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山德
    “你这话倒是没错,我很难想象一个人被这么一群老鼠啃了半天怎么还会有东西剩下来?铁堡的生活水平这么好么,老鼠连死人肉都不吃。”笑着又从袍子里拿出一瓶透明的液体,起司将这些液体喷洒在吸血鬼的身边,用来阻挡对方身上的恶臭,虽然这恶臭的源头也是来自于他的上一瓶药剂。

    看着法师熟练的从衣服下掏出一瓶接一瓶的药水来处理这个血族身上的伤势以及药水带来的副作用,哪怕是不了解他的人也能看出起司经常会处理类似的问题。

    “你不是第一次见到血族?”那个中年吸血鬼问道。同时用近乎麻木的眼神看着起司用一些白色的粉末来擦拭他新生长出来的皮肤。在这短短的几句话间,法师拿出来的各类物品已经在地上堆成了一小堆,而且看他的样子,那些药品的数量上还有再增加的趋势。

    “是啊,家里有一个血族长辈别提有多麻烦了。每次实验出点意外,我就得负责缝补她的身体,还得处理伤口,要是敢留下一点疤那就得看她半个月的脸色……”中年人的话似乎勾起了起司一些不好的回忆,他一边说着,手里的动作却越来越快,似乎有某个看不见的梦魇正在敦促着他的行动。

    好吧,起司说的这番话别说那个中年人听的越来越糊涂了,就算是对起司的身世有了一点了解到的爱尔莎也是两眼一抹黑。虽然在和葛洛瑞娅的交谈,包括之前和起司的谈话里得知到了法师是被一位血族女性带大的,但是在葛洛瑞娅的描述中,那位女士是一位优雅而又高贵的贵族形象,这可和起司现在嘴里碎碎念的东西沾不上一点边。至于蒙娜和杰克,他们对于法师的行为一直是处于一种虽然不明白,但是觉得很厉害的状态。跟起司的相处已经锻炼出来了这两个冰霜卫士粗大的神经,别说是让一具残破的尸体复原,就是法师现在凭空变个活人出来他们都不会怀疑这件事的可信度。

    很快,刚才还像是破烂的洋娃娃一样的中年人就焕然一新的出现在了众人眼前,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了起司堪称艺术的复原过程,他们是绝对不能把眼前这个甚至还修剪了一下胡子的仪表堂堂的中年人和刚才那具尸体联想到一起。

    “怎么样?站起来走两步,哪里不舒服我再给你重新改一下。”像是一个鞋匠对试穿自己鞋子的顾客,起司用一种十分自得的语气说道。当那个中年人一脸不可思议的试着活动自己的身体时,法师脸上的表情就像是一个完成了杰出艺术品的工匠。

    “这简直不可思议!凭着你这样的技术,那些背尸人很快就会集体失业,事实上我敢保证如果你愿意,你会成为所有血族家族的座上宾。”虽然死者没有活着时的感受器官,可是身体流畅的运转和身上完全看不出缝补痕迹的皮肤都让这位吸血鬼非常的满意。深渊在下,他本来只是希望起司能够救他一命,没想到这个法师却直接让他恢复了最好的状态。不,现在这具身体给他的感觉甚至比第一次作为血族醒来时还要好。

    “雕虫小技罢了,这只是在生活的摧残下我掌握的求生技能而已。”在看到那个血族对自己的身体状态十分满意之后,法师慢条斯理的将地上的瓶瓶罐罐都收回了袍子里,然后脱下了自己的白色手套。他现在的表现实在是不像一个执掌奥秘的施法者,倒更像是现代社会中的美容技师。

    “不管怎么说,您救了我,请允许我务必表示感谢。”一手抚胸,一手背在身后,这个吸血鬼对着法师弯腰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节。

    “救你是交易的一部分,至于修补你的身体,那只是我的个人习惯。既然我现在已经履行了交易内容中的部分,接下来就该你履行你的义务了。不过在那之前,我觉得我们还有必要自我介绍一下。”法师说道。

    “当然,不过在这里介绍也不太合适。虽然刚刚被那些畜生糟蹋了,但是我想我的书房应该还可以用来招待客人,所以不知我可否有荣幸请几位去我的宅邸里一坐?”血族说道。同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而就在爱尔莎他们下意识的就要走近这间别墅的时候,起司却伸手拦住了他们。

    “不用了吧,我们的关系还没好到那个地步。说到底,昨天的帐要怎么算咱们还没理清楚呢。你家又刚被那些老鼠冲击过,我们就不进去了,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作为一名法师,起司已经不知道被教育了多少次不可以盲目的进入其他施法者的家中,哪怕是再不擅长构建法阵的施法者,他们也不会放松对住宅的防御。而黑血家族虽然不是以魔法见长的血族家族,可是这个起司也不愿意让形势的主动权从自己手里溜走。

    “那么好吧,我尊重您的谨慎。既然如此我们就直接一些吧。”那个吸血鬼说道。

    接下来,双方就进行了简短的交流,那个吸血鬼自称山德,至于姓氏,在暴露了自己所属的家族之后自然就只能是黑血。这里起司和爱尔莎他们也说明了一下,真名的力量对于血族来说同样有效,甚至其效力仅次于血族的血脉关系,而虽然很多人都知道当今几大吸血鬼家族的名字,但是知道他们真实的“姓氏”要如何念诵的人却是不多。不过所幸得益于安莉娜的言传身教,对于这几个血族家族的事情,起司了解的甚至可能比山德这个被家族流放出来的低阶血族还要多。

    而法师这边,起司报上了自己的姓名来展示诚意,只不过法师的那个名字不论在谁眼里都是显而易见的假名。至于爱尔莎他们这些从来就没有接触过世界另一面的人,他们的名字并不会具备真名的力量。对此,山德也不能说什么,从对方不肯进入别墅里的行动就可以知道,这位穿着灰袍的施法者虽然看起来十分的年轻,但是他的经验却不是那些刚刚离开老师身边的菜鸟所会具有的。

    既然如此,山德也就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毕竟法师所调查的东西跟山德也没什么关系,而且从维持铁堡这个稳定的狩猎场的角度上来讲,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起司反而是一个对吸血鬼有利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