难以置信的,但是事实确实如此。而且比起那些需要大量血食的东西,吸血鬼会很小心的保护领地内的人类数量。不管你信不信,曾经有吸血鬼家族为了保护自己领地内的人类为当地的领主作战,当然那个领主并不知道这件事就是了。”法师耸了耸肩,说道。

    “但是不管他们是怎样的存在,他们都吃人不是吗?我是说,他们都需要吸食人血。他们保护人类就像是农夫保护自己的牲畜一眼,这可谈不上高尚。”老板娘说道。

    “这倒是也没错,但是……好吧,或许你是对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不要那么盲目的畏惧那些家伙,毕竟你看,他们会被白杨木杀死,会被火焰烧成灰烬,连流水都可以让他们无力,更别提他们没有得到主人允许甚至都不能打开一扇没有锁的门了。”挠了挠头,起司意识到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想要让他们客观的去审视本身就是一种强人所难的行为。没有人在看到以人类为食的怪物时还能保持冷静。而这或许也是人们害怕施法者的原因之一,当你掌握着他们不能理解的力量并且还能和那些恐怖的异物一起对话的时候,在他们眼里你本身也就不是同类中的一员了。

    “好了,我想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对于我刚才对你家人造成的伤害我表示抱歉。”看着因为意识到无法阐明自己的观点而感到沮丧的法师,老板娘笑着说道。

    “她不是我的家人……她只是抚养我长大的人而已,甚至她都不是人。”起司小声的争辩道。虽然他和安莉娜关系很密切,但是法师对于家人的定义还是十分狭隘的,在他的观念里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并不能算成是家人。

    “那只是你还没意识到而已。好了,既然我已经不再那么怕吸血鬼了,你能告诉我那只黑猫为什么会出现在你的房间里吗?”对于起司的迟钝感到好笑,爱尔莎问道。

    “好吧,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他会找上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那个家伙看起来和瘟疫没有关系,从他说的话来看,他很可能是偶然间感受到了我释放的魔力才找上来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家伙很可能是某一个吸血鬼家族的流放者,他被流放到了铁堡这块无人问津的疆土拓荒,看这里是否适合成为吸血鬼的领地。这在一些大家族中很常见。”法师说道。

    “那这么说他和最近的宵禁没有关系喽?”老板娘说道。

    “我恐怕没有,不过按照吸血鬼的排外性他应该知道到底是什么让城主不得不进行了宵禁。只不过想要在他居住了多年的城市里找到那个家伙恐怕很难,而短时间内他估计也没有胆子再来找我了。”起司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的沮丧,虽然对于铁堡的宵禁他并不是非常在意,但是如果能从那只黑猫口中得到情报的话也许会对他们接下来的行动有帮助也说不定。

    “我记得……你说过如果头发之类的东西落到巫师手里,他们就可以轻易的找到那个人对吧?”爱尔莎突然说道。

    “是的,怎么了?”法师疑惑的抬头问道,他确实和爱尔莎说过这件事。

    “那,我或许有办法让你找到那只猫。”嘴角带着调皮的笑容,老板娘张开自己的左手,一小撮黑色的猫毛就躺在她的手心里。

    “可能是我抓住它的时候扯下来了的,你看可以用吗?”

    法师看着那一小撮的猫毛,顿时感觉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奇妙。他小心的从爱尔莎手上接过猫毛,捏起一根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

    “一股死尸的味道,没错,那只猫是他的本体。我们今天晚上可以睡个好觉了,然后等天亮了,我们去捅蝙蝠窝。”想到那个吸血鬼在白天被人抄到家里的窘境,屋子中的两个人都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这个时候刚才那只侥幸从爱尔莎手中逃走了的黑猫还不知道第二天他会遭遇到怎样的悲惨遭遇。不过暂且放下法师和黑猫的恩怨不谈,在这个在起司他们看来还算安稳的夜晚过后,一份记载着两队守夜骑士失踪的报告被送到了铁堡城主的办公桌上。这让这位已经很长时间都不得不穿着铠甲睡觉的老人眼前一黑,险些晕死过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