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强攻
    ..,灰塔的黎明

    黎明前的城外墓园,随着一声嘹亮的狼嚎,战斗的号角被吹响了。

    有着灰色毛发的巨狼朝着墓园的一侧猛地撞了上去。虽然说是猛攻,但是很显然露易丝还不会冲动到直接攻击墓园的正门。虽然以墓园的面积,这样绕道而行的攻击或许不能规避掉多少的伤害,可是面对未知的敌人,不论多么谨慎和小心都是必要的。与之相对的,在正对着狼巫攻击的位置的另一边,山德化身的黑色异形也在对那一侧的砖墙进行着攻击。

    “他们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攻击砖墙?我们完全可以直接翻进去啊。”爱尔莎不解的问起司道。诚如老板娘所说,这堵砖墙的高度完全无法对起司他们造成阻碍,在她看来,如果要发动攻击那么他们完全可以无视砖墙直接翻越过去进攻,甚至有这堵墙在身后阻挡,那些扭曲骑士想要包夹众人也会变得困难一些。

    “不行,墓园里到处都是他们提前设好的法阵……就像是某种魔法陷阱,只要我们冲进去,就会被触发。山德他们现在的行为可以破坏在最外层的那些陷阱,这些陷阱肯定都和墙体连接在一起,这样可以让他们第一时间知道有没有人无意间进入墓园。而一旦我们破坏了这道墙,那些法阵就会失去效果。”法师解释道。而一如既往的,老板娘最终从起司口zhong得到的有用信息也就只有墓园里面有大量陷阱和破坏墙体就能破坏外围的陷阱这两点。

    “可是这样做的效果甚微,他们自己也知道。”咒鸦眯着眼睛说道。既然露易丝他们可以第一时间想到破坏墙体,那么对方在设置法阵的时候没有理由会不防备这件事,想要仅凭蛮力破坏这里的外围防御,恐怕需要的力量不会比撞开军事堡垒的大门要容易多少。

    果不其然,虽然巨狼和变形后的黑血吸血鬼都拥有着不凡的力量,但是显然这力量还不足以破坏对方刻印在砖墙上的防御,虽然那道破墙看起来只需要一脚就能踢碎,然而事实却是不论多么强大的力量打到那上面都不能给这些砖块留下缺口。而在起司他们试图破坏对方的外部防御时,墓园内的敌人也不会干看着,那些穿着祭祀袍的人开始两三个人一组围成一个个小圈吟诵着危险的祷言,邪神祭祀特有的恐怖气息随着他们脚下用干涸的血液绘制的扭曲图案逐渐弥漫开来。而虽然那些扭曲骑士并没有打算离开墓园来和起司他们交战,但是一些骑士的身上本来就背着弓箭之类的远程武器,只不过早已经没有箭壶的骑士当然也没有箭矢,它们使用的东西是从自己身上拔出来的骨刺。

    “保护我们,我们来打断那些家伙的施法!”对老板娘他们三人说道,起司的眼睛里也开始放出光芒,他把单手剑插到面前的土地上,在混乱的环境zhong聆听那些祭祀的话语,然后在关键的节点加以反制。在法师身边的咒鸦做的事情也和起司差不多,只不过或许是因为他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也或许是因为不太熟悉,虽然蒙娜他们为起司挡下来射向他的骨刺,可是三人却没有一个人出手帮助咒鸦。

    好在这位起司的同门的身手看起来要比法师强上一些,他灵巧的躲过了一些骨刺,毕竟这种没有翎羽的抛掷物准确度并不高。而一些躲不开的骨刺也都被他长袍zhong吹出的强风弄得偏离了轨迹。不过这些也足以让他无法安心施法。

    “起司,让你的人帮我一下!”徒手将一根骨刺抓在手里扔到一边,咒鸦叫到。

    “杰克,你去帮他一下。”起司完成手zhong的施法后,在间隙对杰克喊道。此时的“猴子”已经又一次变成了刚才第一次见时的样子,身上长着黑色的毛发,身上的肌肉膨胀了一倍不止,就连他的脸,此时也已经变的三分像人七分像狼。来的路上露易丝已经解释过了,杰克接受狼血的时间太短,他还不能完全的掌握着崭新的力量,这意味着杰克还不能像露易丝那样任意在人类和巨浪之间切换,而且对于狼行者的其他能力,杰克也还没有时间来接受训练,他现在就像是一个躺在军火库里的婴儿,虽然手边就有恐怖的武器,可是却不懂得使用,贸然的尝试反而极有可能伤害到自己。

    变成这幅模样的杰克是没有办法说话的,但是显然他听到了起司的话,在朝着法师略微点了一下头之后,这个新晋的狼行者就纵身一跃挡在了咒鸦的身前。那些发出恐怖破空声的骨刺在他的面前就像是小孩子扔过来的纸团,毫无威胁性可言。

    “左边三点,他们在召唤神子!”数量庞大的邪神祭祀们的施法不是那么好打断的,尤其是在起司第一次打断他们之后他们很快就会重整旗鼓再次来过的情况下。很明显,在昨晚自己团体zhong最强大的祭祀死在法师手里之后,这些邪神祭祀都不敢贸然的发动像是请神这样的大型法术,那可能会让起司有机会通过诱导施法来攻击他们自己。所以他们自然的都选择了一些就算被打断也不会带来强烈副作用的法术。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在咒鸦疲于应付扭曲骑士的骨刺的时候,法师没有足够的精力来压制住一整支邪神祭祀教团,虽然他已经优先打断了威力较强的法术,而那些偶尔侥幸释放出的低威力法术又无法对狼巫或者吸血鬼带来伤害。但是,随着战斗的展开,不仅仅起司在了解自己的对手,那些祭祀们也对法师的施法速度和精力极限有了了解,当他们四组以上同时吟唱某些较为相似的祷言的时候,哪怕是起司在一时之间也无法分辨得出那些亵渎着世界上一切美好事物的颂歌到底是为谁而唱。

    当起司发现有一组祭祀已经快要完成召唤邪神子嗣的仪式的时候,他能做的也就只有将位置和咒术内容告诉咒鸦而已。不过法师相信,凭着这两点,自己的这个同门是可以搞定的。果然,随着咒鸦左手大拇指上有着蓝色宝石的戒指发出令人心灵平静的光芒,咒鸦用常人无法听清的极快语速看着起司所说的那些祭祀遥遥一指。

    在那四个祭祀的zhong间有着一滩腐烂的烂泥,一只扭曲的类似手的肢体正在随着他们的赞歌从烂泥zhong艰难的挣扎出来,可是咒鸦的一指让施法的情况发生了转变,原本不断扩大的烂泥范围开始缩小,那只原本不急不缓的从烂泥zhong伸出的肢体也开始疯狂的颤动起来,那截肢体迫切的想要抓到什么来防止自己随着烂泥的消失而被一起遣送回去,它一把就抓住了离它最近的那个祭祀的脚。可是召唤仪式已经被打断,世界不会允许这扭曲的存在继续留在这里,这个可怜的祭祀在发出令人心悸的尖叫的同时,被他所信仰的怪异肢体拖着一起消失在了烂泥之zhong,只留下了几个泡泡作为他曾经存在过的证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