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转移
    那些蹒跚的行尸并不难对付。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些东西有着令人恐惧的外貌,但其实冷静下来的话,这些没有经过处理的腐朽尸体其实并不具有多大的威胁性,至少跟那些活跃在墓地附近的食尸鬼比起来它们根本不值一提。它们的身体太过于脆弱,行动也太过缓慢而僵硬,事实上,这些行尸其实根本算不上威胁。

    要知道,想要制作出合格的僵尸士兵或者类似的骷髅士兵,那么那些作为原材料的尸体必须经由专业的匠人小心的处理,那些尸体经过他们的加工修缮好所有可能会影响其行动和战斗的隐患,最后再将其浸泡在充斥着死亡气息的环境中令其拥有不死者应该具有的特征。比如坚韧的外皮或者不需要肌肉也可以活动的关节。而显然,虽然墓园中的敌人已经占领这里一段时间了,可是他们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对基地的建设和对铁堡的渗透,至少他们还没有时间来像正规的制尸者那样来处理这个墓园中的住户。

    “要是那个恋尸癖看到这些尸体他一定会抱怨又有多少具尸体没有得到尊重。这些家伙连喝醉酒的小孩都打不过。”咒鸦环顾着四周的行尸,对起司说道。而显然法师的施法已经渐渐平稳了下来,至少他已经不需要再不断通过念咒来让自己集中起来,这让起司可以感受到一部分的外界信息,并且做出有限的回应。

    “要是那个恋尸癖来了的话,我们只需要两具僵尸就能冲进这个该死的墓园。他的那些人偶比狼人还要无畏。”这有限的回应中显然包括语言,起司保持着施法的动作,同时发出和他正在念诵的东西不同的声音。

    就如他们所说,那个巫妖显然也没打算靠这些无用的行尸来拖住起司他们,它召唤来的东西并不是这些东西,而是那些跟着行尸一同到来的老鼠,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可是山德和爱尔莎他们都可以肯定这些老鼠就是当初在吸血鬼的宅邸里险些将他杀死的那群。不知道是不是被勾起了不好的回忆,在山德看到这群老鼠的时候身体竟然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似乎是在害怕它们。

    “嘶……这些老鼠不太对劲啊。”咒鸦不知道是感受到了什么,他突然说道。而他的话似乎是提醒了其他人,随着几人的惊呼声,他们看到在那些老鼠的身上除了本来的毛发之外,似乎还有一些类似甲虫甲壳的东西,那东西看起来十分熟悉,就像是,山德身上的血铠!

    巨狼发出几声低吼,然后杰克就开口说道。

    “山德先生,那个,露易丝奶奶问您,额,她问您那些老鼠是不是您的亲戚?”因为化身成巨狼的露易丝显然不可能说话,“猴子”作为在场唯一一个可以听懂她的吼声的人只能有些尴尬的开口说道。

    吸血鬼并没有回话,可是从他黑色面甲下露出的那双红色眼睛来看他对这个玩笑可并不觉得好笑。

    “谁能替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一群老鼠身上会有黑血家族的血铠?这个世界已经疯狂到了这个程度了吗?”咒鸦并不知道之前山德被鼠群啃食的事情,他看着那些老鼠身上的甲壳说道。听这位咒术师的口吻,他对这个现象可是相当的难以接受。

    “它们之前曾经差点把山德吃了。”起司的声音又一次传来,虽然法师没有亲眼看到那些老鼠的情况,可是从同伴的反应和只言片语中他也不难推测出发生了什么。而能够把老鼠和黑血吸血鬼联系在一起的东西,显然就是那次对山德的袭击。

    “这可真是太棒了,我怎么没听说世界上有哪个品种的老鼠能吃什么长什么的?待会给我留两只,我要好好研究研究。”咒鸦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虽然从研究者的角度上来说,他确实很想研究一下这些老鼠身上的远离,但是前提是他们可以从这些显然饿极了的鼠群的攻击下活下来。

    “强光和火焰,那些老鼠应该害怕这些。”虽然身体无法移动,可是起司还是提醒道。只不过他说的容易,在这个情况下不论是强光还是火焰似乎都不是可以一蹴而就,信手捏来的东西。

    而随着法师的话,鼠群的第一波攻击开始了。那些趴在行尸身上,以及周围树木的树枝上的老鼠凭借着高度的优势像是一颗颗子弹一样从四面八方朝着一行人射去。蒙娜和爱尔莎都有带盾牌,虽然只是聊胜于无的小型盾牌,但是这也让她们可以靠着盾牌的面积将大部分靠近自己的老鼠击打出去,相对应的,面对这些老鼠大军,咒鸦和杰克就显得相当局促,山德尚且有一身的血铠作为防御,然而狼行者和咒术师则在面对这些啮齿类生物时毫无办法,咒鸦只得再次启动他手上的戒指让强风帮他吹走那些老鼠,可是这样并不能长久。杰克把落到自己身上的老鼠一只只抓下来扔到远处,但是他只有两只手,而且那些老鼠就算被拽起来也会带走狼行者身上的一块肉,很快,杰克身上所溢出的鲜血就把他的毛发染成了红色。

    不过要说众人中最狼狈的却是露易丝,巨狼巨大的身躯注定了她会成为鼠群的重点攻击对象,而化身巨狼之后,露易丝连像杰克那样使用双手来排除自己身上的老鼠都做不到,这些噬血的捏齿动物像是发了疯一样朝着巨狼的毛皮下面钻去,看架势它们颇有想要钻到露易丝身体里的意思。巨狼难以忍受身体上被啃食的痛苦,只能靠在地上翻滚来讲自己身上的老鼠摔下去,可是这些老鼠身上的血铠有效的为它们吸收了伤害,那些被甩开的老鼠只需要晃晃脑袋便又一次扑向了露易丝。

    “鸭子帮我!”一声巨大的喊叫,目睹了同伴逐渐被鼠群淹没的起司无法再安心的施法,他将自己施法的对象从墓园转移到了那些老鼠的身上,可是仅仅靠起司一个人无法显然无法精确地将法术释放到那些数量众多而又体积的目标身上。法师的法术威力巨大,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同伴和这些老鼠一起蒸发。所以他需要精通诅咒的咒鸦帮助他定位目标,诅咒这种需要精确目标的法术注定咒鸦辨别目标的能力远超其他施法者。

    “别用那个称呼叫我!”咒鸦用手拨开了一只老鼠,他当然知道起司叫他的意思,作为同门,他们之间虽然主体是竞争关系,可是适当的合作还是可以完成的。师出同门的关系让二人的配合远比其他人想的容易且默契。

    转身冲到起司身边,咒鸦握住起司持着木杖的右手,以此将二人串联在一起,在短暂的适应之后,他开始精确的定位那些老鼠的位置,诅咒的定位方法显然比正常的视觉要方便的多,咒鸦只需要确定施法的范围和作用对象的体型大小就可以保证法术的命中,而耗费他大量精力的是如何将起司准备的威力强大的法术控制起来不让它波及到四周。

    “好了!”几秒钟之后,咒鸦的喊声示意法师他已经完成了定位。

    “那就……去吧!”起司喊着将自己准备了长时间的法术释放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