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蒙混
    苍狮王国的首都是一个怎样的地方?你若是这么去问大陆上除了苍狮王国以外的人,那么他们一定会告诉你那只是北方一个渺小国家的中心罢了。事实上,由于大陆的广大,很多人都难以区分北方草原和与它接壤的苍狮王国有什么区别,所以虽然不至于将苍狮王国归入游牧民族里,但是大部分人对于苍狮的印象也和文明相距甚远。

    那么实际的情况又如何呢?这座被苍狮人称为王都的城市在世界上自然算不上特大型的城市,毕竟整个苍狮王国的人口在大陆上恐怕也是属于稀少的那一种,只是由于北方苦寒的气候,所以苍狮有着和它人口不相称的广大一些的领土而已。不过毕竟作为一国之都,苍狮王都的面积大概可以抵得上四个铁堡左右,也就是说,骑马绕着苍狮王都的外城墙走一圈的话,至少也要耗费半天的时间。

    虽然苍狮王国的人口并不算多,可是作为首都的王城自然还是人潮涌动的,随着晨光破晓,王城四个方向的城门也在绞盘的呻吟声中缓缓落下了穿过护城河的通道。早起等着进城交易的商人和对城中事物有需求的农民都已经在城外等候了一段时间了。而在这些人潮中,就包括了一架由两匹褐色老马拉着的马车,马车上用有些褪色的彩色涂料写着“大帽子罗兰的奇妙巡演”的字样。

    “您好先生,请问您是从那里过来的?”当罗兰带着一顶帽檐大到可以当成雨伞的帽子驾着马车通过城门的时候,一旁的卫兵礼貌的询问道。

    “早上好,先生。我是从南边来的,如您所见,我现在正带着我的学徒一起做寻回演出。也欢迎您在有空的时候来看我们的表演。”略微用手压低了自己的帽檐以示尊敬,罗兰用快乐的语气说道。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满怀激情的表演者,正在积极的邀请所有人来看自己的表演。

    “我的荣幸,先生。不过现在如果您允许,我们必须检查您的马车,还有您的学徒,他在那里?”卫兵对罗兰的回应表示满意,这种流浪的艺人虽然不多,可是一个月里总有那么几个,毕竟虽然南方人看不太上苍狮王国,但是这也说明那些在大城市中早已被人看厌了的东西在这里也许会再度受到欢迎也未可知。

    “当然,我可怜的小学徒在上一个城镇的时候爱上了一位美丽的小姐。不过很可惜,像我们这种人要经营一段那样的感情显然不太可能。所以他现在还在失恋的打击中躲在车厢里神伤,你知道的,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啊。”罗兰一边说着摇了摇头,并且从嘴里吐出一口烟雾。然后老人从自己袍子的袖子里随手掏出了一根和他手臂长度相当的手杖帮助自己从马车的驾驶位置上下来,“来来来,我带你去看看他。唉,人老了腿脚就是不方便。”

    而显然比起罗兰口中的故事,那个卫兵显然被老人掏出手杖的举动吓到了。在这个时代里,由于魔法的存在,人们对于不可思议的现象第一反应往往都是施法者。而也正是因为真实存在这些可以化不可能为可能的手段,魔术这个概念还没有产生。所以罗兰的行为在这个卫兵的眼中瞬间就和那些传说故事里的施法者靠拢了。对于施法者,几乎所有王国都不敢拒绝他们的进入,因为天知道贸然触怒这些家伙会带来怎样的灾祸,就比如萨隆伯爵领的瘟疫,在苍狮王城中就有传言是因为萨隆伯爵得罪了一位巫师而引来的。基于这种原因,卫兵对于罗兰的态度瞬间就产生了变化,除了更加的恭敬之外,老人还在这个卫兵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惧和担忧。

    “吼吼,别怕年轻人,这只是我这个老家伙的一些小手艺而已。你知道的,当你的胡子有我这么长的时候,再干那些靠体力吃饭的营生就跟自杀没什么区别。”罗兰对卫兵说道,他的声音十分亲切,就像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在对自己的孙辈开玩笑。老人没有去向对方说明自己的手段不是魔法,在漫长的时间里,罗兰知道有的时候让人误会自己的身份反而可以带来意想不到的便利。带着卫兵走到车棚的后面,罗兰用手杖挑开了车棚后方的帘幕。

    “我亲爱的学徒,别再怀念你的姑娘了!我告诉过你你和她是不可能的,你看看,就因为你的失落,我这个老头子还要自己带着卫兵先生过来关心你。”

    照进车棚的阳光足够明亮,顺着这光亮,卫兵看见了马车车棚中杂物堆放的样子。同时也看到了在车棚最里面那个半躺在稻草上用一只手遮挡着突然射进来的阳光的年轻人。起司因为虚弱而苍白的脸色和他本身的外貌经由罗兰的铺垫使得在卫兵眼中看到的确实就是一个因为失恋而郁郁寡欢的年轻人。至于他有些特别的肤色,在罗兰的施法者身份的前提下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你看看,卫兵先生,这个小子自从两天前就一直这样,就连赶车这样的体力活都弄得我这个老头子自己来。车棚里的杂物就更加没时间整理了。”罗兰叼着烟斗,朝着卫兵抱怨道。似乎真的是一个对自己的后辈没辙的老人。

    卫兵简单的看了看罗兰车棚里的东西,因为对罗兰身份的顾虑,他甚至都不敢贸然走近车棚里,他可不想以为这种愚蠢的理由被法师变成青蛙或者蜘蛛。在确认了起司确实是一个正常人类只是脸色有些苍白之后,那个卫兵也就示意罗兰没有问题。在他和老人关上帘子之前,他甚至还对起司说道。

    “小子,虽然我知道失恋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可是你也得顾忌你家老爷子的身体。”

    说完,卫兵走开去检查下一个带着大量行李入城的人了。只留下一脸疑惑的起司还在思考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失恋了的这个问题。不过不管怎么说,在罗兰再次爬上马车的驾驶席之后,他们还是顺利的进入了王城,并且除了那个卫兵的小小疑虑之外,没有惊动任何人。或许今天之后,那个卫兵就会彻底忘记自己检查过这么一个有些神秘的老人和一个失恋的年轻人。

    而这,正是起司所需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