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隐士
    起司他们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暮色又一次笼罩了铁堡的天空。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起司他们在醒过来不久就受到了来自沃夫城主的晚餐邀请,发来的邀请既然是晚宴而不是谈话,可见今晚城主恐怕不会再让几个人出去拼命了。这样也对,经历了昨晚的大战,就算今天贸然的再次步入黑夜恐怕得到的消息也不会更多。相反有效率的修整和总结情报反而可以找到一些当时忽略掉的细节。

    起司被带路的侍从领着离开了休息的房间,但是出乎法师意料的是,这个侍从并没有将他直接带到吃晚餐的地方,而是先带着他前去洗漱和更换衣物。而起司虽然不同意对方拿走自己的灰色长袍清洗,但是除了袍子以外的衣物却实在拗不过对方的执着进行了更换。这就导致了他在顶着一头梳理的整齐而光亮的头发,穿着一身做工考究的男士宴会礼服,身上还被喷洒了一些花露香水的情况下走入宴会厅的时候,除了沃夫城主和爱尔莎之外,其他的人第一眼都没有认出来他。

    当然了,比起司更早醒过来的另外三人也没有逃脱和法师同样的命运,身受重伤的杰克此时经过了城主的亲自治疗,虽然受伤部位还不便行动,但是也已经没有了大碍,此时这个家伙正在餐桌的一角风卷残云一般的吞食着沃夫城主为他们准备的食物。而在这个时候,他身上的烈锤军服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而相比起毫无形象可言的杰克,队伍zhong另外两位女性就显得要含蓄的多。虽然这也有可能是因为她们对于这个小餐厅里略显华丽的装饰和桌子上丰盛美味的食物感到有些无所适从。而她们身上的衣服自然也已经不是起司为了伪造身份为她们准备的佣兵打扮,原本只限于男性的军服经过城主府zhong裁缝的简单修改,穿在女性身上也能展现出她们的英wu不凡。再加上刚刚沐浴过的关系,爱尔莎她们的脸庞显得比平时更加的富有活力。

    看着自己同伴大变样的样子,起司也不由得有些发愣。沃夫城主端着两个酒杯走到法师面前,将其zhong一个装着琥珀色液体的酒杯递到起司的手上。同时压低了音量说道。

    “原本我是想给两位小姐准备礼服的,但是被她们拒绝了。不过现在看起来,烈锤的军服穿在她们身上也算得上是别有一番风情。”

    虽然被城主略带轻佻的话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起司还是保持住了基本的礼仪,他接过沃夫手里的酒杯,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虽然我很感谢您对我们的盛情款待,但是也不至于连衣服也要更换吧?”说着法师还环顾了一下四周,在这个明显是被用作私人聚会用的小型宴会厅里除了法师一行人之外,就只有城主和几个负责餐桌的侍从而已。除此之外并没有看到其它的客人。

    “哈哈,请不必担心。这只是我对你们为铁堡做出的贡献的一点小小的回报。而如果这个说法你不满意的话,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为了我接下来让你们去做的事的必要准备。”亲昵的拍了拍起司的肩膀,老城主表现的就像是一个和蔼的长辈。

    而既然对方提到了这是下一步行动的准备工作,起司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这在他眼zhong完全不必要的行为。和城主又简单的交谈了几句询问了山德的去向之后,起司也就和沃夫一起在餐桌前坐了下来。不得不说,紧邻着广袤的草原,铁堡的烹饪风格和苍狮王国的其他地区有很大的不同,从游牧民那里学到的烹饪手法和特殊香料在城主官邸zhong的厨师手里做出来和起司他们之前去的小店又是一种不同的风味,早已经饥肠辘辘的法师在入席之后也很快就被这一大桌丰盛诱人的食物所吸引,决定先优先满足自己的生理需求再说。

    见到起司安然无恙的出现在宴会厅里,爱尔莎她们也终于放心了下来,老板娘理所当然的坐在了法师身边,也加入了对于餐桌上食物的扫荡。不过有点出乎沃夫意料的是,爱尔莎和蒙娜从头到尾都没有向自己的男性同伴们炫耀她们新造型的打算,这和老城主这些年在铁堡宴会和大大小小场所zhong见到的那些女性的反应完全不同。然后沃夫久违的想起了那些曾经在他年轻时的冒险途zhong遇到过的女性同行们,对于这些常年在刀尖上跳舞的女性战士来说,虽然她们依然抱有着对美的追求,可是她们却并不像那些贵族的小姐们一样需要一件衣服或者一件珠宝来展示什么。这种纯粹而自然的态度让沃夫的眼里露出了些许怀念的神色。

    虽然餐桌上准备的食物已经足够支撑起一场十多人的聚会,可是在三个饥肠辘辘的战士和一个食量不逊于战士的法师来说,这点东西也就够他们补充起昨天晚上消耗的体力。很快,在几人满足的呻吟声zhong,餐桌上的食物已经消失的七七八八。

    “好了好了,看起来你们差不多已经填饱肚子了。”轻轻敲了敲酒杯示意几人注意,沃夫城主站了起来说道。

    “那么接下来我就要告诉你们我的计划了。”看到几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身上,老人满意的放下了酒杯,“几位都是对铁堡有恩的人。按理说我赠送给你们一些衣物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显然你们也已经注意到了,现在你们身上的衣服并不是为了战斗而准备的。而我既然也是一个施法者,对于实用性我还是很看重的,之所以会让各位穿上这样的衣服,也是和明天你们的任务有关系。”

    “任务?您是说明天白天会有任务给我们么?”起司问道。在法师看来这是很奇怪的事情,白天的铁堡应该还在城主的控制之内,这样的情况下又有什么样的任务需要交给他们来执行呢。

    “是的。而且这个任务至关重要。”老城主点了点头,但是当他注意到起司脸上的表情之后就很快解释道,“别担心,铁堡的白天依然还在我们手zhong。我要你们明天去做的事并不是去和什么东西战斗。”

    法师略微想了想,说道“恕我直言,虽然很感谢您对我们的礼遇,但是我们跟您之间的约定只限于调查什么人在攻击铁堡,如果您需要我们做其它的事情,我恐怕……”

    “别这么急着拒绝。我知道这件事和眼下铁堡的形势没有关系,但是我相信如果你们可以成功将这个人争取到我们这一边,对于调查工作会有很大的好处。”老城主说道。

    “争取?您是让我们去争取一个在铁堡里的人帮助我们?难道铁堡里还有您和山德请不动的人吗?”这次不等起司说话,爱尔莎就问道。

    “我恐怕是这样的,年轻的小姐。说来惭愧,这个人原本跟我们的关系还算不错,但是因为一些过去的问题,导致她虽然人在铁堡zhong却不会主动的出手帮助我们。”沃夫尴尬的挠了挠头,说道。

    “我能问问这位您需要我们争取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吗?”起司问道。他倒是不太关心城主口zhong的往事,只是他怀疑沃夫口zhong的这个人是不是真的能对调查起到作用。

    “当然可以。简单来说,她是一个隐士,而另一方面,狼行者这个称呼不知道你们有多少的了解?”老城主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