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夜深
    狂化是一种很奇特的能力,这种能力似乎和种族或者血统无关,任何人或者其它的智慧生物,只要他们足够有天赋就会学会这种能力。当然,这里说的天赋也不是指像起司那样习得某种奥秘的能力,狂化的天赋是属于战士的,或者至少属于那些敢于战斗的人。但不管怎么说,这种能力是十分危险的。

    在起司所读到的知识中,人的思维可以分为理性和感性这两大部分,而在面对恐惧的事物时,不管是这两部分的任何一个都会向思维传达出逃跑的信号。虽然它们得出逃跑这一行为的方法不同,但结果却惊人的相同。因此,想要让一个人抛开恐惧朝着他所畏惧的东西冲过去是很困难的。就算你可以停止思考,放弃你思维中理性的那部分,你的感性或者说本能的那部分还是会让你感到不安。而如果你放弃了本能转而相信自己的理智判断,那么判断的结果多半也还是逃跑为上。正因如此,想要做到真正的狂化,那个人必须放弃掉自己思维当中理性和感性两面才行。

    可是,既不用理性思考又屏蔽了本能的东西还能被称为智慧生物吗?看着面前肆意低吼的巨熊,起司已经知道了答案。那些恐怖的骑士并不是无敌的存在,他们毕竟还是拥有着真实的形体,而虽然他们此时的重量可能比活着的时候重了很多,但是山德化身而成的巨大野兽也不是气球吹出来的玩偶。没有思考能力的吸血鬼只会用自己巨大的身躯来一次次撞击那些接近他的骑士,除此之外,他连直立起来用熊掌来攻击对方这种简单的动作也做不到。

    于是在山德和那些骑士们倒地和撞击的声音中,这场遭遇战进入了胶着的状态。但是法师却能够很明显的看到,那些恐怖的骑士在于巨熊的碰撞中或许被撞倒,甚至有的还被撞飞出去过,但是他们扭曲而丑陋的形体上却看不出任何的伤口。反观山德变成的巨熊身上,夜色一般的皮毛已经有很多地方都翻了上来,露出其下破损的肌肉和脂肪,起司不知道当山德变回人形时那些伤口是不是还会存在,但是按照这个受伤的速度,不需要那些骑兵再做什么,只要巨熊再和他们撞个几次,饶是山德再狂化,他的躯体也会失去行动能力。

    “真是给人添麻烦。”小声嘀咕了一句,原本起司是有方法从这些骑士手上全身而退的,但是山德出现和他的狂化打乱了法师的计划。自己一个人逃离和带着一个失去思考能力的黑熊逃离这两件事的难度完全没有可比性。而且此时的山德根本没有能力接受任何的外界讯息,就算起司想要让他变成其它便于逃跑的模样或者暂时撤退也是做不到的事情。

    巨熊和恐怖怪形的碰撞还在持续着,但是比起一开始山德那势头满满的冲撞,此时的情况更像是那些扭曲的骑士在撞击着吸血鬼。虽然感觉不到痛苦和恐惧,但是**上的疲惫还是让巨熊的喘息声变的愈加粗重。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山德恐怕就会丧失全部的行动能力。

    “该死的,我说过不想用这个法术的……”起司知道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他再去想什么其他对策了。危机之中,他只能发动一个有着高昂代价的法术来逼退那些怪异的骑士,争取出可以拯救山德的时间。吸血鬼毕竟是起司他们的领航员,一旦山德死在这里,完不成沃夫的任务不说,恐怕法师也就再没有机会洞悉铁堡的夜幕中到底发生着什么了。

    口中念诵着无人可以听得懂的咒文,起司的眼中开始发出混沌的色彩,那种色彩会让每一个看到的人感到恶心或者畏惧,毫无疑问,法师正在发动的魔法绝对是这个世俗世界当中被称为邪恶法术中的一种,但是现在起司以及顾不上那么多了。随着咒文的念诵,法师口中的牙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形着,原本一口整洁的白牙正在转变成那些食肉野兽嘴中才会长出的尖锐臼齿,他藏在灰色长袍下的双手也不规则的抽动着,虽然由于袍子的阻挡看不清那双手正在发生的事情,但是从灰袍上不断出现的痕迹来看,不管起司的双手正在发生什么事,它们现在一定已经没有了人类手掌的样子。

    那些还在冲撞着巨熊的扭曲骑士们在起司开始吟唱咒文时就停了下来,他们用他们已经变形到无法辨认的头部注视这远处的法师,起司的咒文在其他人听起来就只是低沉的嘶吼,可是那些怪异的骑士却好像听的入了迷。很快,就在起司的吟唱即将结束的时候,那些骑士突然像是受到了什么指令一样,拨转马头以极快速度逃入了夜色中。虽然还处在狂化中的巨熊想要追赶敌人,但是它满是伤痕的身躯却不堪重负的倒了下来。

    见到敌人逃离,起司自然没有必要将这个会对自己造成很大伤害的法术施展出来,他口中的咒文一变,开始吟唱起了强制结束的咒语。一般来说施法者在施法的后半段想要靠自己来停止法术的释放几乎是不可能的,那种感觉就像是要强行停下一辆刹车失灵的告诉列车。如果施法者一定要这么做,那么他们将承担比施法代价更为可怕的反噬,一些运气差一点的法师很可能因此而一命呜呼。但是好在起司由于掌握着多种副作用巨大的法术,所以他专门研究过法术的停止,只要施法还没有完成,哪怕只差短短一个音节或者一个手势,起司也有办法通过更改吟唱的咒文来停止施法。

    但虽然停止了法术的释放,起司的脸色却显得异常苍白,刚才的中断施法榨干了他的所有体力,现在他之所以还可以站在地上纯粹是因为他手中的那根手杖的支撑。这个时候就算是一个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的孩子,也可以通过一把小刀来杀死他。不过好在夜晚的街道上没有拿着小刀的孩子,而狂化后的巨熊也因为战斗的结束而失去了意识。有趣的是虽然失去了意识,但是山德的本能还是让他的形体逐渐从熊形变回了人形。

    无力的坐倒在了地上,起司知道爱尔莎他们一定会找回来,在这之前他必须保持清醒,不能像那边的那个吸血鬼一样撒手不管。法师抬头看着昏暗的天空,他能够感受到这场小小的遭遇战恐怕只是今晚的开胃菜,在黎明到来之前,这个夜晚才刚刚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