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壁垒
    当起司他们在山德的引荐下见到这位铁堡之主的时候,对方给他们的感觉跟法师想象中的多少有些不同。虽然看得出来这位老人在会面之前做过精心的整理,但是起司猜测这多半是为了不有失礼数才吩咐仆人做的事前准备。从老人的坐在椅子上多少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不难看出来,这位城主真的不适应这样严肃庄重的场合,当然这也有可能是他身上那套绣着烈锤徽记的繁复礼服上的某一个针脚没有去除干净。

    但是城主的样子却在让爱尔莎他们感到没有威严的同时赢得了起司的好感。毕竟在法师看来,施法者就应该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对奥秘知识的研究中去,对于这些世俗在意的外貌或者礼仪本就无需如此在意。不过话虽如此,这倒不是说施法者们就不在乎礼节,对于其他人表示敬意是理所当然的,只不过繁复的贵族礼仪已经将这一点仪式化到完全不必要的地步了。

    所以面对坐在宽大座椅里的老人,起司略微弯下腰,把右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说道。

    “愿智慧之眼永远明亮。大人。”

    在法师说完这句施法者之间常用的问候之后,可以看出铁堡城主的脸色也缓和了下来。能够已如此规范的动作说出祝词,毫无疑问起司是一个经历过完整奥秘传承的施法者。

    “也祝你的双眼永远清澈,穿着灰袍的客人。”坐在主位上的老人用略带沙哑的声音说道。

    “虽然听山德提起过,但是我真的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一位货真价实的多隆战巫,能亲眼见到您所代表的古老传承让我倍感荣幸。”在亲眼看到了这个留着长长的白胡子的老人之后,起司可以肯定对方就是他猜测的守护战巫,而见到了这种在整个法师史上都极为冷门的存在,不得不说,起司现在的心情十分激动。甚至他都产生了一种名为幸福的感觉,要知道,对于视知识为生命的法师而言,见到一种悠久而古老的传承本身就是一种嘉奖。

    听到起司一句话道出了自己传承的名字,那位城主却并没有不高兴。或许对于其他巫师流派来说,被人知道自己的出处是十分致命的事情,可是守护战巫这种只具有防御力,也只在乎防御力的特殊流派倒是完全不在意这点,换句话来说,以守护战巫手中的力量,就算你完全的了解他们,也破不开他们的防御。所以这位城主非但没有不悦,倒是对起司的博学又生出了几分好感,一位行事谦卑而又愿意为了瘟疫而奔走的巫师是值得信任和尊重的。

    “哈哈,现在能说出多隆这个名字的年轻人已经不多了。”城主笑着说道,嘴巴上下两部分的胡子也随着他的笑声跟着颤动,“而像你这样年纪轻轻就拥有可以和山德比肩的力量却又能不被无穷奥秘所吞噬的年轻人就更少了。那么年轻人,你愿意说出你的名字吗?”

    由于山德跟城主通报的是有一位追查萨隆伯爵领瘟疫的法师对于铁堡近日的异状很感兴趣,再加上和他联系时吸血鬼的状态很明显是刚受过什么创伤,所以他就想当然的认为起司是和山德打了一架然后才和解的。这对于这些黑暗居民来说倒是挺常见的事情,尤其是起司这种会为了一场事不关己的瘟疫而奔走的正义感爆棚的法师来说,和一个吸血鬼交战几乎不需要任何理由。基于这种推论,城主直接把法师的水平放在了和山德同样的位置上。

    “我的荣幸,大人。请恕我不能告诉您我的真名,不过您可以称呼我起司。”起司说道。

    “这也就足够了。真名这种东西还是少点人知道的好,既然如此,我也应该告诉你我的名字才对。我想想,我现在用的名字应该叫沃尔,至于姓氏吗……那个矮子把我骗到这里来当城主,你就叫我沃尔铁堡好了。”看得出来,沃尔城主对于起司的行为举止十分的满意。守护战巫作为为了守护而存在的特殊传承,他们本来就是一群正义感很强的人,甚至成为战巫的先决条件就是有着强烈的保护欲,所以对于那些乐于帮助其他人的人,守护战巫们不会吝啬他们的友谊。

    “是的,沃尔大人。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这几位跟我同行的同伴,他们是来自龙脊山的守望者,冰霜卫士的一员。”就如同沃尔选择了相信起司一样,在确认城主的战巫身份之后法师就没打算对他多做隐瞒,和这位城主搭上关系可以帮助他们解决很多问题。

    “原来是冰霜的人,我就说很多年没见过这么结实的年轻人了。龙脊山的环境确实很能考验人的意志,铁堡同样欢迎你们,年轻的守望者们。”对于蒙娜他们身上的伪装,那只是用来欺骗普通人的,对于沃尔城主这样的存在来说,他早就看出杰克他们不是什么普通的佣兵。不过对于施法者而言,身边的随从来自哪里都是有可能的,甚至他们都不一定是人,所以对冰霜卫士出现在这里城主也没有感到惊讶。

    向着城主行了一个军礼,抛开一开始的印象,沃尔直爽的性格让三人不禁联想起了冰霜卫士的乔恩司令,再加上二人外形的年级相近,只不过乔恩司令为了方便行动没有铁堡城主的长胡子罢了。

    “向您献上来自龙脊山的问候,城主大人。”蒙娜作为三人中的领头人,带头说道。

    “原来是冰霜卫士,难怪闻起来像是冰块。”一旁的山德则摸了摸鼻子小声嘀咕着,对于吸血鬼而言,他们辨识人类的方式多半是通过对方血液发出的味道来判断的。而随着血族阅历的增长,他们可以从不同的味道中判断人类的经历和来历。

    完成了相互身份的确认,起司和沃尔总算可以进入正题了。当下法师又一次将他们来到铁堡的目的简单的重复了一遍,当然对于其中的一些细节起司做了适度的隐瞒,毕竟他还不能确认沃尔完全可以信任。而在听完了起司的话之后,城主略微沉思了一下,说道。

    “鼠人瘟疫?真是可怕的东西。你的消息很重要,起司先生,不过我想你所追查的东西可能比你想象的要恐怖的多。而且结合最近包括铁堡在内的几个城市出现的问题……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壁垒’这个计划?”

    “‘壁垒’?这是什么意思,和鼠人瘟疫有关系吗?”起司皱了皱眉,问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