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黑血
    苏醒过来的山德很快就恢复了听力和视力,他环视了一周,看着围绕在众人周围数量庞大的食尸鬼群,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记得我们之前对付的可不是这些闻起来就想让人自杀的家伙。”吸血鬼说道。

    “额,这可能是因为你晕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至少长到足够我干翻一个邪神祭祀顺便把她愤怒的主神从这个世界赶出去了。”见到山德苏醒,起司就知道事情不会再变的更加糟糕了。他开始继续处理起伤员身上的伤口。

    “听起来我还真的是错过了不少的东西。顺便说一句,你最好赶紧把他们伤口的血止住,我已经有些饥渴难耐了。”山德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由于之前变形的关系,此时的吸血鬼身上可谓是一丝不挂。

    “如果你饿的实在受不了,那些苔藓游荡者会是不错的宵夜。虽然它们闻上去可能差劲了一点,但是严格来说这些家伙还算是生物,所以你应该可以去试试吸它们的血……或者其它什么体液。”饶是起司受过系统的训练,他的实验室课程上也没有过解剖食尸鬼的课程。对于这些游荡在墓园附近的可怖怪物,法师其实还是有兴趣去解剖它们一次的,但是怎奈他的计划受到了多方的阻挠,甚至安莉娜还扬言起司要是敢在灰塔里解刨食尸鬼,她就把法师房间里的书全都给烧了。所以最后起司不得不终止了这个打算。可是看现在的情况,或许法师几年前的梦想就要在今天晚上得偿所愿也说不定。

    “吸食尸鬼的血……我真不知道你是故意整我还是不知道真相。”山德听了起司的建议之后苦笑着摇了摇头,“听着,法师,这些家伙绝不仅仅只是外表臭而已。”

    吸血鬼的话音还没落,他的人影已经闪到了离几人最近的一只食尸鬼的身后。那只倒霉的食尸鬼还没有反应过来,山德的手已经如同铁钳一样夹在了它的前肢上。随着血族猛地向上一拔,灰绿色的脓水顺着前肢的断口喷溅而出,一股比刚才还要强烈的可怕恶臭从那些脓水里散发出来。

    “看,它们的里面更臭。”虽然已经屏蔽了自己的嗅觉,可是山德还是用空着的那只手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好像让这些带有恶臭味道的空气进入自己的身体都是一种莫大的损失。

    而起司等人的反应就更直观一些,不论是杰克,蒙娜,爱尔莎甚至起司,在闻到了食尸鬼体内脓水的味道之后都抑制不住的呕吐出来。而且他们的呕吐反应一浪高过一浪,直到几人的胃袋全部清空,甚至开始吐出绿色的胆汁才勉强停了下来。

    “好吧,我现在直到学姐为什么死都不让我解剖这东西了。”忍住胃里翻腾的呕吐感,起司说道。

    就在几人吐成一团的时候,山德也没闲着,当他折断那只食尸鬼的前肢的时候,他就已经向所有的苔藓游荡者发出了战斗的信号。食尸鬼们甚至比起现在毫无反抗能力的起司他们,山德是在场唯一可能影响自己进食的存在,只要将这个闻起来跟陈尸一样的家伙干掉,这里四具鲜活的尸体就可以任它们享用。对新鲜血肉的渴望刺激着食尸鬼的神经,它们近乎于疯狂的朝着山德扑过来,但是刨除那个被山德拔掉了一只前肢的家伙,第一个将要扑倒吸血鬼身上的苔藓游荡者却被一条粗壮的黑色尾巴狠狠的拍击在腰侧,整个身体横向飞了出去。原来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一条带着倒刺的黑色长尾已经出现在了山德的脊椎骨末端,不仅仅是尾巴,血族身上正发生着难以想象的变异。原本修长的手指变成了锋利的爪子,手肘和膝盖的关节上长出了突出的骨刺,甚至就连他的背后,都顺着脊椎开始冒出一些黑色的鳞片。这些变化让山德看起来像是某种类人的杀戮机器,再加上他因为兴奋而突出下嘴唇的獠牙和鲜红的双眼,怎么看此时的他都要比那些食尸鬼更加的邪恶。

