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街头
    .. ,灰塔的黎明

    “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瘟疫啊!会让人变成半人半鼠的瘟疫!”

    “那不是在萨隆伯爵领才有的东西吗?周边的领主不是已经派人封锁了萨隆伯爵领通往其它方向的边界吗?”

    “他们失败了啊!我听说啊,黑山领和烈锤领都出现了那些被感染后的怪物!而且那些怪物越来越多!”

    “怎么可能……听说血狮和那个洛萨还有烈锤玫瑰都前往封锁了啊,难道他们也会失手?”

    “…………”

    走在苍狮王城的街道上,起司没有穿着那一身标志性的灰袍,这是罗兰的建议。按照老人的说法,灰袍确实可以让曾经得到过起司老师帮助的人前来帮忙,但是这同时也意味着告诉对方自己的到来。而既然现在起司的当务之急是找寻线索,那么就不应该太过招摇。同时在罗兰在处理他们今晚的住宿问题的时候,他也让起司先上街去打听一下最近王城里的消息。很多时候街头巷尾的议论会比官方的信息传播的更快。

    起司听着周围那些王城居民的议论,被兜帽遮住的面孔上眉头已经皱了起来。虽然他早就知道自己的药剂不能完全解决鼠人瘟疫的问题,可是他没想到药剂会失效的那么快。而在药剂失效之后,瘟疫的传播势头又会这么猛烈。这完全不合情理,要知道在离开萨隆伯爵领之前,起司已经摆脱葛洛瑞娅尽全力收拢那些依然保有理性的鼠人,而至于那些化身成了无脑怪兽的鼠人,不论是希瑟还是里昂,起司相信他们都有办法守护住自己的阵地。以鼠人的实力,在了解了对手的情况下,驻扎在伯爵领外围的士兵数量应该是足够的才对。

    甚至在铁堡的时候,起司也有向沃夫城主询问关于瘟疫的事情,而当时他得到的回答是,铁堡除了接收到了极少量的来自靠近萨隆伯爵领方向村庄的逃难者之外,并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确实患上了鼠人瘟疫的人。所以如果城主的回答属实,那么恐怕现在被人们热议的瘟疫,就是在起司被巫妖的法阵扔到王城的这段时间之内发生的事情了。

    从和罗兰之前的交谈来推断,起司已经可以初步断定在自己从铁堡的城外墓园被传送到王城附近的时候,外界已经过去了一整天的时间。这在出现事故的传送当中倒不是一段很长的时间,那些被干扰了的传送很有可能把它的使用者扔到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后,而自己只是在传送过程中过去了一天,不得不说是十分幸运的事情。再加上起司本来就要来王城,那么这一天的时间反而还比赶路要来的快得多。如果说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那就是这次意外事故让起司没有办法从那个巫妖那里获得他想要的情报,同时也和自己的伙伴失散了。

    想到伙伴,起司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他十分担心自己消失后爱尔莎他们的处境。虽然山德和沃夫城主不会为难他们,但是他们身边可还有一个咒鸦啊,想起这个自己的同门,法师实在不认为他会不对其他人下手。起司太明白自己这一派的作风了,像老板娘他们那样送上门的苦力咒鸦是不可能会放过的,就算暂时不能收为己用,可是以寻找起司的名义忽悠他们跟自己一起行动绝对不难。而经历了铁堡的一战后,法师实际上已经不希望将爱尔莎他们带着继续深入这个事件了。

    咒鸦的出现意味着就连起司的那位老师都认为现在的情况凭着起司一个人是搞不定的,这意味着在那位灰塔之主都认可未知敌人的强大。在这种情况下,再让老板娘他们参与下去真的无异于让他们去死。本来起司是打算在铁堡就让爱尔莎他们折返的,就算无法返回龙脊山,不论是铁堡还是里昂的王国骑士团,都足以保护他们的安全。但是现在……

    摇了摇头将脑中的担忧甩开,起司继续他的漫步。人来人往的苍狮王城可比铁堡还要热闹,与烈锤领时刻要担心游牧民族的入侵不同,苍狮王城可以说自从王国立国后就从未受到外敌的威胁。所以这座城市中的人和铁堡那种边境城市的景象又不相同。各种商贩,行人,如同不会停止的洪流一样在街道上涌动着,道路中间是不是的会传来马车驾驶者对前方行人或者其它马车的吼叫。道路虽然谈不上整洁,可是那些污渍却恰恰是这座城市充满活力的证明。这样热闹的景象让起司身处其中时多少有些迷茫,作为一个深入简出的研究者,他并不适应这种场面。

    而既然法师不了解在这样人口繁杂的城市生活的规则,那么在这座人类组成的丛林中的掠食者自然会发现这个新来的家伙露出的那股诱人的味道。一个小小的身影猛地跟起司撞了一个满怀,看起来是一个跑的太快的孩子不小心撞到了路人。可法师毕竟不是第一次出门的菜鸟,他几乎下意识的就抓住了那个孩子想要伸到自己腰上的手。这样的扒手可以说是城市里必然存在的一群人。

    “放开我!”那个孩子用略带惊慌的语气说道。显然是没有想到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起司居然可以这么轻易的抓到自己。

    起司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他同时也注意到当他抓住这个孩子的时候,周围的行人开始有意识的避开自己,一些本来藏在人群里有着十分凶悍的外形的成年男性开始向着自己周围聚集,看起来大有把自己包围的趋势。到底是王城,就连这里偷窃的小偷都不简单。从那些人把手伸进衣服的位置来判断,他们肯定都持有着武器,而以周围的人流来说,如果他们冲过来攻击起司,那么法师肯定是不会及时得到任何帮助的。

    “放开我,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放了我他们就不会伤害你。”被起司抓住的孩子说道。显然一时的失手并不能吓到他,因为他知道就算他失败,周围的同伙也会很快赶来。而正常情况下,一般的人此时也会选择放走这个孩子,至少这样可以保证自己不会被那些看起来就不好惹的流氓混混缠住。可惜,他遇上的并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个心情不大好的法师。

    “左边那个秃头会因为摔倒扎自己一刀。”起司低下头,在孩子耳边说道,他故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这样可以显得更具压迫性一些。

    而随着起司的话,那个孩子看到那个脸上有疤的凶狠同伙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摔倒在地,而他揣在怀里的小刀也好死不死的刺进了自己的身体。突然倒下并且开始流血的人引起了周围路人的关注,他们惊叫着跑开,好像天塌下来了一样。

    “右边的那两个家伙会互相伤害。”法师的低语继续说道。

    另一边的两个小偷同伙看到同伴的突然倒地正陷入迷惑中,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两人中看起来比较矮的那个突然踩了另一个人一脚。另一个人低声叫了一声开始质问自己的同伴发生了什么,这样的流氓间本来就不会有多好的交情,这小小的冲突想要发展成斗殴几乎不需要什么其他理由。

    “还想继续看下去吗?”起司的声音此时在那个孩子耳朵中犹如魔鬼的低语,任那个孩子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眼前这个抓着自己的人是怎么做到他说的这一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