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救助
    出现在别墅中的鼠群很明显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哪怕之前起司已经清扫过这间别墅周围的法术,可是他却并没有察觉到这些动物的存在。那些为数众多的老鼠堆叠在大厅中,本来还算得上是宽敞的别墅大厅已经被它们的身躯塞满了一半。而现在,当它们的注意力转向起司他们,这种压迫感和莫名的恐惧感让人不寒而栗。

    而这种僵持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一个无声的信号,最靠近大门的老鼠开始朝着起司他们一边发出“吱吱”的声音一边冲过来。而随着这第一只老鼠的起步,整个大厅中的鼠群就像是大坝溃堤一样化为了灰色的洪水直泻而下,它们的叫声堆叠在一起,所发出的声势丝毫不逊于奔涌而来的巨浪。

    “退到我身后去!”面对老鼠化成的潮水,起司大吼道,同时将挡在他身前的爱尔莎强行拽到了身后。同时,法师的口中开始发出连续的短促音节,这些音节是如此有力,哪怕只是听到都会让人充满战意。

    “哈啦!”随着最后一个音节出口,起司的右手上散发出强烈的白色光芒,当法师将右手伸向身前时,那些迎面冲来的鼠群都本能的开始避让。于是灰色的浪潮之中,一块白色的礁石分开了巨浪,任凭鼠群的声势如何浩大,它们也不能逃避本能中对这强光的畏惧。

    许久,当最后一只老鼠也消失在一行人身后的花园中,整座修缮精美的花园已经被奔踏而过的鼠群弄得千疮百孔。那些修建过的灌木已经完全看不出形状,甚至那些稍微细一点的树木也被老鼠的力量撞断。杰克他们转头看着如同被狂风卷过的花园,不得不心有余悸,如果不是起司的法术,这些老鼠的力量就足够让他们尸骨无存。

    “哈啊,哈啊……”完成了施法的起司半蹲下去双手扶着自己的膝盖,看他这个样子就如同刚刚用全力跑完了一场长跑一样。

    “你还好吧?”爱尔莎走上前去关心的问道。

    “没事,只是用力过猛,哈啊,强行调用神术实在是太勉强了……”看得出来,法师的喘息还是十分的急促,刚才的仓促施法给起司带来了不小的负担。

    并没有听清起司的话中透露出的信息,爱尔莎他们还在震惊于刚才鼠群带来的巨大破坏力。而经过了短暂的喘息,法师也重新恢复了正常。

    “我说,这些老鼠都是那个吸血鬼搞出来的?”杰克问道。

    “我想并不是这样。”回答他的并不是起司,而是蒙娜。

    “为什么?你又不了解吸血鬼。”“猴子”质疑道。

    “我确实不了解吸血鬼,可是我想没有人会把这么多的老鼠养在自己家的前厅里。”女战士说。

    “蒙娜说的没错,而且我也没见过把自己当成饲料来喂宠物的。”起司说道。

    “你说什么?什么把自己当成饲料?”老板娘问道。对此,法师则是指了指大厅里的情形。

    此时的大厅里已经看不见一只老鼠了,而从大厅里各种的断壁残垣里推测,这个大厅在被鼠群造访前或许也有着精美的装潢吧。只不过现在展现在一行人面前的大厅恐怕并不比花园好多少。但是即使如此,随着起司的手指,三人还是看到了一个绝对不应该属于这个大厅装潢一部分的东西。那是一具人体,一具已经被老鼠啃食的千疮百孔的人体!破碎的肌肉,外露的骨骼,却看不到一滴的血迹,因为想来凡是沾有血腥气息的东西都已经被那群老鼠啃食殆尽了。

    “天那!”见到如此惨状,饶是心性坚定的冰霜卫士也不由得发出感叹。这堪比酷刑一样的死法光是看着就已经让人头皮一紧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被尸体的惨状吓到的时候,起司却站起身走到了那具尸体旁,然后平静的对着尸体说道。

    “被成百上千的老鼠啃食感觉怎么样?”看他那个样子,仿佛是在问对方这家餐馆的食物好不好吃一样。如果他是在开玩笑,那么只能说没有人会觉得起司的行为幽默。

    可就在三个人搞不清法师在发什么疯的时候,那具尸体却用异常沙哑的声音说话了。

    “感觉就像是用腐蚀药水洗澡,但是这个要疼得多。我建议你可以找个时间试试。”虽然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尸体的声音极为微弱,同时由于喉咙上的破洞,他说话的时候还带有很强的杂音。但是可以听出来他确实是在说话。

    “看起来你还活着。”无视爱尔莎他们快要落到脚面上的下巴,起司从袍子里掏出一瓶暗绿色的药水。

    “这瓶药水可以让你马上复原,但是作为条件,我问你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

    “如果我说不呢?”那具尸体问道。

    “那我就把你从这里拖到阳光下面去晒晒。”起司说道。

    “……看来我没得选择咯?”尸体说道。

    “不,鉴于你昨晚对我的同伴造成的惊吓,我真心希望你选择晒太阳。”法师笑着说道。

    “……已黑色血脉的始祖之名起誓,我在得到这位灰袍人的救助后会对他知无不言。”在短暂的沉默后,尸体用沙哑的语音说道。

    “很好,交易成立。”起司说着将那瓶可疑的药剂倾倒在那具尸体的身上。随着暗绿色的药水接触到破碎的**,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随之散发出来,但是在这难闻的恶臭中可以明显的看到,那具尸体破碎的躯体正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再生着。药水化为了绿色的烟雾围绕着那具尸体,而这些烟雾又在附着在伤口上时变成新的身体部件,很快,一个消瘦而且苍白的中年男人带着难闻的臭味取代了之前的尸体。

    “啊,不得不说,虽然严格来说我已经死了,但是这些该死的老鼠还是让我又一次感受到了死亡女士的呼吸。”这是之前的尸体,现在的中年人用他本来的嗓音说的第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