    “那是什么?”老板娘指着已经面目全非的山德问道。

    “怎么说呢,你可以理解为那是山德的战斗形态。”起司耸了耸肩,手里继续给“猴子”的伤口消毒。

    “可是他不是只能变成野兽吗?你知道就像是羚羊的脚或者变成熊之类的。”爱尔莎问道。

    “很明显你对变形的意义有误解。要知道或许德鲁伊之类的家伙确实只能变成某些动物的模样,但那是因为他们只和那些动物签订过契约。而这些吸血鬼很明显是靠自己的力量改变的外形,所以他们想变成什么都可以。”法师解释道。

    “那他为什么刚才不这么做?”老板娘指的是之前对抗那些怪异的巡夜骑士时山德化身成巨熊而不是现在这样的事情。

    “那当然是因为他不能。还记得我说过所有的法术都是有代价的吗?”起司说道,“变形术也不例外。据我所知,现在不管是来自于何种体系的变形术,它们想要变成某种东西,就要对那种东西有着彻底的了解,说到底,变形是要让自己的身体结构改变成另外一个样子,可是这个样子具体是什么构造,却要靠施术者自己去决定。如果只是单纯的追求坚硬或者肆意的变形,那么极有可能最后会让身体失控变成一滩烂泥。”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都优先变成野兽的样子?比起那些靠凭空想象来组成的结构,自然世界中存在的东西明显更加容易模仿。”身为猎人之子的杰克很快的理解了起司的话。

    “你说的很对,对于结构的把握是制约变形者们的最大阻碍。其实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问题也会让过于异想天开的变形失败,不过只要能洞悉事物的构造,剩下的事情都可以找办法解决。山德之前为了去掉自己的恐惧感,放弃了思考的能力,那样的他变形起来自然只能依靠本能,老实说他还能变成熊形我就已经很惊讶了。至于现在你们看到的样子么,这才是黑血吸血鬼该有的战斗姿态。”法师看着不远处和食尸鬼们战成一团的山德,露出欣赏的表情。这种通过不断摸索和尝试不断突破自身,最终突破了模仿的限制的变形术,在起司看来称为艺术也不为过。

    完全进入战斗状态的山德自然是没有功夫去管起司对他的评头论足,这位强大的吸血鬼运用着已经被修改过的身体,如同一台绞肉机一样肆意切割着那群食尸鬼的躯体。此时的山德那里还像是一个人类,从外观上看上去,除了大体的结构还遵从着类人的构造,那一身黑色的鳞甲和突出的骨刺无处不在彰显着这具身体对战斗的渴望。

    “本来我还以为他是被流放出来的边缘血族,没想到这家伙的黑血战甲完成度已经这么高了。这可真是看走了眼。”法师低声呢喃道。同时手中的针线将杰克身上最后一处还没有处理好的伤口缝合完成。

    在起司完成治疗工作后不久,那一群的食尸鬼就已经化为了一地的碎肉和脓水。山德站在这些尸体中间,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猛地把眼睛转向起司他们,猩红的双眼里充满了对于鲜血的渴望。

    “这是,饿疯了吗?”意识到血族的状态并不正常,起司的眼睛微微抽搐了一下。

    “血!”从山德的口中发出嘶吼,一身黑甲的吸血鬼以快要超越肉眼极限的速度向着法师他们冲过来。不过好在就在山德离起司他们还有五步左右的时候,一道无形的墙壁挡住了他的冲势。

    “把血浆袋给他,快,别愣着!”一个苍老却坚定的声音从一旁传来。起司他们回过头去,看到的正是一身长袍的铁堡城主,守护战巫沃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