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梦魇
    梦境,是一种奇妙的现象。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它只是漫长沉睡zhong记忆和想象所碰撞出的幻景,然而对于踏入奥秘之门的人来说,梦境则是一个危险与机会并存的地方。在梦境zhong,灵魂和躯体间的关联会变的似有似无,明明在梦里灵魂正做着激烈的运动,而现实zhong的身体则依然躺在床上。因此,有很多的魔法或者魔法生物都是通过梦境来实现自己的目的,毕竟在失去了身体的保护后,纯粹的灵魂更容易接触到这个世界的本质,当然也变得更为脆弱。

    起司已经很久都不会做梦了。成熟的施法者可以凭借自己的意识主宰自己的浅层思维,想要控制梦境的有无又或者梦境的内容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由于在梦zhong人对外界的防御本能会处于最松懈的状态,所以除非是为了洞察自己遗忘的记忆细节,否则起司是不会主动进入梦境zhong的。但是这一次,明明根本没有做梦的打算,起司还是知道自己醒来的地方绝对不是现实世界。

    起司仔细查看着空无一人的别墅,虽然他知道这个梦境有问题,可是能从自己的记忆里挖掘出多少细节也是判断对自己动手的人实力如何的标准。所以虽然内心zhong对于对方这种混淆梦境和现实的把戏感到乏味,可是法师还是配合着那个窥视者装成很惊恐的样子在别墅zhong寻找着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的同伴。

    有趣,是怕穿帮所以索性不安排活人吗?起司确认了整个别墅zhong都没有可以交流的对象后想到,这期间他甚至打开了一楼的地窖,只不过或许是由于起司并未亲眼见过地窖zhong的情景,那个被山德当成寝室的地下空间zhong十分的昏暗,似乎唯恐被人看清细节。到此为止,起司已经基本对对方的水平有了一个大体的概念,接下里就该和这个将他拉入梦zhong的家伙正面谈谈了。

    当起司来到一楼大厅的时候,法师没有多做停留径直朝着别墅的大门走去,原本应该已经变成一个巨大破洞的大门此时却像第一次看见时一样好好的立在大厅的尽头。根据起司刚才的观察,虽然别墅zhong有着数量众多的窗子,可是他却没有从任何一面zhong看到外界的景象,显然这是因为梦境的主使者并不肯定自己可以创造出起司目力所能及范围的巨大虚假空间,所以他让法师在看到窗子时产生了一种不要向外看的错觉。这在现实当zhong当然是办不到的,别说是像起司一样受过完整训练的施法者,就是粗通奥秘的野巫师灵魂的强度也不是可以被随便揉捏的,不过在没有**保护的梦境zhong,想要诱导梦zhong人的灵魂就要容易的多。就像是普通人的梦难以看清细节一样,那个施术者也有意的让起司模糊了对于窗户的观念。

    虽然这样的小伎俩对于法师来说只需要集zhong注意力就可以破除,但是为了拖延一些时间来更多的观察对手,所以起司并没有那样做。只不过现在,当法师的手放到大门上的把手的时候对方终于坐不住了。

    “如果我是你就不去碰那道门。”山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起司闻声转过头看了看穿着正装的吸血鬼,他嘴角露出讽刺的笑意,被逼的不得不亲自出马来混淆视听,可见这个施术者的手段并不高明。法师对于身后的那个“山德”的话置若罔闻,猛地一用力,将那扇有着金色烤漆的大门向内拉开。而随着大门的开启,浓浓的白色雾气一瞬间就涌入了大厅,也包围了身处大门前的起司。白色的浓雾遮盖住了法师的视野,在这浓雾之zhong,他甚至难以看清自己的双手。

    “真是越来越没品味了。这种障眼法你也好意思拿出来?”在白雾zhong的起司轻轻的打了一个响指,围绕在法师周围的雾气就如同被开水淋到的冰一样急速的退散,很快在他周围就出现了一个直径大约五十米左右的zhong空球体。而在雾气被驱散的范围内,原本大厅里的景物则消失一空,整个世界好像都变成了充满白色雾气的巨大云团。

    “你不该牵扯进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从雾气的后面传来,可以肯定这个声音和起司在浊流镇上陷入幻境zhong听到的声音并不相同。

    “这句话我应该跟你说才对。虽然我不知道你和我在查的家伙有没有什么关联,但是既然你发现我已经介入了这件事,就该赶紧离开这里。现在你居然还敢不知死活的跑到我的脑子里来找我的麻烦?”随着起司的话,他身边的雾气又被进一步的逼退,此时球体的半径已经到达了一百米左右。

    听到了法师的回答,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下,而后用低沉的口吻说道。

    “你不明白你在对抗着什么。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这倒是没错,我确实不知道我在和什么人或者什么组织对抗。但是既然危险来自意外和未知,那么你应该庆幸我还没明白过来。因为当我明白的时候,不管你们是什么,我都可以把你们抓回到我的实验室里。”对方单调的恐吓很明显让起司感到了不快,所以法师难得用威胁的口气说出了这句话。

    “愚蠢的凡人,哪怕看到了细碎的真相也一样愚蠢。”那个声音似乎是意识到了不可能凭借着语言让起司屈服,声音的音调开始带着嗡嗡的杂音,在勉强说出这句话之后,整个空间zhong的雾气飞速的消失了。

    而在雾气消失后的梦境zhong,只留下难以衡量距离的黑暗,纯粹的黑暗。而起司就悬空而立,站在这幽邃的世界zhong,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从他的体表开始向他袭来。同时,法师本能的感觉到,在这片无法观测的黑暗zhong,有着除了他以外的东西在观察着他。

    “这还有点意思。知道找到我的弱点来攻击。可惜啊,这场景我十岁以前就习惯了!”随着起司逐渐提高声量的话语,在这无边的黑暗zhong开始出现一只只血红色巨大眼睛。这些眼睛的样子各不相同,有的有着猫一般的竖瞳,有的则像人一样有着瞳孔,还有一些干脆根本就不可能存在自然环境当zhong。而这些眼睛的共同点,是都十分的巨大,哪怕是最小的眼睛,看起来也要比起司本人还要大,而除此之外,它们的眼球则都呈现出猩红的颜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这片难以名状的空间zhong,起司看着那些巨大的眼睛发出癫狂的笑声,随着他的笑声,他的身上也慢慢的张开了一只只人眼大小的红色眼睛,而法师本来的双眼,则变得像是在浊流镇的火场zhong一样,开始发出难以形容的光芒。

    “啊!!!”在起司的笑声zhong,一声凄厉的惨叫从黑暗zhong传来,而随着这一声惨叫,法师也瞬间就从梦境zhong醒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