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蹒跚
    咒鸦的加入让那些祭祀的施法难度变得更大。一方面,两个人一起进行打断吟唱的效率自然是比起司一个人高,但是另一方面,被咒鸦打断了祷词的邪神祭祀可不仅仅要承受来自法术本身的伤害,咒鸦所做的事情远比起司简单的驳回和中止要可怕。这个精通诅咒的施法者喜欢在打断别人施法的时候在赠送给对方一两个“小礼物”,这些小礼物或许只是一次咳嗽或者其它什么放在无伤大雅的生理反应,但是这些东西在祭司们衷心的赞颂着他们所信仰的可怕存在时带来的后果却是致命的。

    这倒不是说那些被称为邪神的存在在乎信徒的某些生理反应,只是就如起司曾经说过的,魔法是一项严谨的工作,想要完成一次成功的施法就像是操作一台庞大的机械,错误的操作不仅会让你操作的机械无法完成任务,在大多数时候这带来的后果是相当致命的。就像是那个被自己召唤出的东西拖进了烂泥的倒霉蛋一样,越来越多的祭司们开始受到类似的伤害。

    这种情况导致那些配合默契的邪神祭祀之间固定的配合被打破,或许一个小组中个别成员的离场还可以接受,但是当这些祭祀们发现那些会带来致命后果的玩笑开始像瘟疫一样传染的时候,他们就不得不思考一下继续进行施法的代价了。而邪神信徒的迟疑自然就是起司他们的机会,法师正在抓紧着战斗中短暂的间隙试图弄清楚墓园中的法阵原理,虽然那些法阵环环相扣相互嵌套,可是在起司看来,这也意味着它们最终都会连接到一个被法师称为“中枢”的法阵上,只要可以破坏这个中枢,那么或许就可以让墓园中大部分的法阵失去其效力。

    “无谓的尝试。你认为凭借这短短的几分钟,你就可以破坏我准备了许久的东西吗?”来自巫妖的嘲讽像是最终宣告一样说明起司的尝试注定是失败的。虽然法师已经使用了平生所学来顺着最短的途径在墓园中寻找中枢的所在,可是起司很快发现这个墓园中的法阵就像是一个被设计好的迷宫一样,他的魔力触角在其中移动的时候,不是碰到死路,就是被引导回之前的位置。

    “没用的,这家伙不是只会照本宣科的废物,它对魔力的理解并不在你我之下。”咒鸦在施法的间隙对起司说道。他当然也有办法看到起司和巫妖之间的攻防,而这也让他肯定,面前这个巫妖并不仅仅是拥有力量,更加懂得如何去使用它。

    而虽然在这短暂的几个呼吸之间在起司他们已经和墓园中的敌人进行了几个回合的交锋,但是作为他们护卫的爱尔莎他们却完全不知情,在他们眼中起司他们只是在原地不断的念诵着什么,而墓园中的那些邪神祭祀也是如此,事实上,此时的墓园内外,除了祭祀们的念诵声和露易丝他们不断攻击砖墙发出的响动,整个战场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安静的。这就是施法者之间的战斗,没有闪烁的火焰或者雷电,因为当对方成功的完成自己的法术的时候,你的敌人已经如同案板上的肉一样毫无反抗能力了。这样的战斗就像是用自己的性命在下一场棋局,稍有不慎就是尸骨无存。

    “哼,这是你自找的。”意识到自己的尝试并不奏效,而且现在离黎明的时刻越来越接近,起司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来阻止对方了。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法师的眼睛当中开始散发出浓烈的光芒,这光芒并不明亮,可是在漆黑的黑夜中却是如此显眼,那难以形容的色彩让每一个目睹到这一幕的人都本能的感觉到不安和烦躁。不过好在保护起司的几个人都没有回头去看法师的情况,而对法师有着更多了解的咒鸦也不需要用眼睛去确认起司正在做的事。

    “别看起司的眼睛,全力保护他施法!狼人和吸血鬼回来!”咒鸦自然是知道起司认真起来可以造成多么可怕的后果,而他也明白现在的法师是十分脆弱的,所以他在大喊这一声之后就开始像起司靠近,并且对不远处的巨狼和吸血鬼喊道。

    起司身上散发出的恐怖气息自然也被露易丝他们察觉到了,虽然很不爽咒鸦的不礼貌,可是他们也知道法师现在正在准备的这个咒语或许是让他们把这些敌人留在这里的唯一方法。而且在破坏砖墙的过程中他们也意识到这个墓园中充斥着的力量可能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庞大,就算狼行者有着免疫一切魔法的能力,可是既然对方对铁堡的入侵蓄谋已久,难保他们手中没有用来对付露易丝的手段。

    于是巨狼和异形很快就放弃了攻击那些砖墙,转而回身防守在起司附近,露易丝用她巨大的身躯阻挡在墓园中的敌人和法师的中间,这可以为起司阻挡大部分来自魔力层面的伤害。而山德则依靠着身上的甲壳抵挡着扭曲骑士们射过来的骨刺,这两个人一起合作使得一时之间出现了一道几乎可以阻挡一切的防线,看起来对方短时间内是别想打断起司的施法了。

    “真是愚蠢……”巫妖那毫无感情和生气的声音从墓园的深处传出来。而随着这句听起来像是叹息一样的声音,无数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墓园四周的草丛和树木后面传来,似乎是有着某种数量庞大的东西正在向这里靠近。

    “这下我们终于知道那些原本埋在墓园里的尸体去哪了。”咒鸦不需要看就知道正在靠近他们的是什么。事实上一开始他还在好奇,作为依然留存在在生者世界的死者,巫妖这种精通死灵术的存在在那些扭曲骑士之外居然没有设下任何和尸体有关的陷阱。不过现在想来这倒不是对方没有准备,而是直到现在起司他们给对方的压力才让对方翻开了这张牌。

    腐朽的身体穿过树丛没有任何的声音,那些干枯的,丑陋的尸体像是木偶一样木然的出现在众人的周围,它们身上的衣物早已腐烂,连同他们的身体和他们曾经的身份一起。现在在这里的,只是一些等待和大地重新合一的生物死尸罢了。而既然这些东西没有发出声响,在树丛中发出细碎声音的存在自然另有其人。而这些东西就是出现在这些行尸脚边或者干脆趴在干瘪的尸体上的——老鼠。大量的老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