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醒来
    战火过后的小村庄,到处都是死亡和毁灭的味道。没有一栋完整的建筑,没有一处不着火的草垛,所有的居民都已经随着战争一同消逝在了喊杀声里,一旦战争的规模上升到国家乃至种族,战争就不会有任何的仁慈可言。就像是人不会在意杀死侵扰自己房间的蚂蚁一样,不会有人对在战争中屠杀一个异族的聚集地有什么愧疚感。地上趴伏着的已经不是人类,而只是一些没有灵魂的肉块,数不清的乌鸦落在村庄的每一座屋顶,每一条栅栏上,它们的眼睛里看到的是多到它们小小的脑子无法计算的食物。

    血和水浑浊的搅拌在一起,每一个水洼中的颜色都让人怀疑。有着精良做工的牛皮鞋踩过满是泥泞的土路,它的主人似乎并不在乎这双造价不菲的皮鞋因此而变的肮脏。行走在荒村中的陌生人惊动了品尝食物的乌鸦们,当这个披着灰袍的身影走过的时候,那些贪婪的啃食着腐肉的飞禽都会如同一阵阵黑云一样从地上升起。

    那个孤独的身影似乎在村庄里搜索着什么,不过说是搜索,他似乎也没有翻找的打算,这个人只是在村庄中缓步走着,兜帽下的视线随意的打量着四周,对于这村庄中可怕的景象没有半分的不适。可是不管这个人在找什么,他恐怕都很难在这个已经被摧毁的毫无修复可能的小村里得到满意的答案。而他看起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就在这个灰袍人打算离开这片废墟,走向不远处的一辆马车的时候,一阵轻微的响动吸引了他。灰袍人可以肯定这响动不是乌鸦弄出来的,可是在这个如同地狱一样的地方,除了乌鸦之外又还会有什么呢?不管发成声音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它总还是给了灰袍人一些希望,他缓步走向响动传来的地方,那是一口看起来已经被杂物掩埋的水井。

    轻松的用戴着手套的双手将那些看起来很沉重的杂物从水井上移开,这个灰袍人的力量显然比一般的成年人要大的多。而在清除这些杂物的过程中原本附着在杂物上的灰尘和碎屑不可避免的落入了下方的井中,一阵明显经过压抑可是失败了的咳嗽声让那个灰袍人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这口井里藏着一个孩子。

    突然照射进井中的阳光让原本躲藏在井里的孩子十分不适,他用自己没有抓着井绳的那只手挡在眼睛前面。这个孩子有着一头黑色的头发,同时也有着不同于大陆大部分地区的偏黄色的皮肤。这些都让灰袍人确定,眼前这个躲在水桶中逃过一劫的小孩应该就是这个村庄最后的遗孤。

    抱着最后确认的态度,灰袍人用带着一些口音的本地语言对井里的小男孩说道。

    “孩子,看着我。”他的声音中似乎有着魔力,那个井中的孩子几乎是本能的照着灰袍人的话将挡在眼前的手放了下来,而当他那双黑色的眼睛看向灰袍人的时候,灰袍人兜帽下的嘴角略微上扬了一下。很好,看来听力和视力都没有问题。

    “听着小子,接下来我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如果你可以完全复述我说的话,我就把你从井里弄上来,给你吃的和喝的,明白了吗?”灰袍人用冷漠的声音说着,而当他注意到那个男孩的瞳孔在提到吃喝时微微收缩的时候,他就知道对方懂了自己的话。

    接下来,那个灰袍人的口中发出一连串意义不明的古怪声音,这声音显然不是刚才他使用的语言,而且事实上,世界上大部分语言里都不会将这些音调和音高如此排列,这些怪异的组合方式让原本单独发声并不困难的发音在连续使用的时候变的极为的拗口。

    男孩努力的听着井上的那个人说的每一个音节,他已经不知道在这口井下躲了多久,现在的他太过于饥饿和疲惫,甚至就连顺着井绳爬上去都做不到。所以灰袍人的承诺无疑是他继续活下去的唯一出路。灰袍人古怪的声音并没有持续多久,大概也就只有五秒左右的样子,可是光是将着五秒的发音记下来就已经耗费了这个孩子大部分的精力。

    几分钟之后,就在灰袍人的耐心快要被消磨干净以至于怀疑这个孩子是不是个哑巴的时候,井下的男孩开口了。没有多余的祈求,也没有不会有回答的提问,他一开口就开始复述灰袍人刚才所说的话。或许是因为干渴的问题吧,没人知道这个孩子在这里吊了多久了,他的声音显得极为的沙哑,甚至在有些音节上他还会破音或者失声。但是灰袍人脸上的表情很快就从不耐变成了惊讶,接着又变成了狂喜。

    因为这个孩子讲他刚才所说的那一段话分毫不差的复述了下来!无尽的奥秘在上,没有经过训练的魔法学徒能够一次将他刚才所说的咒语复述出三分之一就已经算是天赋卓越了,而这个孩子居然在第一次接触这种特殊的发音方法的情况下完美的将其复述了出来。顿时这个灰袍人就觉得自己孤身穿过大半个世界,遵循着预言来到这里是值得的了。

    在这种狂喜下,灰袍人三两下就将孩子坐着的木桶从井中提了上来,而在将这个男孩从木桶中取出来的时候,他更是小心谨慎到了极点,生怕伤害了这个孩子的身体。灰袍人没有去问孩子叫什么,家里还有什么人,因为在这个孩子被灰袍人找到的那一刻,这些东西就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他不需要以前的名字,也不需要那些血脉上的同胞,从今天起,他会成为他第一个学徒。

    “听着,小子”在将装着清澈泉水的水袋和白面包递给这个男孩之后,灰袍人对他说,“从今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做……”

    “啊!”随着一声惊叫,起司猛地从梦中苏醒了过来。他的头极为疼痛,好像里面有一群喝醉酒的矮人矿工在里面狂欢过一样。这让起司不得不闭上眼睛,用双手不停地挤压自己的太阳穴,以此驱散疼痛感。

    “哈哈哈,可怜的小家伙,是不是觉得你的头疼的就像是有一群喝醉酒的矮人矿工在里面狂欢过一样?”一个欢乐而老迈的声音从法师的不远处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