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轮回
    隐士的小屋中,起司和爱尔莎蒙娜三人将杰克挡在后面,与相距不过五步距离的狼巫老人和她的大狗们紧张的对视着。在这个距离上起司他们完全没有办法躲避或者抵抗对方的攻击。不论是那些凶猛的猎犬,还是可以免疫大部分魔法的狼巫都可以轻易的将一行人撕成碎片。不过好在就在法师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对方却主动放弃了动手的打算。

    老人看到起司他们的动作,脸上的表情从狰狞的威胁变成了微笑,这微笑中并没有嘲讽的意味,反而却有几分慈祥的神色。而随着主人情绪缓和下来,那些猎狗也都安静了下去,它们又一次伏在主人的脚边,充当起了宠物的角色。当这一切过了两分钟之后,起司才确定对方真的不会在这里和他们动手,于是也为自己刚才的夸张反应感到有些局促,法师示意同伴将武器收回去,然后再一次坐了下来。脸上的神色不太好看,任谁发现自己的处境安全与否都握在对方手里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都不会太好。

    “好了,只是一个小小的测试罢了。我只是想看看你这个巫师是不是把其它小家伙们当成是挡箭牌而已。”老太婆说道,“现在看来,至少你和沃夫那个家伙一样,虽然藏头露尾的,可是还算有种。”

    听到对方的话,起司感到了有些错愕,法师说道。

    “所以您刚才说的都只是为了测试我们?”如果对方点头,那意味着关于杰克血脉的那些话都只是为了让法师他们误以为狼巫要攻击杰克的幌子而已。

    “那倒不是,这个小子身上确实流着霜魔的血,而且裂骨氏族也确实毁灭了我的部族。”老人接下里的话让起司刚放松下来的肌肉又再次紧绷起来。

    “不过你们也不必感到太紧张。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这个叫杰克的小子虽然有着裂骨氏族的血脉和姓氏,但是不用我说你们也能看出来,他现在怎么看都只是一个人类罢了。你和沃夫甚至那只蝙蝠都发现不了他血脉中的秘密,这就说明了他已经是一个混杂了微弱霜魔血脉的人类,而不是一个披着人类外表的霜魔,要不是我对那个该死的血脉有着特别敏锐的嗅觉的话,我也不会注意到那几近消逝的气味。”说着,老人讲一条毛毯盖到自己的身上,眯起眼睛。确实,起司和杰克同行了这么久都没有觉得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而沃夫城主如果察觉到杰克身上的血脉也绝不会让他来见老太婆以免搞砸这次成功率本就不高的会面。

    “换句话说,您不会因为杰克身上的裂骨血脉而难为他了,对吗?”法师问道。虽然刚才对方的话几乎就是这个意思,但是起司觉得还是让隐士亲口承认比较保险。以狼行者的性格,只要她回答是的,那么“猴子”身上的问题也就不算问题了。

    “呵呵,我可没这么说。虽然这个小子不必为了裂骨氏族的过往而送命,但是我也不是善人,一个流着毁灭了你全族血脉的人,你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吗?”老人说道。

    起司的眼皮跳了一下,虽然对方这话里的意思看起来不会要了杰克的命,但是法师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杰克拍了拍起司的肩膀,用手势示意了法师一下,让起司不要在他的问题上过分纠结,先优先完成城主的委托。法师点了点头,他这才想起来此行的目的不是为了寻找杰克的身世,寻求眼前这位老人的帮助才是重点。

    “那好吧,我们先不说这个了。我们此次前来的目的想必您也十分清楚,不知道您是不是可以给我们一个答案,如果有什么要求也可以先提出来。”法师说道,他的姿态已经摆的非常低了,甚至还怂恿对方开出一些条件来。以起司的角度来看,此时当务之急是找到幕后的主使者,只要得到了他想要的消息,法师完全可以马上带着同伴离开铁堡。

    “是吗,只要我答应帮忙,你就答应我的条件?”虽然老人的眼睛只是半睁着,但是起司却从那双眼睛里感受到了野兽在观察猎物一般的眼神,“好吧,要我出手也不难。而我的要求也只有一个,你们待会把那个叫杰克的小子留下来陪我吃个午饭就行。”

    这莫名其妙的要求弄得法师皱起了眉头,对方刚才才答应过不会杀死杰克,此时却又开出威胁意味这么明显的条件,到底是什么意思?虽然对狼行者的行事风格不能说全无了解,可是起司总觉得眼前的狼巫和他认识的狼行者有着些许的不同,而正是这不同的存在,让起司难以洞悉对方这么做的目的。

    然而就在法师还在思考推敲的时候,杰克却已经开口了。

    “我答应您。我愿意留下来陪您吃饭。”“猴子”说这句话的时候十分轻松,好像他只是在答应一个孤苦无依的老人共进一餐的请求,而没有意识到对方是和自己有着血仇的狼人。

    “很好,正好时间也快到了。厨房里还有些材料,你去做午饭吧,至于你们,回去告诉沃夫我今晚会出现在战场上。”老人对杰克指了一下厨房,然后开始赶起司他们离开。

    虽然法师并不放心将杰克一个人留在这里,但是在老太婆和她的猎犬们的驱赶以及杰克本人的示意之下,三个人还是不得不离开了这间小屋。老人的大狗们像是护卫一样目送着法师他们沿着来时的小路离开,然后静静护卫在小屋的周围,似乎屋子中正要发生什么重要的事情。

    随着炊烟从厨房的烟囱里飘出,杰克很快就将着一盘沙拉,一锅肉汤和一些面包放到了客厅的桌子旁。然后帮老人讲椅子挪到桌子边,他做这一切都是如此自然,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眼前的老女人有着可以撕碎自己的可怖力量。看到杰克的举动,老人满意的坐在了桌子旁,然后对站在一旁的“猴子”说道。

    “我的卧室里还有一把椅子,把它搬出来。”

    杰克听了乖乖的打开那扇木门,走到卧室里又搬出了一把小一点的椅子。将这张椅子放在餐桌旁,他也坐了下来。在老人的咀嚼声中,两个人没有多说一句话将餐桌上的食物一扫而空。吃完了饭之后,杰克将餐具收拾到厨房中,作为猎人,经常要孤身一人在森林中生存,对于洗涤餐具这样的工作杰克并不陌生。当他再次回到客厅时,他发现老人依然坐在餐桌前,“猴子”自觉的坐在了隐士的面前,等待着对方说出把他留下来的真正目的。

    良久,老人终于开口了。

    “我的名字叫露易丝,住在附近的人会叫我露易丝太太。而作为狼行者,我的名字是露易丝.亚历山大。亚历山大部族的最后一个狼人。”

    杰克点了点头,示意他在听露易丝太太说的话。

    “而我留下你的目的,也是因为从你身上我看到了一个荒唐可笑却又真的发生了的预言。那个预言是我年轻的时候别人告诉我的,那时的我一心想要找到裂骨氏族报仇,通过占卜找人一向是快捷的方法,但是我却遇到了一个奇怪的巫师,那个巫师没有告诉我裂骨氏族的所在,却跟我说……”狼巫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他说了什么?”杰克问道。

    “他说,亚历山大会从裂骨的血里重生。”老人说出这一句的时候,眼睛猛地睁大,那双眼睛绝对不应该属于一个人类,那是一双狼的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