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再战(上)
    如何消除恐惧?或者说怎样让你从战栗当中找回自我?这个问题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有着不同的解答。那些身经百战的战士会说相信你的武器和同伴,那些心怀信仰的人会说感受来自上天的指引,而对于起司来说,消除恐惧的唯一办法就是了解恐惧。他一直认为,只要你了解了你所恐惧的事物,你熟悉它的一切变化和行动,那么你就再也不会害怕它。所以法师面对那些令他胆怯过的事物的时候,他并不会选择逃避或者盲目的对抗,他选择去试着理解到底是什么让自己感到恐惧。

    这样的习惯让起司曾经多次深陷险境,但是却也让他在那些恐怖的经历中获得比其他人更多的收获。而当面对着那些拥有着扭曲形体的敌人的时候,虽然巨狼的吼声已经解除了几个人身上不正常的恐惧,但是光是那些骑士怪异的形体也已经足够让人胆寒。这也导致了爱尔莎和蒙娜在面对敌人时虽不至于向之前那样毫无战斗的**,可是不自觉向后倒退的步伐也暴露她们心里的畏惧。

    与之相对的是起司的表现,面对那些以无声奔袭而来的骑士,法师选择了向前走去。他也不是不怕,事实上,起司心中的畏惧比老板娘他们也不会少多少,但是法师更加不能接受的是这种因为无知而产生的恐惧,他迫切的想要了解自己恐惧着的事物,了解它们的起因,了解它们的结果,了解……它们在解剖台上的样子!

    “呼噜。”看着无意识的走到自己身边的起司,灰色巨狼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以露易丝的眼力,她能够看得出来起司此时的精神状态并不正常,如果说畏惧是人类为了保护自己而衍生出来的机制,那么法师此时的样子就是对这个机制的错误回馈。胆小者固然令人无奈,可是像是此时的起司一般因为恐惧而陷入了某种更加糟糕状态的人却十分危险,在狼巫的记忆里,她记得这种人有一个共通的称呼,狂战士。

    一个有着狂战士性格的施法者?真是一个有趣的结合。露易丝如此想到。而她可以有闲暇思考这些东西的时间也很快消失了,随着那些骑士离得越来越近,巨狼的身体慢慢进入了战斗状态,她的脊背弓起,肌肉蓄积着力量,准备在敌人进入攻击范围的时候让它们感受一下来自狼行者的力量。

    铁堡的街头,两支沉默的队伍以同样安静的姿态碰撞在了一起。就如同之前山德做的那样,这些骑士虽然看起来不像是任何的生物,但是它们确确实实有着自己的实体,而既然如此,巨狼恐怖的力量就足以让它们在接触的瞬间人仰马翻。相比起吸血鬼化身成的黑熊,狼巫的狼形态显然更加的适合战斗,与血族单纯的模仿不同,这种经过无数岁月洗练下来的战斗形态是每一个狼人都融入本能中的机制,甚至比起以人形战斗,狼行者们更加擅长驾驭这样的身体。

    横扫而过的前爪将冲在最前面的战马从膝盖以下彻底打断,巨狼无比的力量和速度甚至没有让对手有一丝一毫的反应时间。如果说起司他们因为顾忌对方那怪异的形体上有着什么麻烦的诅咒或者魔法,那么露易丝在攻击这些家伙的时候可是没有丝毫的顾虑,魔法免疫的狼行者在进攻时完全不必在意对方身上附着的东西。而在巨狼在畸形骑士的阵型中肆意冲杀的时候,起司也和少数几个离狼巫较远的骑士战到了一起。

    低头闪过带着低沉风声的骑士剑,法师可不像狼行者那样有着掀翻一人一马的力量,但是这不代表着起司不能够给对手造成麻烦。冷冷的哼了一声,起司手中的单手剑划过一道银月一般的轨迹,看他砍击的位置赫然正是对手坐骑的后腿。可是事情却并不如起司想的那样自然,随着如同砍到了熏制过的皮革一样的声音,法师手中的单手剑并没有给战马带来任何伤害,反而从右手中传来的反震让起司的重心变的不稳起来。

    “嗡!”步兵和骑士交战的时候最忌讳只盯着眼前,因为如果你不全力的去观察四周,你就难以把握下一个敌人会骑着快马从哪个方向将手中的武器送入你的身体里。现在的起司明显就犯了这个错误,在他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一次徒劳的攻击的时候,来自左侧的骑士挥舞着钉头锤朝着法师的脑袋砸了过来。沉重的武器加上战马的速度,钉头锤上的尖刺破开空气时发出的声音就是死神的呼唤。

    起司听到了这可怕的声音,他本能的想要侧身躲过这一击,可是刚才被法师试图砍翻的那匹战马上却伸出了一条触须拉住了他的右臂,这条触手上的力量是如此之大,以至于起司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没有办法挣脱。眼看着那把钉头锤奔着法师的面门袭来,此时的起司却是避无可避。

    “给我滚开!”一声强烈的不似人类的咆哮从耳边传来,随之而来的就是一条人形的黑影阻挡在了法师和骑士中间。这个人绝对不是爱尔莎或者蒙娜,先抛开声音不提,从背后看去,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至少有两米高,他比起司认识大大多数人类都要高上一头!

    虽然一时之间没有认出这个人的身份,但是这并不妨碍法师目睹那个人的所为,只见面对来势汹汹的骑士,那个人只用一只手就止住了钉头锤的冲击!他竟然握住了高速冲击中的骑士手中的锤杆,而且做出了如此违背常识的一幕,这个人的手居然就这么稳稳的停住了,既没有被锤杆上带着的冲击力打碎骨骼,也没有整个人被打飞出去,他就这么站在了原地。

    而既然这个人站在了原地,那个被他握住了武器的倒霉骑士自然是成为了遭殃的那一个。武器被对手握住,速度带来的冲击力自然而然的就作用在了自己的主人身上,来不及放开的锤柄像是铁锤一样重重击打在骑士的胸口,虽然那里已经不再是人类的血肉,可是这巨大的力量依然让它的身体塌陷了下去,飞溅出来的血肉碎末和脓水如同绽放的烟火一样剧烈。骑士竟整个人被挂在了自己的武器上。

    失去主人的战马依然保持着冲势向前飞奔着,在骑士和战马相接的地方,有着明显被撕裂开的伤口,看来在这个人的“帮助”下,这一人一骑又一次分裂成了两个个体。

    “吼啊!”发出一声非人的吼叫,那个人将手中的武器连同上面挂着的骑士一同扔向地面。此时起司才看清,那个人的手根本就不是人类的手掌,而更像是那边露易丝化身的巨狼的狼爪。并且,之前法师以为是因为光线问题看不清这个人的身体细节,此时再一看原来那个人身上除了衣服的部分,原本应该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密布着黑色的绒毛,怪不得刚才法师只能看见一个黑影闪过。

    虽然可以肯定之前并没有见过一个这样身形的人,但是起司在看着这个人的背影的时候心中却无端的有一种熟悉感,只是在战场上他也无暇去深究这种感觉。因为下一波骑士的冲锋已经来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