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门前
    虽然杰克提出跟上那只猎狼犬,但是起司阻止了他的行动。想要在如此复杂的地形中去抓一头由狼巫驯养的大型猎犬,除非身边有一些速度远超常人的存在,否则法师是绝对不会赞同的。带着难以掩饰的失落,“猴子”只得放弃了他的想法。不过起司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说。

    “别难过,待会我们去拜访那位隐士的时候一定会再见到那条狗的。而且可能还不止一只。如果我们能和隐士谈妥条件的话,或许让他送给你一只猎狼犬也不会是难事。”

    法师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没底,据他所知,狼巫驯服野兽的方法和任何种族都不相同,根据书籍上的记载,那些奇特的狼行者似乎拥有和犬类动物对话的能力。而且他们的对话不是像森林精灵那样去模糊的感受动物的意图,而是可以和那些动物切切实实的完成交流,这使得他们的动物伙伴与他们就像是朋友甚至亲人一样密切。

    狼巫的这种神奇的能力至今为止也没有任何一个法师可以复制或者深入研究。毕竟狼巫的存在对于狼行者来说太过于重要,想要让他们配合研究,就算本人同意,他所处的部族也绝不会答应。

    不过杰克可不知道这些,听到起司的话之后,这个猎人之子一下子又开心了起来。想到自己有机会得到一条猎狼犬,“猴子”对于说服那位隐士的活动变的十分的热心。

    贫民窟的面积并不大,虽然其中错综复杂的小路和毫无规划可言的建筑让这里宛如一座迷宫,但是知道具体方位的起司等人还是很快的就找到了那位隐士的居所。从远处看过去的话,这座和周围建筑物以一道石墙区隔开的小房子是如此的格格不入,它看起来更像是那种会被建在密林深处的女巫居所,而不是一位生活在人口繁杂的铁堡贫民区的隐士的房子。这座小房子只有一层,从外面看来其中的房间不会超过三间,房子的周围有一块庭院,隔着高度达到成年男人胸口的石墙可以看到庭院中的一棵大树,那看起来应该是一棵苹果树。春风还没有从更南部的地方吹到铁堡,所以这棵苹果树上并没有叶子,光秃秃的枝丫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只朝向天空的怪手,让人看了就觉得不舒服。

    “这房子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吓人啊?”爱尔莎在一旁小声的说道。她身边的杰克和蒙娜也赞同的点了点头。

    面对着充满了恐怖氛围的一幕,起司反倒是笑了笑,他用同样的音量回复到。

    “别怕,这只是一种暗示,看来这位隐士已经知道我们来了。”

    说完,法师就大踏步的走到木质的院门前,轻轻的用手敲了几下门。

    “您好,我们是受沃夫城主之托来此请求您的帮助的。请问我们是否可以进入?”

    没有人回应法师的问候,这条小巷似乎在贫民区也算得上偏僻,此时除了起司他们之外,周围并没有行人路过。就在法师打算再次敲门的时候,一声略带惊慌的喊叫从他的背后不远处传来。

    “小心!你身后!”老板娘的声音有些颤抖,好像法师的背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起司听了同伴的警告略微皱了一下眉头,他没有感觉到什么东西接近了自己,但是当他回头的时候,法师才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五六只大型犬类已经将他包围了起来。这些狗的体型普遍偏大,很明显都是可以作为猎犬而使用的犬种,而虽然法师不能像杰克那样叫出它们每一只的品种,但是光看它们身上流畅的肌肉曲线,起司也知道这些狗不好惹。

    “别动,你的动作会被当成是挑衅,也别试图恐吓它们,这些都是生性凶猛的犬种,它们不会被你吓到的。”看到法师想要把整个身体全部转过来,杰克赶紧提醒道。

    收到警告的起司赶紧停下自己的身体动作,在这个距离下法师毫不怀疑只要这些猎犬一拥而上分分钟就可以咬断他的脖子,而在这种情况下,法师能够自保的手段并不多。看着那些大狗嘴角垂下来的口水,起司觉的这些猎犬什么时候冲上来都不奇怪。就在法师和这一群猛兽僵持不下的时候,那些狗却好像听到了什么一样,将头一起转向了老板娘他们那边。

    只见“猴子”将手指放在自己的嘴角,像是在吹口哨一样用力的呼气,可是他的嘴里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但是那群猎犬却像是被他的声音吸引了一样,眼睛死死的盯着杰克,从那些狗的眼神里,起司隐隐约约看到了瑟缩,好像杰克正在做什么让它们十分害怕的事情一样。

    “够了,别再吓我的狗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院门的后面传了出来。从这个声音上来判断,这个自称这群狗主人的人应该是一位老太太。而随着这声气急败坏的呵斥,在起司面前的院门也分左右打开,出现在几个人面前的,确实是一个穿着带有碎花图案衣物的老妪。毫无疑问,她就是起司此行的目的所在。

    见到这位狗主人,杰克也停止了他的所为。一行人看着这个满脸怒气的老女人将挡在门前的起司推开,逐一去安抚那些大狗,她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在安慰被人欺负的孙子一样。

    “您好,我们是……”法师说道,然而他的话刚出口就被打断了。

    “我知道你们是谁,也知道你们来干什么!你身上魔法的味道我隔着半个铁堡也可以闻得到!”带着不满的语气,老人气愤的说道。同时还狠狠的瞪了起司一眼。

    “呃……”法师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脸,被对方这么一打断,他准备了一路的说辞都被卡在了喉咙里。不过幸好老人在瞪了他一眼之后就没再管他,转而对在一旁的杰克说道。

    “你这个小子挺有本事的啊?敢吓唬我的狗?这一手你是从哪里学来的?”

    看着老人因为愤怒而扭曲的五官,杰克不知怎的就感觉自己好像是个做错了什么事的孩子,他低下头回答道。

    “我小时候怕狗,是我父亲教给我的。他说这样吹出来的声音可以让狗害怕我。”

    “你父亲?你父亲是干什么的?”老太婆问道,她的语气像是在审问犯人。

    “我父亲是龙脊山的猎人,最好的猎人……”杰克回答道。

    “猎人?哼,你们几个,都先进来,别站在门口让人家看笑话。”不知原因的冷哼了一声,老人带着那些大狗率先走入了院子里,在她身后的起司等人相互看了看彼此,尴尬而沉默的跟了上去。他们隐约感觉到,这位隐士似乎和他们之前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