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入梦
    离开了城主宅邸的大厅,起司他们和山德一起返回山德的别墅。在答应帮助铁堡渡过难关后,沃夫城主交代山德在任务期间尽量和起司他们一起行动。而对于这几天来铁堡遭受到的攻击,也由吸血鬼来补充城主没说清楚的细节。至于为什么沃夫本人不参加这次行动,他毕竟是一城之主,就算铁堡太平无事,他每天要做的工作也足以让这位老人没有太多的闲暇时间。再加上由于最近大量的人员折损,沃夫必须一边安抚士兵的情绪,一边用越来越少的兵力布置防守。要知道虽然现在已经有很多人消失在了黑暗zhong,但是这些人都是城主派出的士兵,没有平民伤亡是维持铁堡秩序的基本条件,一旦有普通人卷入其zhong,谣言和恐慌不需要多久就会淹没整个城市。

    “看起来情况还没到最糟糕的情况?”走在大街上,起司看着依然繁忙的街道对山德说道。

    “你见过生病的树吗?”由于是在阳光下,吸血鬼身上穿着一套密不透风的深黑色长袍,除去头上的兜帽,他的脸上也蒙上了一层黑色的丝织物,“虽然外表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树心已经烂了。现在的铁堡就是这样一棵病树。生活在阳光下的人是幸福的,因为在黎明到来之前,黑暗就已经被更深邃的东西吞噬了,所以他们不会被波及到。”

    山德的话让听到的人都陷入了沉默。说来也奇怪,明明山德那一身遮阳的打扮应该十分的显眼,可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向起司他们张望,甚至就算走在人群里都没有一个行人会走到他们十步以内。在他们的眼zhong,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这么一行人走过。

    “这么大庭广众的驱散闲人这样不好吧?如果被人发现岂不是提前暴露了自己?”法师说道。

    “哼,无妨。虽然那些家伙确实让我们吃了很大的亏,但是铁堡的白天还在秩序的范围里。他们不敢把头伸进来。”带着不屑的冷哼,山德对于铁堡白天的秩序还是有着充足的信心的。身为吸血鬼他十分清楚,在阳光的照耀下很多东西都不得不躲在自己的阴暗的洞穴里。

    “好吧。但是你对那些袭击你的老鼠怎么说?它们总不会是从晚上就在你家里吧?”起司说道。他到现在都对那数量恐怖的鼠群感到胆寒。

    “那是我昨晚失误了。他们在我身上放了一个信标,可是我发现的太晚了。虽然我之后第一时间处理掉了那东西,可是那些老鼠已经出现了。”说起自己今早的遭遇,饶是活了漫长岁月的吸血鬼也不由得有些尴尬,那确实是一次足够致命的失误,事实上如果起司没有及时救下他的话那么山德就算这么被杀死了也只能怪自己不够警觉。

    说话的时候一行人已经再一次回到了山德的别墅,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在离开前山德别墅院子里已经被鼠群弄得不堪入目。可是当起司他们在城主宅邸绕了一圈之后,他们惊讶的发现这里已经变回了原状!

    “这就是为什么我依然雇佣那几个草精的理由。只要那些老鼠没有把这地方都吃了,他们总能找到办法让这里看起来和新的一样。”对于其他人的惊讶,山德还是感到几分高兴的。就和对阳光的恐惧一样,对虚荣的渴求也已经被刻在了血族的骨子里。

    然而虽然吸血鬼口zhong的草精可以修复花园里的惨状,但是他们似乎对于建筑学并没有什么研究,所以当几人回到别墅大厅前的时候,破碎的大门和满目狼藉的大厅让整栋别墅看起来就像是一座被废弃了的荒宅。

    “以蝙蝠獠牙的名义,看看这些该死的畜生干的好事!”山德对着自己家凄惨的景象低声咆哮着。

    “这确实是个问题,看起来你要过几个月没有大门的日子了。”起司说道。他很清楚虽然吸血鬼可以控制工人来这里施工,可是血族特殊的生物钟注定他可以找来的工人始终是少数,再加上夜晚不能发出太大的声响以免引来那些住在周围的人,山德的家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原状还真的不好说。

    “唉……总之我要先到地窖里睡一会,你们最好也先找房间休息一下。正事晚上才会开始。”从破碎的瓦砾里按下了一个开关,一条通往地下的密道出现在大厅墙壁的一角,随着其zhong散发出的阴冷气息来看,那个密道里多半才是吸血鬼真正的“房子”。山德在简单的交代了几句话之后就走进密道里休息了。

    虽然不会感到疲倦,但是长时间不休息的活动会让吸血鬼变的十分容易饥饿,而延缓这种进食冲动的方法就是类似人类睡眠一样的休眠,而对于阳光的恐惧注定了吸血鬼不可能像普通人一样睡在房间里的床榻上,他们为了防止被人在白天袭击,通常都会选择地穴或者墓穴来作为自己的休息处。也正是因为如此,其实山德别墅的地上部分除了书房等几个房间之外并没有被经常使用。

    这一点当起司他们离开大厅后就体现的更加明显。虽然可以看出房屋的主人很喜欢干净,但是一座别墅只住了一个睡在地窖里的主人实在是谈不上温馨。在很多房间里都只有简单的床铺和桌椅,而从这些房间里不同的家具风格也不难看出山德只是把这些房间当成了某种兴趣,毕竟没有多少人会真的在一个有吸血鬼的房屋里过夜。

    但话虽如此,吸血鬼却从来都不缺金钱,对于他们来说,世俗的钱币难以像普通人一样满足生理上的渴望,所以血族们在经营着世俗产业用以掩饰身份的同时也大把大把的消费着金钱。事实上,如果一个地区住着一个富裕的吸血鬼,那么你就会发现除了晚上不要出门和巨大蝙蝠的恐怖传说之外,这个地区的经济状况往往都会比周围好很多。虽然不是每一个血族都是成功的商人,可是他们却有着充足的时间来积累资本。

    而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就连起司这样习惯了舒适的生活环境的法师都在躺到客房里的床上时不自觉的发出舒服的叹息。以法师的眼里,这间屋子里的寝具恐怕不亚于那些王公贵族的私人房间。而这样奢华的配置却仅仅只是因为山德的兴趣,因为对于吸血鬼来说,就算床垫再柔软,他们坚硬而冰冷的皮肤也感觉不到。

    隔壁的房间里传来爱尔莎她们的声音,可想而这这样高级的房间也对生活在龙脊山那样偏僻环境的姑娘们造成了不小的冲击。本来起司还是没有什么睡意的,甚至他之前还打算对自己用一个催眠的法术来快速入睡,不过当他放松自己的身体时,睡意却自然而然的从身体内部涌出来。

    与山德约定好的集合时间是黄昏,稍微小睡一会也没关系。起司这么想到,当法师不在阻挡身体对于睡眠的渴望后,他很快就进入了睡眠当zhong。起司没有想到,他这一睡,险些就再也没有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