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问题
    在起司和山德两人还在铁堡的城主地下室里奋斗的时候,远在龙脊山以北的灰塔里却发生了一些之后让起司感到十分震惊的事情。

    “欢迎您回来,主人。”随着灰塔顶楼天文台地板上浮现出一个黑色的魔法阵,一个跟起司同样披着灰色长袍的身影出现在了早就等在这里的蓝**法仆从身边。这个人身上的灰色长袍和起司身上的如此之相似,但是如果一定要说区别的话,就是这个人身上的长袍上时不时的就会出现一些奇怪的花纹。这些花纹就像是活着一样在这件长袍上变换着。此时浮现在长袍上的就是一副不断流动的星象图。

    “起司那小子现在在哪?”那人说道,同时走到天文台中唯一的一把宽大座椅上坐下,这把有着华丽造型的椅子和这个人的身体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不过鉴于这把椅子本就是为了这个人量身定做的,所以倒也不用太稀奇。

    “起司少爷现在在铁堡执行成年任务。他昨天晚上跟一个上级魔鬼签订了一笔交易,顺便还得罪了……”蓝色的魔法仆从用低沉而空灵的声音回应着主人的问题。

    “停下。我只需要他现在在哪里就够了,其它的东西不必报告给我。如果他惹上了什么麻烦,他就得自己解决,我是不会帮他的。”挥了挥手打断了蓝色仆从的话,那个灰袍人说道。同时一团火焰从他长袍的底部升起,然后在长袍的胸口处消散。

    “是,主人。”蓝色仆从用它臃肿的身体微微向下颤抖了一下,好像是为自己的多嘴感到抱歉,“需要我通知其他少爷小姐们您回来的消息吗?他们都很担心您。”

    “担心我?呵呵,我亲爱的管家啊……你要多久才能分辨得出担心和忧虑之间的差别啊。我的那些学生们可不关心我是不是身体健康,他们只是想保证自己现在享有的资源还可以继续供给下去。”那个人靠近背后厚实的天鹅绒垫子里,笑着说道。

    “抱歉,主人。可是您当时只赐给了我用善意的眼光来看这个世界的能力。”蓝色的仆从说道。

    听到仆从的话,坐在椅子里的人止住了小声。他用低沉的语音说道。

    “是啊,你只是一场实验的产物罢了。就和……一样,我又何必跟你解释这么多呢?”那人看起来像是在自言自语,他的声音很轻以至于有些话十分的模糊。

    良久,那个人似乎从刚才低落的情绪中缓和了过来,他对旁边一直静静等待的蓝色生物说道,“去,把安莉娜叫过来。”

    蓝色仆从再次用颤抖表示了明白,然后它就暂时不动了。片刻之后,那个蓝色生物再次开口道。

    “安莉娜小姐已经收到了您的召唤,她很快就会过来。”

    果不其然,短短几分钟之后,穿着一身华丽礼服的安莉娜就推开了天文台的大门。她的目光也随之落在了宽大座椅中的那个身影。于此同时,一直有着血红双翼的巨大蝙蝠图案从那个人的背后飞了过去。只不过由于椅背的关系,没有人看见这一幕。

    “欢迎回来,老师。”对着灰袍人的背影,安莉娜关上门之后走到大概十步的距离行了一个提裙礼说道。

    “听说你帮起司分析了他采集到的瘟疫样本?”坐在椅子里的人说道,奇怪的是刚才那个蓝色的生物并没有向他提到这件事。

    安莉娜听到这话微微楞了一下,她没想到这个人回来后把自己第一时间找来竟然是问这件事。不过想到自己老师对于任务的苛刻要求,她又为这件事会不会导致起司的成年任务会受到什么影响而担心。略微沉吟了一下之后,她说道。

    “是的。我确实帮他分析了那些样本。”

    “哈哈,这个幸运的小子。他从来都没有意识到你跟我的其他学徒不一样,而就算是我这个你名义上的老师,如果想要找你帮忙,恐怕也不会这么顺利吧?”发出一阵夜枭一样的笑声,那个人的衣服上开满了白色和紫色交织在一起的骷髅花海。

    “您找我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些的吗?”安莉娜的眉毛皱了起来,她在那个人的话里听到了讽刺的意味。

    “不不不,当然不是。我只是有感而发罢了。起司这小子的身世本来就够不幸的了,他被我收为学徒就是更加的不幸,而得到你的青睐和庇护,或许是他这短短的生命中最大的幸运吧。亦或是……最大的不幸,你说对吗?”那个男人说道,然后不等安莉娜做出回应就继续说道,“我快死了。你看的出来吗?”

    本来安莉娜对于那个人的前半句话已经感到了气愤,但是那人的后半句话却让她愣在了原地。

    “你说,什么?你快死了?”一向以优雅而活泼的面目示人的安莉娜,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却带着难以掩饰的震惊以及深深的恐慌。

    “别这么惊讶,人总有一死。况且我已经比我的同龄人不知道多活了多久了。再说我也不会说完这句话就死掉,想把我从这个世界上带走,那还得有些年头。”那个人的声音依然平静,好像他在谈论的并不是自己的死亡。

    “可是,你不是……”安莉娜想要说什么,但是她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将后半句咽了下去。

    “没有什么好意外的,万物皆有终结之日。而且向我们这些跟真理打交道的家伙,能活的这么长已经是连我自己都感到奇怪的事情了。”那人说道,他平静的声音有着让人跟着一起平静下来的魔力。一艘航行在暴风雨中的船舶缓慢的穿过他的胸口。

    “而我之所以把你叫过来,我亲爱的安莉娜,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安莉娜疑惑的问道,她不知道关于这个人的死亡她有什么方法可以给予帮助。

    “你,愿意在我死之后接手这里吗?我是说,你愿意成为下一个灰塔之主吗?”那个人问道。狂暴的雷霆劈碎了那艘在风浪中挣扎的船只的桅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