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次品
    在沉默中,时间给人的感觉总是很慢,就在其他人都等的快有点不耐烦的时候。起司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结果。在经过了几处细节的对比和更细微的解析之后,法师找到了一些东西足以论证他之前的假说,而这个假说也可以解释在铁堡或者更早以前几人遇到的一些情况。

    “这些家伙是鼠人病毒的失败品。”起司将手上的手套摘下来,随手一挥一股橙色的火焰就吞没了这双沾满了扭曲骑士身体器官残渣的一次性道具。

    “鼠人病毒?那是什么?”虽然山德已经听法师解释过在萨隆伯爵领发生的事情,可是露易丝却是第一次听说鼠人病毒这个新奇的称呼,狼巫皱着眉头问道,这种一听就会带来大规模人口破坏的东西可不会让人开心起来。

    虽然可能由山德出面解释会更加简单,但是看着吸血鬼一副看风景的样子,法师也知道这个时候是没法指望他了。当下简单的将鼠人瘟疫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下。听完这些的露易丝脸上的表情变的凝重起来。

    和血族不同,狼行者采取的是较为积极的处事原则,所以一个正常的狼人部族,其成员很可能遍布各种行业,他们很乐于在人群中隐藏自己,也因此可以比那些故步自封的对头更早嗅到危险或者机会的味道。别看露易丝对外的身份是隐士,可是这许多年来她一直作为贫民窟中的医生和解答一些疑难问题的智者身份来融入普通人当中。生活在铁堡贫民窟的小孩子都知道受伤了就去找露易丝奶奶,而老人做的樱桃派也是他们童年里最甜的回味。

    这种融入是双向的,虽然狼行者不是人类,但是他们拥有的感情和普通人无异,尤其是像露易丝这样失去了部族的落单狼人,她几乎已经把贫民窟里的人当成了她的第二个部族。而瘟疫,这个时代中瘟疫的出现就意味着大量的死亡,很多原本人声鼎沸的城镇在瘟疫席卷而过之后恐怕也只剩下了老鼠和蟑螂。普通的瘟疫都有如此威力,更何况这种鼠人瘟疫根据起司的推测还是某种被人为设计出来的魔法瘟疫。老狼巫想到这里身上的气势变的有些不一样了。

    “你说让这些家伙变成这样的东西就是你说的那个什么鼠人瘟疫?可是我也没觉得他们的样子像老鼠啊?”露易丝问道,确实,虽然这些骑士的身体被扭曲变形,但是在他们身上并没有看到任何类似老鼠的或者鼠人的变化倾向。

    “所以我才说这些家伙是失败品,或者说他们身上的瘟疫病毒是失败品。和完成的鼠人病毒不同,这些尸体上的病毒并不具有传染性,而且也没有鼠人病毒那样完全将受害人变成另一种生物的能力,病毒只是单纯的破坏了原有的身体结构,然后用魔力驱使着宿主变成了这样畸形的怪物。”起司解释道。他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也是觉得这些骑士的样子有一些类似那些在变异中的鼠人,只是显然在铁堡发现的这种病毒尚且处于比较稚嫩的状态,很有可能是早期的试验品。

    “那么,也就是说把这些倒霉的巡夜骑士变成现在这样的人也是造成了萨隆伯爵领瘟疫的人喽?”露易丝继续问道,从起司刚才说的来看,这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

    听到狼巫问出了这个问题,山德也不自觉的靠近了两步。如果法师认可了这一点,那么就意味着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个可以开发出鼠人瘟疫这样完成度极高的作品的组织或者个人。从这个早期试验品都有如此威力来看,会和这样的对手战斗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我想这倒不会。”然而起司却摇了摇头,他继续说道,“从这些骑士的情况来看,我觉得他们身上的病毒应该是被人注射进去的,这样不论是谁都可以将他们变成这幅模样。而且,你们还记得它们是怎么出现的吗?”

    “我记得它们是突然从阴影里出来的。”爱尔莎说道。这些扭曲骑士的登场方式太过震撼,老板娘记得很清楚。

    “这就对了,这些家伙说到底也只是被病毒感染了的人类,并不会什么法术它们的出现方式太过于诡异,我觉得很可能是制造了它们的人故意把它们送到了我们面前。”法师说道。

    “还有一点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我们见到这下家伙的时候会那么害怕?这次要不是露易丝在这里,恐怕我们的情况也不会比昨天好到哪里去。”山德说道。他对于见到这些扭曲骑士时不正常的恐惧感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在吸血鬼的记忆里,哪怕是面对黑血家族的那位老祖宗的时候他都不曾害怕到完全没有办法反抗。这已经超越了寻常魔法能带来的效果,就算改造这些骑士的并不是瘟疫的散播者本人,可是可以释放这种力量的人也一定十分的危险。

    “这个我想可能只有找到那个施法者才有办法解答。但是既然我和露易丝女士都没有在铁堡里感受到那么可怕的魔力反应,我倾向于这是一种我们不理解的体系中的法术。你知道的,不被人知晓的东西往往最为恐怖。”起司猜测道。确实,如果铁堡中有可以超过黑血真祖那种存在的可怕施法者,没有理由自己和狼行者都对其视而不见,就算他使用的是不同体系的力量,也不可能可以做到无声无息才对。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觉得要注意一下。”法师又说道,“昨天晚上山德昏迷的额时候有一个多足女士的教徒袭击了我。这样的人在铁堡内很多吗?加上之前被疫魔杀死的人,我们敌人的构成可能比我们想的要复杂。”邪神信徒,这是一个像蚂蚁一样令人厌烦的存在。他们数量庞大,而且发展迅猛,每一个邪神信徒都是脆弱的,因为在没有邪神加持的情况下他们就是普通的人类,但是每一个邪神信徒也都是危险的。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掌握了怎样的咒术,就像是昨晚起司对抗的那个女祭司一样,一个可以不通过祭坛和法阵这些外在布置就请来邪神意识的信徒可以说就是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的高爆炸弹,如果他们的数量众多,且都掌握着这种危险的术式的话,起司可不打算与他们作战。因为那完全得不偿失。

    “邪神祭祀?”听到这个信息,露易丝刚刚舒展开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铁堡可没有那种东西。但是我昨晚确实嗅到了那些世界之外的东西的味道。蝙蝠,你最好解释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