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罗兰
    起司听到那个声音之后很快反应过来,他本能的想要找东西躲藏,可随即又意识到那并没有意义。不论这个声音来自谁,他都没有趁着自己昏迷的时候伤害自己。所以法师还是保持着他原先的动作,而至于他那短暂的一瞬犹豫,除了他自己之外并不会有人意识到。

    几秒钟之后,起司终于从头疼中摆脱了出来,他睁开眼睛试图观察一下周围的环境,然后他就看见了离自己只有大概两个拳头高的帆布顶棚。看起来他醒过来的地方应该是一架货运马车的车厢内,不过根据四周只有零散的几个箱子和铺在他身下的大量稻草来看,这架马车现在似乎并不是在运送货物。而至于发出声音的那个人,他的面孔因为背光的关系让法师看不太清楚,只能从身形大概判断出来应该是一个消瘦的老人。

    起司没有说话,因为他还没有办法确认眼前的这个老人到底是敌是友,而现在他所身处的环境也让他感到担忧。和一无所知的山德他们不同,起司作为亲身参与的一员,他很清楚在自己晕厥前的那个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实上,在黎明前的那个时间点上,起司已经完成了施法,而且按照法师自己的经验,自己的施法无疑是成功的。他的法术在一瞬间几乎就破坏了那些扭曲骑士的身体,同时也将墓园中的魔法阵破坏了一部分,可是意外发生了。而导致这个意外的东西,就是那只神子。

    神子这种东西,就和它的生产者一样完全超越了这个世界可以解释的范围,几乎所有已知的解读方式都不能诠释这种存在的特性。而少数可以窥探世界之外的人也大多因为看到了远超理解程度的事物而陷入了疯狂,至于那些没有疯的人,他们也无法向其他人传达世界之外的情景,毕竟那已经超越了世界可以呈现的极限。在这种情况下,任何理所当然的事情在碰到神子的时候都多少会和人们预想的结果产生偏差,而虽然起司相信,自己所掌握的东西可以将神子泯灭并送出这个世界,现实也证实了他的猜测并没有错误,可是他却错估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个过程所需要的时间。

    在起司的魔力将神子驱除出世界之前,那个神子还是及时的反应过来。而显然这只通过祭司们付出了不知道多么巨大的代价才被送进这个世界的家伙并不想轻易的离开这个丰饶的世界,起司的做法无疑激怒了它。法师可以很清晰的想起那个瞬间发生的事情,巨大的鞭状触手缠在自己的腰上,那巨大的力量让起司有一种自己要被勒成两半的错觉。不过好在这只是错觉而已,神子确实无法抵抗法师的魔法,它在消失前所能做的也仅仅只有泄愤似的将起司高高的卷起来,朝着地上扔了过去,而它投掷起司的方向,正是墓园的所在。

    巫妖其实一直在等起司的施法完成,它就像是在玩一个比拼反应速度的游戏,在起司的法术释放完成前它争取的每一秒,都可以为接下来的传送的安全带来更多保障。虽然巫妖这种特殊的存在不容易死亡,但是这也不代表它希望自己会被传送到类似深渊这样恐怖的地方。而这样做的结果是,它确实在起司的法术对传送魔法产生影响前启动了传送,可是这个时候起司也恰巧被神子扔到了墓园传送的范围之内。

    传送法术因为起司的突然进入而产生了偏差,这原本微不足道的差值又导致了传送的时间同样微不可查的延后,可就是这延后的时间中,起司之前释放的能量对传送魔法产生了不可修补的破坏。至于这破坏带来了怎样的影响,那就不是现在的起司可以预见到的了。起司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那个传送法阵最后还是成功的被启动了。

    “别这么闷闷不乐的,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你居然能毫发无伤,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了。”老人的声音又一次传来,似乎是看到了起司脸上沉思的表情,误以为他在回忆晕厥前的事情,而法师的沉默则被他当成了一些奇怪的情况,“话说你小子不会是摔傻了吧?这可麻烦了,你们这些穿灰袍的都是那个家伙的宝贝,这要是摔傻了一个还正好被我捡到,那个家伙岂不是要找我算账?喂,你倒是说话啊,老头子我可不背这个黑锅啊!”

    老人说着就扑了上来,似乎是要检查起司的身体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被摔傻了。起司赶紧抬手挡住了老人的飞扑,而对方话中提到的东西也不允许他再保持沉默。

    “你……不,您认识我的老师?”起司问道。

    听到起司还能说话,而且条例还很清楚,那个老人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他坐了回去,说道。

    “呼,吓死老头子我了,这不是还没傻吗。所以啊,就说那个家伙的徒弟都跟他一样是怪胎。”

    到这个时候起司才勉强看清了老人的面貌,只见这个老人脸上有着浓密的白色胡须,这些胡子将他的半张脸都掩埋在一片银白色的杂草中,胡子的下摆一直伸到腰间,这样的长胡子在人类当中十分的少见,尤其是老人的胡子还不像是矮人那样随意的束成辫子,而是自然的散开,可是这样长的胡子却丝毫不见凌乱,看来这个人一定每天花很大的精力在自己的胡子上。

    而穿过这胡须,能看到的是一双灰蓝色的眼睛,那不是一双属于施法者的眼睛,可却同样饱含着睿智和沧桑。除此之外,老人身上的衣服并不华丽,甚至只能称得上是合身的,一身简单的暗蓝色长袍,穿在他的身上只能说不会被人当成是乞丐。

    “您还没回答我的问题,您认识我的袍子,而且听起来您还认识我的老师?”起司继续追问道。他是真的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救了自己的人居然会是自己老师的旧相识。可是任凭他仔细的回忆那些和自己老师有交集并且不会直接干掉自己的人的名单,却找不到一个人有可能符合眼前老人的形象。

    “吼吼,小子,我可不仅仅只是认识你的老师那么简单。我们可是曾经一起结伴在大陆上游历过一段相当长的时间的。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确认起司的精神确实没有问题,那个老人终于放松下来,他随手从一旁的木桶上拿起一支木质的烟斗,手指轻轻的在烟斗的外壁上一划,然后赶紧放到烟斗中,一股淡青色的燃烧烟草特有的烟雾就从烟斗里冒了出来。至于他是怎么把这支烟斗放进嘴里的,起司只看见他似乎随便的把烟斗插进了胡子里的某一个地方。

    “至于我的名字,我估计你的老师从来没有提起过,毕竟我这种小人物在他的生命里估计也就是一闪而过罢了。不过你可以叫我,罗兰。”老人靠在木桶上吐出一个完美的烟圈,对起司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