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咒鸦
    除了设在大门口的魔咒,这栋别墅的其他地方倒是完全不设防。起司原本还以为需要将大门暴力破坏,却没想到正门干脆就没有完全关上,看来现在占领了这栋建筑的人对自己的诅咒十分自信。不同于山德装修的华丽而优雅的居所,这栋荒废了许久的别墅中并没有那些价格高昂的装饰品,推开大门能看见的就只有一张朴素的木桌,桌子上的烛台,坐在木桌边喝茶的灰袍人,以及桌子不远处的灶台,看来这里的主人很享受烹调的乐趣。

    “所以,这家伙就是你的同门?”吸血鬼站在起司的身边问道。虽然那一身标志性的灰袍让这个人的身份有了一些保证。可是山德怎么也不能把这个一脸悠闲惬意的青年和布置了四道连锁诅咒的咒术师联系到一起。要知道,在所有的法术中,诅咒要付出的代价是最大的,那些精通诅咒的人往往早就把自己身上诸如相貌,嗓音等等那些不太重要的东西抵给了魔鬼或者其他什么存在。这也是为什么传说故事里女巫或者巫师大都相貌丑陋的原因。

    法师并没有着急回答吸血鬼的问题,他径直走到桌子的另一边,坐在了那个人的面前。一言不发的看着他,起司知道这个人绝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在这里。

    “你来了?我本来以为你会来的更快一点。”虽然坐在幽暗的环境中,照明只有桌子上插着三根细长蜡烛的烛台,可是这个青年的脸孔在昏黄的烛火下却丝毫不会让人觉得恐怖,反倒是会凭空生出几分亲切之感。这个人似乎天生就有一种特殊的亲和力,如果你处于无助之中而急于寻求别人的帮助,那么在众多的陌生人当中你一定会选择他。

    这个时候其他的人在见到没有危险的情况下也走进了一楼的大厅,但是就在爱尔莎他们想要靠近一点以保护起司的时候却被山德和露易丝联手拦了下来。狼巫和吸血鬼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凝重,似乎那个同样披着灰色长袍色青年随时会变成恐怖的怪物。

    “你看到了什么?”山德小声的说道。他问的是露易丝。

    “很模糊,但是我确信我看到了一只站在枯枝上的乌鸦。你呢?”面对这个神秘的青年,露易丝也暂时顾不上和吸血鬼对立,她用同样微弱的声音回答道。

    “差不多,不过我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和一双白色的眼睛。”山德说道。

    “他们在说什么,什么乌鸦眼睛的?”蒙娜紧张的拉了一下杰克的衣服,虽然明知道这个同伴已经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人了。但是固有的习惯还是很难一下子改掉,面对这种诡异的情景,女战士还是下意识的就去像战友询问。

    “我想他们应该是说那个人给人的感觉。你知道的,我们和普通人类看世界的方式并不相同。”杰克回答道。只不过他言语中将自己从人类的一方区别开来让人感觉十分的别扭。

    回到桌子这里的两人,当对方开口寒暄之后,起司并没有着急回答,而是用桌子上的空杯子也为自己倒了一杯红茶,轻轻吹了两下之后喝了一口。在仔细的品味了一番茶水的味道之后才缓缓开口。

    “说吧,你出现在这里是不是代表老师有什么消息?”

    “怎么,你不再确认一下我的身份?就算你现在水平有进步,可是我想还不至于强到可以看穿我的地步吧?你不怕我是什么人假扮的?”那个青年对于起司的单刀直入有些意外,他饶有兴趣的问道。

    “切。”听到对方的问题,起司不屑的白了那人一眼,将杯中的红茶一饮而尽,“能把红茶泡的这么难喝的人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二个。说真的,咱们在深渊训练那会儿我喝过的腐蚀魔血都比这东西好喝。你确定这不是你什么时候不小心下在自己身上的诅咒?”

    “咳咳,你也是知道的,我的舌头就是个摆设,味觉什么的我早就没有了。”听到起司的话,那个青年老脸一红,说道,“不过你猜的没错,我来这里确实是老师的意思。他老人家前几天突然就回到了塔里,还把我找了回来。”

    “怎么,他终于要传位给我了吗?”起司听到自己老师回来的消息嘴角露出笑意,只不过这笑意里更多的是讽刺。看起来或许法师和他的老师之间的关系并不和谐。

    “怎么可能,你想的太多了。再说就算那老头死了,你上面还有我们这么多师哥师姐呢,哪轮得到你?”听了起司的话,那个青年也笑了起来。只不过虽然他的笑容让人觉得亲切,可是在这温暖的笑容背后,却感觉还藏着什么可怕的东西。

    “那你来这里干嘛?我的成人任务时限应该还长着呢。”法师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说道。

    “嘻嘻,这个吗,怎么说呢。按照我得到的消息来看,我们伟大的导师似乎在你的成人任务上犯了一点小小的错误。或者说,其实你的成人任务在离开萨隆的时候就已经可以结束了。但是,你现在追查到的东西也引起了老师的兴趣,不过老师担心你一个人会搞砸这一切。所以……”那个青年将自己杯子里的红茶喝完,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老师让我过来帮帮你。”

    “帮我?来监督我的才是他的意思吧,看来我这次找到的东西真的是关系重大啊,竟然会让老师把你派过来。是怕我私吞所得吗?”起司冷笑着说道。

    “别这么说,我会来也有安莉娜学姐的意思,她应该是我们所有人里对你最了解的人了吧。既然她也同意老师把我派过来,那说明这次的事情凭你一个人恐怕还真搞不定。而且,我听说你昨天晚上和多足女士的分神打了个照面?这种机会可不多见啊。”青年说道。

    “你去找个邪教聚落进去见人就杀,我相信你会得到很多这样的机会的。”起司说道。

    “好了,你还要跟我抬杠到什么时候?你的这些同伴应该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吧?”青年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还站在大门口的几人。

    “啧。”虽然起司并不情愿将这个危险的家伙介绍给同伴,但是显然以目前的状况不论如何也得给山德他们一个交代。于是起司站起来对其他人说道,“这家伙是我的同门,因为一些原因被派过来支援我的任务。你们可以叫他……”

    “你们可以叫我咒鸦,这也是大部分称呼我的方式。”那个青年打断了起司的话也站起来对众人说道。可能是由于屋内照明不足的关系吧,除了法师在内的几人都在这个青年的袍子上看到了一个一闪而逝的影子,那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展翅飞过的黑色乌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