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恐慌
    最快更新灰塔的黎明最新章节!

    由起司发动,咒鸦作为外置引导释放的法术随着法师的声音而被释放了出来。只不过这一次,起司的法术却并不像以往的那么“明显”,没有从地下生长出来的藤蔓,没有耀眼的白光,甚至连可以被普通人察觉到的气息都没有,魔法的释放就像是起司和咒鸦两个人演出的诡异戏剧,当法术释放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证明法术已经被完成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在怀疑起司他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的时候,他们却都意识到,恐怕法师的施法是真的完成了。几乎在一瞬间,所有在场的人可以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关于那些老鼠的信息,都消失了。蒙娜和爱尔莎茫然的移开自己的盾牌,她们发现不仅树木上不再有老鼠飞扑下来,就连地面上的老鼠也消失的无隐无踪。杰克和山德也没比前面两人的反应好到哪去,狼行者和吸血鬼还在下意识的用手将自己身上的东西打下来,却突然意识到那些趴在自己身上撕咬自己身体的小动物已经全部不见了,只留下一个个老鼠牙齿状的伤口提醒着他们刚才并不是在做梦。巨狼停止了打滚,她可以确认自己身上已经没有其它的东西了。

    “说实在的,每一次见到你的法术我都感到由衷的恐惧。你所掌握的东西远比世界上任何的诅咒都要可怕。”咒鸦脸色苍白的说道,他在帮助起司完成法术引导之后就不得不双手扶住膝盖并且开始大喘气,纵然他手上的戒指可以带给他远超身体本身的体力,但是显然这还是不足以支付他刚才所消耗的能量。

    “我也是迫不得已才使用这方面的法术的,你知道的,使用这种力量所带来的代价可不是减少几年寿命就能解决的。”起司说道,可虽然他这么说,法师的气色看起来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似乎刚才的法术并没有让他消耗多少体力。

    “你……做了什么?”巫妖的声音从墓园里传来,问出了在场除了咒鸦之外所有人都想要问起司的问题。虽然魔法的存在就意味着打破常识和不可思议,然而起司刚才所做的东西显然比任何人心目中的魔法都要可怕。虽然巫妖的声音听不出起伏,但是那略带颤抖的声音却让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巫妖对于起司的恐惧,之前的从容在起司的法术下荡然无存。

    “只是把那些棘手的小家伙弄走而已。放心,你很快就会知道它们经历了什么。”起司回答道,同时看他的架势,法师是准备将刚才的法术再来一次,而这次的目标毫无疑问就是那个墓园里的巫妖。

    “不可能,这种法术你怎么可能可以连发!”巫妖的声音比起疑问更像是感叹。而它之所以这么恐惧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就如之前提到的,施法者之间的战斗很大程度上在于法术间的相互解析,能否在对方还没有完成施法的时候将其中断,能否在法术生效之前将其抵消或者完成防御,这才是施法者之间较量的焦点,任何的法术,在经过训练的施法者眼中都是有迹可循的,区别只是法术的复杂程度不同罢了。

    但是,墓园中的巫妖却完全无法理解起司释放的法术到底是什么,虽然看到了对方施法的全过程,但是仍然无法对这个法术完成哪怕一丝一毫的解析,这无疑是巫妖从未遇到过的情况。可是有一点巫妖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个它完全不理解的法术如果对着自己来释放的话,那么巫妖自己掌握的任何防御手段都是无用的!换句话来说,一旦起司出手,巫妖的下场不会和那些老鼠有什么区别。

    “没什么不可能的,虽然我自己都觉得这很不公平,可是我敢保证他确实可以再来第二次。而这次,你绝对躲不开。”咒鸦的脸色虽然还没有恢复,可是总算是不再剧烈喘气了,他勉强站起来对那个巫妖说道。和起司打过多次交道的咒鸦深知自己这位同门的可怕,如果把施法者之间的战斗比作打牌的话,那么精通诅咒的他就是满手组合牌,打的就是出奇制胜和防不胜防,而与自己不同,起司的手中能作为战力使用的牌并没有几张,可是这几张牌却张张都是王牌,一旦法师打算不顾一切的战斗,那么他手里的这几张牌在伤害他自己的同时一定可以给对方留下深刻的印象。

    “不不不不,你们不能这样!”起司的法术给了对方难以想象的压力,这种宛如死亡倒计时一样的恐怖感扼住了巫妖早已经不存在的咽喉,这种深深的无力感和恐慌是它已经很久没有品尝过的东西了,它曾以为自己变成了不死者就可以不在害怕生命的消逝,但是起司现在的行动告诉它,哪怕已经不再是生者,它的存在依旧脆弱无比。处于恐慌中的巫妖已经失去了冷静,它只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不能让起司完成施法,所以随着它挥动的双手,墓园中原本负责保护邪神祭祀们的扭曲骑士就举起它们的武器朝着起司他们猛冲过去。

    似乎还嫌这样不足以阻止法师,随着没有声音的咆哮,原本藏在巫妖影子里的恶魔也响应其雇主的命令冲了出来。这些深渊中的存在有着肥胖的身躯和与之相比过于纤弱的四肢,它们的脑袋就像是蝙蝠和蛤蟆的混合物,畸形的手脚无法带着它们臃肿的躯体移动,所以它们的背上还有着黑色的翅膀来提供动力。

    “疫魔。”起司眯起了眼睛,看来昨晚杀死那两个倒霉士兵的凶手也找到了。这些看起来就像是气球一样的深渊恶魔就是臭名昭著的疫魔,哪怕是在三位数的恶魔种类中它们也是最令人厌恶的存在。这倒不是说它们有多么强大或者狡猾,事实上,疫魔的智力和野兽并无区别,而它们的肉搏能力以及施法能力在各项数值在恶魔中也是十分可怜的存在,真正让它们在人们眼中变的棘手的是它们肚子里的东西。

    疫魔肚子里装着的并不是脂肪或者内脏,而是一种被称为疫魔黑泥的特殊物质,这种物质也是它们会灌进自己受害者身体里的那些东西。疫魔黑泥的作用就是疫魔名字的由来,或许是因为黑泥本身就代表了深渊扭曲的本质吧,被黑泥覆盖的东西,不论是生灵还是土地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染病”,活力和生气会飞速的从他们身上消失,并最终被同化成另外一滩黑泥,被黑泥覆盖过的土地哪怕在专业的护林员的细心照料下也需要百年的时间才能恢复生机,而被黑泥覆盖的生命吗……我们只能祈祷他们在死亡前没有遭受太多的痛苦。

    “露易丝,你带着杰克和蒙娜他们拦住那些骑士。鸭子,你跟山德去搞定那些疫魔!”起司一边施法一边指挥到。

    “不用你说我们也知道该怎么做。还有,我说了别用那个称呼叫我!”咒鸦当然知道法师的任务布置是当下最好的选择,巨狼强大的战力让她可以成为阻挡扭曲骑士的一道坚盾,而在所有人中,只有身披血铠的山德和使用诅咒之力的自己才有办法以较小的代价战胜疫魔。至于其他的人,他们虽然可能不是完全理解起司的指挥,但是对于法师的信任让他们相信这就是最好的选择。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