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战意
    铁堡城外,废弃墓园。

    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虽然这个时代的钟表不可能随身携带,那些贵重而精密的机械计时装置大都体型臃肿。可是人们还是找到了许多其他的办法来计算时间。这些方法各不相同,在准确性上也千差万别,可是这些经过多次验证的计时方法的可靠性确实毋庸置疑的。

    “调集士兵需要一些时间,沃夫说天亮的时候他就会带着增援的士兵赶来。”在发现墓园的时候,山德就已经秘密通知了铁堡城主这个消息,而在吸血鬼告知了敌人在这里囤积的可怕力量之后,沃夫也立刻表示将带领援军前来帮忙,作为一名以防御为终极追求甚至为此抛弃了其他所有门类法术的守护战巫,沃夫所掌握的力量足以让普通的铁堡士兵可以和这些掌握着神秘力量的对手一战。这样一来,起司他们只要能将对方困在墓园中不让他们逃脱,待老城主带着增援赶到就可以轻松将这些敌人击溃。

    然而事实却并不允许他们这么做。虽然不能够完全看穿这片墓园中的各种交错在一起的禁制,但是起司和咒鸦还是没有用多少时间就发现了对方在墓园中正在发动的法阵。无论这些占据墓园的人的目的为何,他们都没有理由在这里和起司他们决一死战,而墓园的位置又让铁堡的增援势必会快速赶来,平心而论,如果所处的位置互换,起司也一定会先在这个桥头堡里做好撤退用的准备。

    “来不及了。”法师和咒鸦同时说道。

    “那些家伙正在启动某个传送的法阵,等到太阳升起,他们会带着整个墓园消失。想要再找到他们恐怕会变的极为困难。”起司对自己的同伴们解释道。

    “有办法打断他们吗?”露易丝问道。对于施法者而言,只要他们可以完全理解对手释放的法术或者法阵,想要将其破坏甚至反过来加以利用都是十分简单的事情。既然起司和咒鸦都能够轻易的看出对方使用的法阵种类,甚至还可以报出法阵生效的时间,那么或者将其中断下来对于这两个人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起司和咒鸦都做出思考的样子,不过二人很快就放弃了。

    “没办法推算,墓园里的变量太多了。如果我们贸然中止那个法阵,可能会激活一些反制机制。甚至最坏的可能是帮助法阵提前发动。”法师摇了摇头,表示他没有办法中止对方的传送。

    “我也不行,想要诅咒也找不到目标,这种没有灵魂的东西我也没有办法干预。如果是攻击性的术式也就罢了,像这种发动了也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的东西我很难将它停下来。”咒鸦也说道。作为咒术师,他对于那些活着的,或者有灵魂的东西有着强大的掌控力,但是面对已经早就布置完成的东西,他就算想要诅咒对方也没有对象可以施法。

    “所以我们现在要不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跑掉,要么就只有硬闯?”吸血鬼问道。

    “看起来是这样。他们很显然早就预估到了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并且也已经做好了准备。”起司点了点头。这倒不是他和咒鸦不够强大或者机智,而是这个墓园本就是对方经营好了的基地,如果不是顾忌随时可能会来的铁堡士兵,凭着墓园的优势,他们这些冲到对方家门口的人别说是打断传送了,能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都要看对方的意思。

    得到了法师肯定的回答,山德也就没有再多问其它的问题。他活动了一下身上的关节,开始展开自己的战斗姿态。在他身边的露易丝也随着骨骼崩裂的声音开始了像巨狼的变化。看他们的意思,显然是打算硬闯进去。就如之前起司所说的,如果现在让对方毫发无损的走掉了的话,天知道下一次找到对方的时候铁堡还能不能挺得住。这一次之所以可以找到这个墓园有太多的侥幸,如果不是对方错估了起司的实力贸然雇佣了那个佣兵法师,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找到这里。而吸取了这一次的教训,对方显然不会再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看起来,他们是打算把握住这个‘机会’了?那么你呢,起司?你怎么确定那个被我干掉的家伙不是这些人找来的钓饵,你怎么确定他们不认识我们身上的灰袍?你怎么确定如果现在和敌人交战不是去送死?”咒鸦看着进入战斗状态的吸血鬼和狼人,对起司说道。

    法师看了看这个自己的同门。他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自己手臂上的力量是不是还能提的动手里的剑和短杖来战斗。然后对咒鸦说道。

    “我这次出来遇见了很多人,看见了很多事。我曾经认为我不需要和这些凡人有太多的交流,毕竟他们在我们看来是如此的愚昧。但是我错了,当我经历了这些之后我不能再抱着游戏的心态面对这里发生的一切。虽然我的心愿依然是寻求更多的知识,但是这不能妨碍我在这途中停下来一会,并为此而战。”

    说话间起司已经摆出了一副准备战斗的姿态,显然是打算在山德和露易丝开始进攻之后随着他们一起发动攻击。而咒鸦在听到法师的回答之后,笑了。他的笑容不再像是之前那样温和,而是一种病态的,疯狂的,不加掩饰的笑容。咒鸦似乎对起司的回答十分满意,他不住的点头,似乎在赞同法师的说法。

    “好,很好,非常好!你知道如果老师听到了你这完全不像是施法者的言论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吗?哈哈,我相信那会是非常有趣的事情。从以前开始你就是一个经常能给我带来快乐的家伙,我果然没有白白出来这一次,能看到你为了这种无谓的东西拼命,实在是太有趣了。”

    “说了那么多,你帮不帮忙?”对于咒鸦的话,起司不置可否。每一个法师的第一课就是独立,如果你连贯彻自己的信念都做不到,那么你一定不可能掌控那些超出常识之外的东西。既然起司已经决定要把墓园里的这些家伙留下来,那么他必然说到做到。不过,实力上的悬殊差距不是靠决心就能改变的,深知咒鸦能力的起司还是希望可以得到这个同门的帮助。

    “帮忙,我当然会帮忙!这么有趣的事情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玩呢?说起来,我们上一次一起作战是在什么时候了?”咒鸦说道。同时他的眼睛中开始闪动起魔法的光辉,这是他进入战斗状态的信号。

    “大概是在黏土迷宫吧,那可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起司回答道。

    “对,那也是我第一次看见你出手。那个时候我就知道,如果你可以活到成年,那一定会是一个有意思的家伙。现在看来,当时的我猜的一点没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