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墓园
    跟着咒鸦的指路,一行人很快就走出了铁堡的城墙。本来在这种夜晚想要通过卫兵把守的城门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山德只是盯着那个守门的士兵看了几秒钟,那个可怜的家伙就无意识的将偏门打开供几人通过。就如同他曾经对爱尔莎做的那样,吸血鬼想要催眠一个毫无戒备的普通人并不困难。

    离开了城市,道路变得泥泞起来,一行人很快就偏离了大路,顺着一条偏僻的小径走入了一片树林。月光下的树林中相当昏暗,树冠投下的影子像是一只只干瘪的鬼手随风轻轻摇晃着。山德和露易丝作为长期居住在铁堡的人都知道这条小路通向何处,那里是这座城市大部分居民们的最后归处,墓园。树木随着众人的前进渐渐变的稀疏,在前方不远处,树林中间出现了一大块的空地,在这空地的边缘,有着一道残破的砖墙来阻止野兽的进入。当然,或许是因为年代久远而且无人修缮的关系吧,这道本来就算得上低矮的砖墙已经失去了它的作用,透过墙体上的破洞和上沿的缺口,众人都可以看见墙内林立的坟墓。

    “我记得这地方是铁堡曾经的墓园,十几年前铁堡如果死了人多半会埋在这里。算是上一任城主的功绩之一吧。可是自从沃夫上任后不久就更换了墓园的地址,毕竟如果让一个墓园的规模变的太大是十分危险的。不说别的,光是食尸鬼的存在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接受的。”山德说道。

    “到底是吸血鬼,对于这种地方知道的真是清楚。”露易丝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

    “呵,说到尸体,我们血族可对冷掉的血液毫无兴趣。倒是我听说,野狗经常会到处刨骨头吃呢。”面对狼巫的嘲讽,山德毫不客气的回敬道。

    “你!”显然吸血鬼的话让露易丝十分的生气,不过在事态进一步发展以前,起司已经站到了两人的中间。

    “好了好了,我们不是来看你们打架的。有什么问题留到之后再解决不迟。”法师协调道。

    两人当然也知道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只不过由于一直以来的恶劣关系,只要找到可以讽刺对方的机会他们都不会错过。虽然这样也不会给对方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可是他们就是乐此不疲。在两人恢复了平静之后,或许是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澄清一下对方的污蔑,山德开口说到。

    “我之所以会熟悉这里是因为我的上任管家就埋在这里。那个可怜的家伙,我明明告诉他可以为他弄一块独立的墓地,但是他还是坚持要把尸体埋在这个鬼地方。”

    “你说的是那个有着一口大胡子的管家?我记得他做的果仁面包味道很不错。”露易丝说道。

    “是那个家伙,他到死还是不理解为什么我从来不吃他做的食物,还以为我看不上他这个平民做的料理。真是可怜的凡人,他叫什么名字来着……”山德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他轻轻摇了摇头,似乎是在嘲笑那个死去的管家的愚蠢,又似乎是在缅怀着什么。对于这些寿命漫长的存在来说,一个普通人的生命实在是太过于短暂了。

    “好了各位,虽然我对这个故事也有一点兴趣,可是我不得不说,现在不是回忆过去的时候。我们的敌人就在这座墓园里等着我们,我希望各位可以以最好的状态面对他们。因为,他们似乎比我预料的还要棘手一些。”带着微笑,咒鸦站在墓园的大门前对其他人说。

    起司听了他的话也试着去感觉了一下墓园里的情况,从视觉和听觉上来说法师和其他人都没有察觉到墓园中有什么异状。不过既然咒鸦这么说了,法师相信敌人一定就在墓园里,只不过他们显然采取了一些办法来阻碍从外向内的探查。而既然常规的方法无法奏效,起司当然也有一些非常规的感知手段。

    “嘶……”法师显然是发现了什么,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而在起司身边,各用自己的方法进行了侦查的山德和露易丝甚至杰克脸色也都不太好看,这个安静的墓园里充斥着的强烈魔力任谁都要好好掂量一下贸然进入的风险。

    “好了,有心理准备了的话咱们就进去吧。让人家久等可不太好。”咒鸦的脸上依然是那副闲适的样子,他转过身伸出双手推开了墓园的大门。早已经腐朽不堪的大门随着这轻轻的一推轰然倒塌,而随着大门的倾倒,墓园就算不上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了,原本被束缚在其中的力量仿佛找到了倾泻口一样化成一阵腐臭不堪的飓风迎面吹了出来。

    “客人已经进门了,你们就用这种东西欢迎吗?真是没教养啊。”面对强烈的冲击,咒鸦只是伸出了他的左手,随着他左手中指上有着小小羽毛翅膀的戒指发出一阵微光,那阵恐怖的风暴就这么被无形的力量抵消掉了,很快,墓园中就不再有新的风吹出来。

    “面对不请自来者,我们可没有欢迎的义务。”似乎是回应咒鸦的话,一阵低沉的声音从墓园中传了出来。这声音是如此的令人不快,如果说世间存在着会让人心灵平静的天籁之音的话,那么这一定是来自冥府的诅咒之声。

    “邪神祭祀,扭曲的亡魂,现在连巫妖都出现了,这可真是盛景啊。为什么你总能遇到这么有趣的事情呢?”阴风散去后的墓园终于显现出了它真正的样子,只见在墓园中站立这的,有不下三队的扭曲骑士,以及一些衣着打扮和起司之前解决掉的女祭司差不多的人。不过这其中最显眼的,还是坐在墓园深处那座腐土王座上的黑袍人。这个人的身体被黑色的长袍完全遮盖住了,就连兜帽下的面孔也看起来像是一团黑暗,只有那两只闪烁着寒意的红色眼睛是如此的醒目。

    “你知道巫妖?”那个坐在王座上的人听到咒鸦的话之后问道。

    “呵,你不知道我知道的事情可不止这一件。不过我知道什么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你就快死了。”咒鸦微微耸了耸肩,他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在和邻居谈论今天的天气好坏。

    “是吗?那么,你这个扬言要杀我的人,为什么不敢走进来呢?”坐在王座上的巫妖并没有被咒鸦的话语激怒,他只是坐在那里。

    “切,被看穿了吗?起司,我没招了,这家伙不出来。”想要将对方引出墓园的计划失败,咒鸦转头看向法师,说道。

    “他怎么可能会出来跟你打呢。这片墓园已经被他改造了这么久,他就算早就烂的没有脑子了也不会离开那里的。”对自己同门幼稚的激将法感到羞愧,起司走到咒鸦的身边说道。就如法师所说,虽然原本笼罩在墓园中的死气已经倾泻掉了一部分,可是这座墓园中依然散发着阴森恐怖的气息,那道砖墙后的土地早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凭起司的学识,一时之间也无法看穿这个墓园里到底被布置了多少的陷阱,“不管是怎么想,想要把那个家伙揪出来也只有强攻这一个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