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建议
    在简单的自我介绍完毕之后,起司也得以从咒鸦的嘴里得知了那个之前入侵过他梦境的人的下场。当然了,法师并没有看到那个人或者说他的尸体,因为咒鸦说在起司他们来之前他在那个倒霉蛋身上“找了点乐子”。而作为咒鸦的同学,起司很清楚这个人说的这个所谓的“乐子”代表着什么,虽然大部分的灰塔学徒并不喜欢折磨自己的敌人,他们更追求效率,就像起司一样。可是很可惜,咒鸦一向认为适当的“放松”可以更好的完成接下来的任务。对此,法师也只能在心里对那个素未蒙面的敌人表示一些怜悯。

    不过不得不说,虽然起司也有方法可以强行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但是咒鸦的“娱乐”活动让他完整的得到了对方所知道的一切,为了让咒鸦早点结束这恐怖的折磨,那个人几乎将自己所有知道的事情都交代了出来。这也使得起司他们接下来的行动变的更为的容易。

    “所以按照你的说法,那个家伙只是一个被雇佣过来的临时帮手?”起司在听完咒鸦的话之后说道。

    “是的,那个倒霉的家伙被拉过来是被要求拖延你们的行动。这个自学了两手梦境法术就以为自己已经可以独当一面的蠢货天真的想要用梦境把你们逐个击破,按照他的想法,就算不能把你们吓疯,至少也可以极大的震慑你们的情绪。谁知道他第一个就好死不死的挑上了你,呵,你的梦境是那么容易进的吗?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被吓到快要失去交流能力了,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还算给了他一个清醒的死亡。”咒鸦嘴角上依然带着温和的笑意,说道。

    “说了那么多,他知道自己的雇主是谁吗?”起司皱了皱眉,一个谨慎的雇主可不会把自己的信息告诉这样一个用完即弃的小卒。

    “别担心,虽然那个家伙确实不知道自己雇主的样貌和身份,但是他却告诉了我一些有趣的线索。凭借着这些线索,想要找到那个偷偷摸摸的人也不是什么难事。”咒鸦继续用不急不缓的语气说着,他指了指自己右手的食指,那根手指上戴着一枚镶嵌着猫眼般光泽的宝石。而事实上,不仅仅是右手的食指,咒鸦的十根手指上都戴着形状不一的戒指,这些戒指的造型各异,上面镶嵌的东西也各不相同,甚至还有一枚戒指看起来是由什么东西的骨头打磨而成的。

    “猫眼吗?那你就带路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起司说道。听起来他对咒鸦得到结论的方法十分放心,完全不担心对方会推断错误。

    “好吧,既然你这么急,我们就现在过去。只是,你确定要让他们所有人跟我们一起吗?狼人和吸血鬼也就算了,这两位小姐恐怕并不足以帮上什么忙。我们接下来要进行的战斗,不是她们可以涉及的。”咒鸦对法师说道。

    这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建议,之前和扭曲骑士战斗的时候虽然蒙娜和爱尔莎还可以帮上忙,可是那也十分的危险。如果现在起司他们真的要和导致了铁堡现在的情况的幕后黑手交战,那么作为普通人类的二人确实起不了多大作用,甚至还有可能一不小心就白白葬送了性命。但是法师在听完了咒鸦的话之后却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反而反问了对方一句话。

    “什么时候,你开始关心起别人的死活来了?”

    “呵呵,她们是去是留取决于你的决定。我只是提了一个建议罢了。”咒鸦没有回答起司的问题,径直走向了大门。

    看着咒鸦的背影,起司不得不思考对方提出的建议有什么目的。虽然法师本来也没打算让老板娘她们继续跟着前往,但是此时由咒鸦说出的这句话又让起司开始担心如果在这里和爱尔莎她们分开会不会落入什么陷阱之中。

    “你在发什么呆啊,你的那个朋友已经走了!快点跟上。”在起司思考的时候,老板娘走到他身边对他说。爱尔莎的声音打断了法师的思路,他发现自己完全无从揣测咒鸦的意图。

    “他不是我朋友。还有,你和蒙娜要注意保护自己……离他远一点,他很危险。”权衡了一下利弊,起司还是决定带着老板娘他们同行。比起铁堡的敌人,法师更担心咒鸦的意图,要知道灰塔的学徒之间可没有什么友情或者其它什么会令人温暖的东西。

    “嗯。”点了点头。爱尔莎也知道这个自称是起司同门的男人绝对不像他看起来的那么温和。而且刚才在眼前一闪而过的黑色乌鸦图像也让所有人都对咒鸦带着三分的忌惮。

    走出这栋被遗弃的别墅,一行人再次回到了夜晚里,咒鸦沉默的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似乎并不担心在这个位置上自己会首当其冲的遇到什么危险。而在他身后的人,就连露易丝和山德都在下意识间和在这个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而从他们投向起司的询问的目光来看,这两个人也对咒鸦抱有着怀疑。

    “你没有让她们离开?”咒鸦对来到他身边的起司说道。

    “她们是实力过硬的战士,我想对于她们来说保护自己还是没有问题的。”起司回答道。同时他刚才也跟杰克说了如果发生了什么危险要特别保护蒙娜她们,狼行者的魔法免疫天赋可以让他们成为不错的保护者。

    “你怕我对她们下手?看不出来你居然会关心这些凡人的死活。对了,那个叫爱尔莎的,她喜欢你对吗?”咒鸦说道,同时看向起司,似乎是不希望错过他的面部表情,“你说她如果知道了你真实的样子,还会像现在这样喜欢你吗?我亲爱的起司。”

    “首先,我的事不用你管,就连老师都无权干涉我的个人问题。其次,如果你敢对她下手,我保证你会后悔的。”法师的声音很低,低到就连跟在他们不远处的山德他们都听不见。可是这低沉的声音却带着难以形容的恐怖气息,就好像这句话不像是人类的低语,而是某种野兽的咆哮。

    “咯咯,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起司吗?你居然有这么愤怒的时候……这可真是,令我意外啊。”咒鸦的脸上露出一副兴趣盎然的表情,就好像法师刚才的举动是某种新奇的表演。至于他有没有打算听从起司的告诫,那恐怕是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的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