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消失
    黎明的光芒驱散了长夜的黑暗,天空中的星辰因为这强光而隐去了身影。铁堡城外的林间墓园附近,山德等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情景。整座墓园就这么消失了……或者说就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留在原地的只剩下一个外轮廓相似的黑色区域,在这个区域中的土壤都早已死去,就连最坚韧的野草也无法在其中找到存活的办法。那些原本林立在这里的墓碑,木桩或者那道砖墙都在晨光中消失无踪了。更别说那些在墓园中的邪神祭司和巫妖。

    蒙娜和爱尔莎互相看了看,她们都想从同伴脸上确认自己昨天晚上看见的那些恐怖的东西只是一场噩梦,其实这里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样子。然而不论是她们脸上的污迹还是防具上的伤痕都说明她们昨晚的战斗并不是虚幻的记忆,那么既然这些都是真的,那些敌人和墓园又怎么会凭空消失呢?

    “我们……失败了?”恢复人形的山德说道,看起来对方似乎在起司释放法术的同时完成了传送,虽然按理来说传送这种极为精密的法术是禁不起附近其它能量的震荡的,更何况起司那个时候手里的力量恐怖的吓人,在那种情况下,根本没有方法可以强行发动传送。看来对方确实掌握着什么超出一般魔法的东西。

    “看来如此,不过至少起司的法术还是把那些棘手的东西一起解决掉了。对吧,起司?”咒鸦看到眼前的情况自然也认为对方用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手段完成了传送,这样的事情在他的生活阅历中虽然不多,可是也绝对不是没有。有的时候,当你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图书馆中全部的知识,你才会发现这个世界其实是一座更加巨大和庞杂的图书馆,而你永远不可能将它看完。

    “起司?”咒鸦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作为黎明前最后的施法者,起司应该比其他人更清楚墓园和其中敌人的去向,但是身处队伍最后方的起司却没有对咒鸦的疑问做出解答,咒鸦理所当然的将这沉默当场了连续施法后的脱力或者精力消耗过大,然而当他想要转身去嘲笑几声起司的脆弱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深渊在下,他人呢?”咒鸦的话让所有人把目光都转向了起司之前站的地方,在那里,起司的手杖和单手剑都好好的插在地上,但是那个本来应该站在或者趴在那里的穿着灰袍的人却并不在那里。几乎就在这一瞬间,所有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林地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找一下四周,该死的,这家伙去哪了?”随着蒙娜的话,其他人如梦初醒,他们开始用各自的方法搜索周围关于起司的痕迹。爱尔莎和杰克他们努力的翻找着周围的每一片杂草,而山德和咒鸦也用他们的方法感知着起司的存在。只有露易丝化身的巨狼没有行动。灰色毛发的巨狼缓缓变回人形,变成那个有些佝偻的老人。

    “他不在这里了。他的气味断了。”露易丝说道。作为狼巫,她的感知能力可能并不是一行人中最强的,然而此时她的话却得到了所有人无声的赞同。每一个人都停下翻找的动作,因为他们知道那是徒劳的。就如同狼巫所说,起司已经不在这里了。

    “您知道他被带到那里去了吗?”老板娘像露易丝问道,这位来自龙脊山的姑娘脸上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重。可是她还没有放弃希望,只要这里有人可以给出一个起司可能会出现的大概线索,她就会赶去那里。然而事实却并不是如此。

    “抱歉,孩子,可是这一次,我帮不了你。”露易丝摇了摇头,露出难得一见的黯然表情。她很清楚爱尔莎此时的心情,或者说,这里的人都知道老板娘和法师之间有着某种不同于战友的感情,甚至咒鸦还对此跟起司开过玩笑。所以当他们都确定自己无法找到起司的时候,没有人愿意直视爱尔莎的眼睛。

    在一番询问无果之后,老板娘感觉整个世界都失去了色彩。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法师的时候他是那个从风雪中被众多冰霜卫士拥簇着走近酒馆的神秘人,他们一起穿过了遍布鼠人的萨隆伯爵领,救了一些人,也杀死了一些。可是爱尔莎并不认为起司会在这次旅途中受伤,事实上,以法师的本事,如果不是他要以身试险,很少有东西可以让他受伤。然而突然间,这个人就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了,老板娘并不理解魔法的世界,起司从未跟她过多的提起过关于他所研究的东西,而这也让她无从判断法师现在的死活。

    蒙娜扶住老板娘的肩膀,她知道这个同伴需要安慰,但是常年在军中的经历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同乡。而这个时候,从树林外传来的马蹄声意味着沃夫城主终于带着援军赶来,而当他们穿过树林小心的来到这片空地的时候,他们除了看到黑色而毫无生气的土地和心情低落的众人之外并没有看到任何的敌人,或者说活着并且还有威胁的敌人。

    山德指着空地附近的疫魔尸体还有一些在行尸的肢体对赶来的城主讲述了他们昨晚都对抗了什么。而敌人的桥头堡被拔掉也就意味着铁堡面临的危机已经暂时解除了。不管那个巫妖想要在铁堡获得什么东西,它都已经带着它所剩无几的力量逃跑了。恢复了与外界联络的铁堡会很快和烈锤公爵取得联系,到时如果那个巫妖还想要故技重施的话,那么它必须掂量掂量整个烈锤公爵领的力量。

    烈锤大公对于这种图谋不轨的家伙可不会有一丝的姑息,在可以预期的近期,烈锤领内一定会展开一场对邪神祭司的清缴活动。而考虑到瘟疫的存在,将散播瘟疫的罪名扔到这些信奉邪神的家伙身上也可以从一定程度上减少领民的焦虑。尤其是那些邪神祭司被绑上火刑架的时候。

    而既然这里已经没有敌人了,沃夫城主也就招呼着剩下的人跟他一起返回铁堡,至于这片充满着死亡气息的空地,他会派遣兵力在这里驻守以防止对方留下了什么后手。之后等事情稍微平复下来之后,他也可以请精于此道的人修复这片土地的伤痛,只不过这个过程会十分缓慢就是了。

    “嘿,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是说既然起司失踪了,你们准备怎么办?回龙脊山吗?”咒鸦走到蒙娜身边问道,现在老板娘显然无法做出判断,而杰克又变成了狼行者,所以起司的护卫中尚且有能力做出规划的看起来也就只剩下女战士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起司消失的太突然了,我们完全没有准备,发生这种事,是我们的失责。”很显然,保护对象的突然失踪让担任守卫的蒙娜也陷入了无措当中。他们本来就没有什么计划,或者说这支小队的行动计划全在法师的脑袋里,没有了起司的指引,蒙娜甚至怀疑他们能不能顺利返回龙脊山。

    “好吧,那么听着。我知道你们现在很迷茫,你们奉命保护起司,可是他却这么消失了。不过首先,我保证我的这个同门不会这么容易死掉,他应该还活着,只是不知道被弄到了那里。而我想既然你们之前追查到的线索指向了王都,那么不如我带着你们先前往王都,如果能在那里找到巫妖的同伙的话,也许就有办法找到起司的下落。”咒鸦很少对一个普通人说这么多的话,他不是很喜欢向其他人解释自己的想法,而且大部分时候,他也不需要别人的认同。但是现在,在起司这个在他看来很有竞争力的对手都不小心着了对方的道的情况下,他认为自己如果要继续完成起司的任务的话,可能需要更多的帮手,“你们不必现在给我答复,我也需要向我的老师报告这个问题。三天,三天之后我会到山德那里找你们。”

    说完,咒鸦就选了一个没有人注意的方向消失在了树林中,他并不需要和城主接触,那对他来说没有意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