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震惊
    安静,十分的安静。在罗兰做完自我介绍之后,起司也只是简单的,出于礼貌的介绍了自己。他没有说自己是怎么出现在罗兰捡到他的地方的,也同样什么都没有问。这理由很简单,只因为罗兰说了他是老师的朋友。起司也见过几个自家老师的“朋友”,那些家伙无一不是十分威胁而且恐怖的邪门的存在。而面对这些可怕的前辈,无数冒失的同门教给他的启示就是,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现在看来,自己以为这个老人是个普通人真是大错特错,恐怕这位罗兰法师的实力已经超越了起司所能探查的范围,或者就是他精通某种伪装的秘术。

    出于这种防备,起司强迫自己将注意力从罗兰身上移开,天知道他会不会因为被自己窥探而生气。而当起司的注意力放在周围的环境之后,他发现罗兰的马车棚里很乱,虽然起司一开始以为这只是因为这辆马车是随手租下来的。可是法师很快发现事情并不是那样,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起司可以看到很多看起来毫不相干的东西,有些东西甚至法师都不知道用途。比如挂在车沿上的那一笼瑟瑟发抖的鸽子。还有一些用廉价动物内脏制成的还没有充气的气囊。仔细看下来,起司发现这个小小的车厢里实际上装的东西简直多到让人有些眼花缭乱。

    “怎么,你对这些有兴趣?”罗兰注意到了起司的视线,他放下烟斗,随手从旁边的箱子上拿出一条长手帕,然后当着起司的面将这条手帕打开,完全的展示给起司看。这条手帕是由丝绸制成的,虽然如此,染成红色并且没有装饰任何花边的手帕在街边也不会是多么昂贵的商品。正当法师对罗兰的行为感到疑惑的时候,罗兰又把这条手帕对折了一下,并且缓慢的放进自己的左手手心里。

    起司虽然不知道对方这么做的意义,不过既然被罗兰所救,而且看起来他还是自己老师的旧识,也就不好意思开口询问老人正在做什么。然而很快,法师就被对方所做的东西吓到了。当整条手帕都被罗兰用右手塞到左手当中的时候,老人猛地把左手张开,手心朝着起司,可是预想当中手帕掉落的场景并没有出现,罗兰的手里竟然空无一物。

    这怎么可能!?虽然起司没有说话,但是他此刻的表情就在大喊着这句话。要知道,虽然起司现在十分的虚弱,可是他对魔力的感知能力并没有退步,像是凭空转移物体这样的法术,他不可能无法察觉。难道说,这个老人掌握着什么无法被自己理解的施法方式?那倒是说得通为什么他可以和自己的老师结伴同行了。

    “吼吼,这就感到惊讶了?那如果我这样呢?”老人似乎对起司脸上的表情十分满意,他笑着(只能通过他眯着的眼睛来判断他在笑,那一大把胡子让人从面部肌肉来判断罗兰的表情变的不可能。)将右手伸到法师的脑袋后面,轻轻一拉,那条红色的手帕就又出现在了他的手里。法师看着那条红手帕,显得十分的困惑,如果说刚才的法术是因为老人的左手有什么奥秘导致他无法察觉在左手中的施法,可是这一次的施法确实在自己的脖子后面,而自己却依然一无所知!

    这简直太可怕了,这就像是一个人用一把尖刀抵在自己的心口上而自己视而不见一样可怕。这下老人的表演是真的有些吓到起司了,法师的脸色变的有些苍白,似乎将刚才的演出当成了老人在对自己示威。难道他之所以不伤害自己是要讲自己当成人质去要挟自己的老师?想到这里,起司感觉自己背后的冷汗已经打湿了衣服,这绝对不是自己现在可以涉入的纷争。

    “别用那种表情看着我,这只是个把戏而已。”看到起司逐渐泛白的脸色,再加上对那个老朋友的了解,罗兰很轻易的就能猜出来起司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本来他是打算用这个小戏法打破他和起司间的僵局的,可是现在看来或许这起到了反效果。

    “你看!我只是这样,再这样。很简单对不对?”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恶意,罗兰当着起司的面将刚才的手法又重新表演了一遍,而经过这一次表演,起司也明白了刚才为什么没有任何魔力波动的原因,因为罗兰根本就没有在刚才的表演中使用魔法,他是靠单纯的手法来做到这一切的。

    明白了这些手法之后,起司的脸色稍微好些了,可是他对罗兰的敬意却丝毫没有减少。这道理很简单,虽然很多事情大家都知道原理,可是能做到的人却始终是少数,比如……欺骗。而且罗兰所做的事情可比那些靠语言来欺骗受害者的骗子高明多了,这个老人居然欺骗了自己的视觉!这完全无法解释,明明一切都发生在自己的眼前,而自己在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却又都熟视无睹,最可怕的事情是,在这个过程中老人一点点的魔力都没有使用过。

    “请问,您是怎么做到的?”虽然询问一个施法者自己的施法秘诀几乎就跟在问对方的真名一样失礼,可是起司还是按耐不住自己的求知欲,他对罗兰的手法感到了无比的好奇,虽然理性知道自己恐怕不会得到答案,甚至有可能触怒对方,但是他仍然问出了这个问题。

    “吼吼,你的这个表情和神态简直就是你老师的翻版!当年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他也是这么问我的。”罗兰听到起司的问题之后显得很开心,他总是很开心,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这个老人悲伤起来,他将手帕放回原处,又拿起了烟斗,在确认里面的烟草还在燃烧之后,放进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说道。

    “注意力,关键在于注意力,小子。虽然我们的眼睛好像可以看见很多东西,可是大部分时候,我们都只能把注意力放在一件事物上,而这,会让我们对很多东西视若无睹。”

    “注意力……”这是一个起司感到有些陌生的词汇,而这似乎和魔法没有什么关系。虽然魔力的控制需要法师们集中自己的精神,但是那也是一心一意的事情,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的施法者在释放法术的时候都需要人保护。那么,按照老人的说法,是不是只要训练自己的注意力,法师就可以在咏唱咒语的时候控制身体移动呢?想到这里,起司瞬间觉得老人的话好像给自己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嘿小子,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不建议你把戏法的理论用到你们的魔法里去。因为,嗯,你的老师也曾这么尝试过,而且他失败的很彻底。”老人看着思考中的起司,再一次想起了当时和老朋友在一起时的回忆,他低声说道,“真不愧是你教出来的,连思考方式都一样。”

    罗兰的话无疑是一盆冷水,虽然起司自问迟早有超过自己老师的一天,可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那一天还有些时间。而既然自己的老师到现在都没有将有关的知识教给他的学生们,那么说明他的老师到现在都没有成功。当然也有可能是这是自己老师压箱底的本事,所以才没有轻易外传。不过不管真相是哪种,它都打消了法师深入思考下去的打算。而经过这么一段插曲,起司也觉得眼前的罗兰似乎没有那么可怕了。或许对于法师来说,任何能提供给他知识的人都是可爱的也说不定。

    “好的,我知道了罗兰先生。那个,我能不能问一下,我们现在在哪里?”起司到现在终于问出了这个其实他刚醒就想问的问题。

    “你问我们在哪里?哈哈,看来你被摔的确实有点厉害。”老人吸着烟斗说道,同时用自己空着的右手挑开了车棚后方的帆布,露出外面的景色,“我们在苍狮王国王都的郊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