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解剖
    报告上面写着的内容较为详细的解释了三个人的死因,其中那个没有遵守宵禁的倒霉鬼看起来是死于了那些被山德撕成碎片的食尸鬼群落,他的死状完美符合了对于食尸鬼进食习惯的描述,简而言之,除了在现场的少数粗壮骨骼和破碎的衣物之外,那个家伙已经消失在了那群食尸鬼的胃袋里。虽然不排除铁堡里还有其他食尸鬼群体的可能性,但是相比之下起司更加关注那两个士兵的死状。

    这两个士兵虽然擅自离开了巡逻队,但是他们毕竟也不是第一天巡夜的菜鸟,对于夜幕下铁堡的种种可怕之处他们也是知道的。而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仍然敢偷奸耍滑,可见他们躲藏的地方是有着一定安全性的“安全区”。这种地方并不是不存在的,在异变发生之前的铁堡,各个异类的势力都在山德的监控之下,他们的领地范围都有着模糊但是确实存在的界线,而为了不给自己惹上麻烦,对于那些处于领地交界处的敏感地带,反而会成为最安全的地方。

    可是显然近几日来的铁堡已经不是平时的状况了,那两个士兵认为的安全区域在现在连山德都会遇袭的铁堡街头就跟一个笑话一样。但是这并不足以引起法师的关注,真正让起司在意的,是这两个士兵的死因。

    “死因是窒息,直接原因是死者的呼吸系统和消化系统里都塞满了紫黑色的不明粘稠物质?”起司看着报告说道,“这是什么死法,我没有听说过什么东西会这么杀人。”

    显然,法师的问题也是正在困扰老城主的问题,沃夫城主略微摇了摇头,示意他也对杀死士兵们的凶手没有什么头绪。一般来说,死于黑暗物种的人身上少点什么倒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这种不仅身体器官没有缺失,反而还被灌满了奇怪物质的死法,确实十分的少见。这不禁让人对杀人者的目的产生怀疑,显然对方不是为了食物的原因杀死这两个士兵的,那么又会是什么人敢在这个时候做出如此怪异的举动呢?

    “嗯,听起来就像是什么东西拿这两个倒霉的家伙做痰盂,把自己的呕吐物都灌到了他们的身体里。”吸血鬼在一旁悠闲地看着自己的指甲说道。对于山德来说,这种情报分析的任务一直都不是他这个武斗派的吸血鬼该考虑的东西。

    法师皱了皱眉,血族的说法让他想到了什么东西。他将报告放回桌子上,对沃夫说道。

    “那两具尸体现在在哪里?”

    片刻之后,起司和山德就来到了城主宅邸的地下室,说是地下室,其实这里早就被沃夫改造成了他的实验室,作为施法者,虽然守护战巫的流派较为偏向实战,但是这并不代表着老巫师不需要一个实验的场所。而这座原本被当成私人监狱的城主密室,也就顺理成章的被沃夫利用了起来。而事实上,当带路的管家打开地下室的大门的时候,起司就这到这座地下室绝不仅仅只是一座实验室那么简单。这里很有可能是沃夫用来控制遍布整座城市的魔法纹路的中枢,虽然山德和老巫师都没有对这一点多做解释,可是起司隐隐的还是可以感觉到这里汇聚着的巨大能量。至于那两具死相怪异的尸体,此时就被安放在这里。

    “接下来就要麻烦山德先生带路了,根据城主大人的命令,我们不能进入更深层的区域了。”带路的管家在地下室的门口鞠躬说道。除了老城主本人以及他的学徒们,山德是唯一被允许进入地下室的人,而现在这个名单上又加上了起司。

    走下石质的阶梯,起司可以推测出这间地下室的深度要远深于寻常的地窖,不知道这个地下空间是本来就如此,还是在沃夫接手以后有意的增加了深度。

    “钢铁是魔力的不良导体,而混杂着各种金属的土壤也会让魔力无法传导,将自己的实验室修在如此厚的土层之下,看起来城主大人日常的研究课题恐怕并不安全吧。”走在后面的法师对山德询问道。

    “嘿嘿,你说的没错。虽然那个家伙本身因为流派的问题不能使用攻击性的法术,但是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如何弥补自己的短板。或者说,历代的守护战巫应该都在做着和他一样的事情。这间地下室是沃夫的实验室,他在这里研究那些魔像和其它类似的东西,所以待会不要到处乱走,那个家伙的造物对于迷路的客人可并不友善。”吸血鬼笑了几声,说道。

    得到了山德的提醒,起司也暂时打消了验证这里是不是铁堡魔力中枢的打算,他们很快就走到了地下室中,在穿过了两道由多种金属混合锻造成的合金闸门之后,法师和吸血鬼终于看到了那两具报告中的尸体。在尸体的周围,是负责采样和分析的学徒们,他们为了自己作为城主的老师来打理这些繁琐的工作。不过可以看得出来,饶是这些处理各种尸体都已经麻木了的学徒,在面对这两具尸体时也显得十分为难。

    负责这里的学徒很快注意到了山德,他朝着吸血鬼微微行了一礼,并上前询问血族来到这里的目的,在山德出示了沃夫随手写给他们的字条之后,那个学徒一脸解脱的招呼其他人离开这个房间,将尸体留给吸血鬼和灰袍法师。

    “这些小子,一听说可以不用管这里的事情之后一个一个跑的比兔子还快。”山德看着学徒们离开的走廊,说道。当吸血鬼转头的时候,他看见起司正在用带着手套的手触碰尸体高高鼓起的肚子。

    “做学徒的根本不想替老师处理这些杂事,他们恨不得赶紧回去看书或者做自己的实验,这也怨不得他们,每一个有传承的施法者都是这么过来的。”起司盯着尸体的脸,口中回应道。

    “听起来你也被老师这么支使过?”听到法师的话,吸血鬼饶有兴趣的说。

    “呵,我的老师觉得这种低级工作魔像做的比学徒好,所以他只会派遣我们去执行一些更有趣的任务。”露出复杂的表情,起司拿起放在一旁的乌鸦型面罩,示意吸血鬼过来帮忙按住尸体的手部。

    山德走过来照着起司的指示帮忙按住尸体,就在他想要继续刚才的话题,询问法师都被派遣过哪些“有趣”的任务的时候,起司拿起手术刀,划开了尸体的脖子。紫色的粘稠液体像是果冻一样从尸体的伤口里喷射出来,早有准备的法师灵巧的向后跳了一步躲开了飞溅出来的紫色物质,可是注意力还放在谈话上的吸血鬼自然就没有这么好运了。要不是山德及时闭上嘴巴,恐怕那些紫色液体会直接飞到他的嘴里。

    “你也拿个面罩带上,我们要解剖这两具尸体。”法师的声音从乌鸦面具下面传出来带着低沉的回响。山德无奈的用一旁的布巾擦掉脸上的紫色物质,也跟起司一样带上了面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