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同门
    起司找到的地方其实离山德的家并不远。那里是不知道那个铁堡贵族的一栋别墅,和山德的宅院有着广阔的院子不同,这栋别墅一看就被自己的主人抛弃了许多年的样子,苍翠的藤蔓植物已经将这栋小别墅的外墙覆盖了大半部分,而且大有继续扩散的趋势。站在这栋别墅的围墙外,山德看着生满锈迹的铁门后胡乱生长的杂草,说道。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的所在?他活的可是够随意的。”由于之前起司已经将这个人已经受到重创的消息告诉了山德他们,所以吸血鬼一边说着,一边就准备打开这扇基本已经失去作用的铁门。

    “等一下!”法师却制止了山德的行为,起司此时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扭曲,这感觉就好像是他已经知道了什么东西,而且那东西让他十分的……呃,熟悉。没错,虽然法师在来的路上就已经隐隐感觉到了某些东西,可是当他真正站在这里的时候他才可以肯定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强烈的违和感。

    “怎么了?”山德停下了手头的动作转头看向起司,不得不承认法师这一嗓子把吸血鬼着实是吓了一跳,如果不是起司脸上的表情不像是看到了什么危险的东西,他恐怕会直接选择展开战斗模式。

    “你那样会触发铁门上的警戒的。虽然我想那家伙多半已经知道我们来了,也应该不至于下死手。可是我可不敢保证他在门上做了什么手脚。”说着起司的脸上露出厌恶的表情,显然是想起了之前被恶整的经历。

    法师走到那扇铁门前,念诵了一段拗口的咒语。那扇看起来随时都会散架的大门就这么自己向两边打开了。可是就在山德打算进入庭院的时候,露易丝却拦住了他,并且用下巴指了指起司,示意法师的施法还没有完成。果然,随着起司在大门开启后并没有停止念诵咒文,而是换成了另外一种语调再次开始吟唱,而随着这一次的念诵,一道微不可查的暗红色细线从空中一闪而逝。

    “这是什么情况?”由于吸血鬼并不能理解起司正在做的事情,他只能转而求助于露易丝,狼行者的眼睛可以轻松的将那些带有非自然痕迹的东西和普通的事物分辨开来。

    不过能看到不代表会回答,面对山德的问题,狼巫并没有回答的打算。露易丝显然还没有和山德和解的打算,老太婆将脸一别,摆明了就是不会和吸血鬼交流的态度。如果是之前,那么露易丝的反应就让其他人无法继续询问下去,但是现在在场的狼行者却不止一个,所以山德在询问狼巫无果的情况下将视线转到了杰克身上。这个今天才被转化成狼行者的人虽然还不能熟练掌握狼人的各种能力和技巧,但是像是视觉这种东西,就算他想看不见都不可能。

    “小子,既然你们家老太婆不愿意说,你来告诉我们那个灰袍小子在干什么吧。”一只手搭在杰克的肩膀上,山德用略带威胁的口吻说道。耳听到吸血鬼的话,蒙娜和爱尔莎也把目光转向了杰克,她们对于起司现在正在做的事也十分的好奇。

    “额,好吧。”在暗中询问了一下露易丝能不能把情况告诉其他人并且得到“你随意”这个答复后。杰克还是决定把法师正在做什么告诉同伴们,毕竟虽然他现在对自己的过去感到很陌生,可是内心深处他还是对自己还是人类时的同伴抱着一定的信任和好感,“起司现在做的事简单来说就是开门。从我的视角看过去,这座建筑的外围被四条颜色不同的线环绕了起来,而起司正在做的,就是将这些线安全的切断。目前他已经切断了黑色和红色的线,还剩下蓝色和绿色的,啊,蓝色的也断了。”

    虽然杰克在努力的解释,但是由于他也只是直观的看到了散发着光芒的扭曲线条,“猴子”本身并不理解那些东西,只是狼行者的直觉告诉他不管那东西是什么,它貌似并不能伤害自己。因此,包括山德在内的三个人听了杰克的解释之后非但没有理解起司正在做的事情,反而变得更加迷惑了。

    “唉……听好了杰克,你看到的那四条细线分别代表了四种诅咒,四种颜色代表它们来自于不同的施法体系。不过对于我们而言,那些诅咒都只是毫无效力的东西,但是如果你贸然踏入进去,也必然会引起施咒者的警觉。”露易丝开口说道。虽然并不愿意为山德解释,可是现在的杰克是狼巫唯一的族人,为了培养这位亚历山大氏族唯一的希望,她不得不抓紧时间将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他。

    “是的,我明白了,露易丝奶奶。”谦卑的低下头表示自己记下了对方的话,被转化成狼行者之后,杰克对于狼巫的感觉就变的十分亲近。虽然从理智上来说,这个将他前半生所有情感抹掉的人本应该是他憎恨的对象,可是狼人的血却让他对自己的转化者抱有着异样的尊敬和好感。

    “等等,你说这个破屋子外面被人设了四道诅咒?而且还是用不同方法施展的?见鬼,这是多疯狂的人才会这么干?”与完全无法理解的老板娘她们以及满不在乎的狼行者们不同,山德可是明白诅咒这种东西是多么的可怕的存在。要知道,将人转化成吸血鬼或者狼人,其本质上也不过是一种高级的诅咒而已。诅咒这种东西是极为的危险的法术类别,不论是在哪一种法术体系中,诅咒的使用者都是极为危险的。如果说和魔鬼打交道时要谨慎自己的语言,那么和擅长诅咒的施法者交流的时候,就要时刻绷紧你的神经,或者为了将风险降到最低,你最好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因为你的每一个动作,都有可能成为诅咒触发的媒介。

    “别担心,虽然我一直认为那家伙的脑子有问题。但是目前看来他应该是我们这边的。”就在吸血鬼发出惊叹的时候,起司已经处理完了围绕着这栋建筑的所有咒术,他转头对山德说道。

    “我们这边的?可他不是入侵你梦境的那个人吗?”吸血鬼皱起了眉头问道。他还记得起司带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寻找那个入侵他梦境的家伙,而且听法师的话,他和那个入侵者之间并不熟悉。

    “当然不是,这个下诅咒的家伙只是比我们先一步找到了那个入侵我梦境的倒霉蛋,而既然那个倒霉蛋已经落在了他的手里……”说到这里起司翻了一个白眼,“愿他信仰的东西能带走他的灵魂。”

    “你认识这个咒术师?”吸血鬼问道。

    “当然,虽然我真的不想认识他。可他和我有着同样的老师,完成过大量相同的课程。”起司说着带头走入了杂草丛生的庭院。

    “简单来说,他是我的同门。”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