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要求
    在山德的口中,起司等人总算是了解到了铁堡发生的异常现象的大概。据这位血族说,铁堡的骚动并不是在宵禁时才开始的,或许对于普通的市民来说,宵禁意味着事件的开端,但是对于那些在铁堡黑暗中观望的人来说,宵禁令的出台恰恰相反是城主和外来者第一次交锋的结果。而既然连保护自己城市黑夜的把握都没有了,那么这次交锋的胜负自然也就很明显了。

    “等等,听你这么说,铁堡的城主是个接触过黑暗世界的人?”起司皱眉问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毕竟如果按照山德的说法,早在宵禁开始之前,城主就已经和威胁铁堡的存在进行过了一次战斗,可是一般来说,作为一座城市的管理者,虽然城主这个职位在烈锤领中算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可是放眼整个大陆,恐怕还只是一个不入流的贵族。而这样的贵族,显然不应该有资格了解夜晚中的事情。

    “看来不仅仅是铁堡,您恐怕很少来这里吧?”听到起司的问题,吸血鬼就知道法师肯定不熟悉这里的情况,因为如果是长期在苍狮王国混迹的施法者,对于烈锤领这个地方一定是有所了解的。所以虽然看起来是他反问了起司一个问题,实际上山德本身已经知道了法师的回答。

    “没错,是这样。怎么,难道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吗?”起司皱了皱眉头,套话结果反而被对方知道了自己的底细,这可算不上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这倒也不是。只是在苍狮王国的多少对烈锤公爵领的特殊之处都会略有耳闻。您对此一无所知,可见您平时并不在这附近活动。不过想来我就算询问您的来处您也不会告诉我。所以咱们还是回到重点上来吧。”山德顿了顿,说道,“没错,如我刚才所言,铁堡的城主或者说总督确实是一位施法者,而且我可以用真名保证,不只是他,全烈锤领境内的城市,也都由类似的施法者或者黑暗生物来担任执政官。”

    听到如此具有冲击性的发言,爱尔莎他们还只是感到震惊,但是起司却在震惊之外有着更深的考量。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烈锤大公会找这么多另一边的人来作为统治者?这完全不合理啊。而且在有限的领地内收容派系如此纷杂的施法者,他不怕那天不知道哪一个城主一不高兴就发动什么天灾吗?”法师说道。

    “是的,您说的完全正确。在我来这里之前对于烈锤领的传闻虽然也有所耳闻,可是我也不相信会存在这么一个怪异的地区。尤其这里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公爵领,甚至都不是一个独立的王国。那个烈锤大公这么搞,就不怕苍狮王国的国王坐不住吗?但是很遗憾,事实就是如此,实不相瞒,我在铁堡定居了超过十年,在烈锤公爵领其他地方游荡的时间恐怕还要更长,而在我观察到的这些时间里,虽然烈锤领里也确实出现过一些问题,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没有发生什么大型的灾难。相反,那些城主们都对自己的领地珍视有加。”吸血鬼说道。

    “我想这也是你可以在这里定居这么长时间的原因吧?”开始起司还认为山德的住宅附近防御的设置太薄弱了,可是听完吸血鬼的话,法师很快意识到,防守的薄弱不是因为山德的懈怠,而是因为他已经得到了在这座城市里合法存在的保证。其实想想也很正常,既然烈锤大公可以找一个法师来当城主,那么城里有一个吸血鬼似乎也没什么说不过去的了。

    “嘿嘿,您说的没错。铁堡的城主是一个人类巫师,不过他和您这样的博学者不同,那位城主虽然也踏入了奥秘之门,可是他所得到的传承只精通于防御,对于进攻和侦查类的法术差的离谱。所以他才愿意以居住地为代价雇用我居住在这里,也算是弥补他的不足。”被起司一句话道破了原委,山德倒也不再多做隐瞒,索性把自己和铁堡城主间的小交易也说了出来。

    顺便还把城主的信息透露给了起司做了一个人情。在吸血鬼看来,起司表现出来的施法能力和对于奥秘的探索程度,已经远超铁堡城主之上,如果灰袍法师打算对铁堡动手,那么城主那两下子被人家看破也只是迟早的事。而与其到时候尴尬,不如就在这里当成人情把这个情报告诉起司,反正自己的老底已经让人家扒的七七八八了,把城主的底牌也顺带交出去对山德自己又没什么损失。

    “只会防御类的法术?恐怕是多隆议会的守护战巫,没想到这种极端的法术传承居然还能流传到现在。真是长见识了。”起司小声的自语道。虽然天下步入奥秘之门的途径有很多,可是像山德描述中的铁堡城主那样只守不攻的,恐怕茫茫历史之中也只有这独一份的奇葩了。所以一听到这个重要的线索,法师马上就想到了城主的法术传承自哪一个体系。

    看到起司若有所思的样子,山德就知道自己的情报是有价值的。那么这样他接下来的话说出来就更有几分底气了。

    “虽然城主招募了补充他攻击方面的不足,但是很可惜,您知道我们黑血家族所擅长的也就只有正面作战,所以当那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敌人对铁堡发动袭击的时候,我和他对此都无能为力。也正因如此,昨天晚上我一感受到您的气息就想当然的把您当成了敌人。因此得罪了您真的是万分抱歉。”吸血鬼说道。

    “这倒是无所谓,长夜漫漫,黑暗之中怀有恶意的人太多,你会这么想也是正常。而且既然我们现在已经解除了误会,我也没必要抓着这点不放。”对此,起司倒是没太放在心上。对于行走在黑暗世界的人来说,如果见到另一个黑暗世界的住民就笑脸相迎那才是不合常理的。

    “您的大度让我感到惶恐。”看到起司没打算追究自己昨晚的所为,山德赶紧奉承了一句。甚至还不等起司要求,这位吸血鬼还跟爱尔莎道了歉,在山德看来,爱尔莎他们很明显就是起司身边的护卫或者随从,虽然法师本人不一定看得起他们,但是自己表现出对他们的尊重还是可以博得起司的好感的。

    “好了,收起你的表演吧。你我都知道高傲的血族是不会这么低三下四的。而且比起这些,我有一个更实在的方法可以让你弥补昨晚的过失。”起司说道。

    “如果我能做到我一定照办。”山德说道。

    “哈哈,别这么紧张。这件事对你来说小事一桩,我只是需要,你和那位城主通报一声。就说我想见他一面。”法师笑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