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解药
    .. ,灰塔的黎明

    起司引起的骚乱还是很快引来了王城的巡逻士兵,毕竟这条街是王城中比较热闹的区域,在这里发生有人受伤倒地这样的恶**件还是不可能不引起注意的。而就在那些闻讯赶来的士兵们还在疑惑为什么受伤的人是这些本地有名的流氓的时候,起司已经悄悄的消失在了人群之中。而与法师一起消失在现场的,还有那个之前想要偷窃起司钱包的小孩。

    “说吧,你叫什么名字?”这里是一间餐馆的后巷,除了厨房里的伙计会在早上从这里将食品原料运入餐馆和晚上将一天积攒下的垃圾倾倒进马车之外平时没有人会走入这个闻起来就让人厌恶的地方。起司将那个孩子挟持到这里,他知道像是这样的小扒手一定精通街头上的一切变动,所以法师觉得与其自己通过只言片语来打听情报,不如直接问问他。

    那个孩子明显还处在震惊中。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起司到底是怎么做到刚才的一幕幕的,而在这个孩子狭小的世界里,他只能找到一个途径来理解这些事。

    “你……你会魔法!不要吃我的脑子!放我走!救命啊!这里有个巫师!”那个孩子惊恐的叫到,同时奋力的挥舞着四肢,像是一只溺水的老鼠一样。同时他的呼救也因为起司的一些小布置的原因,并不能传到巷子之外。而且换句话来说,来自这种阴暗小巷里的声音,就算真的被人听见,大部分也会选择无视。

    “嘿,听着小子,安静一点!”这个孩子反抗的力量之大让现在仍然处于虚弱状态的起司都有些压制不住,毕竟法师本来也不是以身体素质见长。无奈之下,虽然想要尽量减少施法的频率来防止被人发现,可是对方的反抗之激烈还是让法师不得不对着那个孩子默默的举起了左手的手掌。随着起司的动作,无形的力量将那个孩子按在了墙壁上,可能是为了保存力量的缘故,虽然这股力量使得那个孩子无法离开墙面,可是却没有强行压制他的四肢。

    在突如其来的恐怖力量下,那个孩子终于停止了挣扎,或许是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和法师之间存在着的差距,也或许只是由于单纯的没力气了而已。起司注意到这个孩子身上的衣服虽然谈不上单薄,可是基本都是由各种不合身的服装经过劣质的改造手段制作的,而他伸出衣物的四肢则显得十分的纤细,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手臂上的血管。如果不是因为生存需要而锻炼出的肌肉,起司甚至要认为这个孩子是某种披着人皮的骷髅亡灵了。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起司走到孩子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被自己定在墙壁上无法反抗的小偷。他张开自己的右手,在法师的掌心里躺着一枚银色的钱币,贵金属特殊的光泽一瞬间就吸引了那个孩子的注意,“听着孩子,我问你答,告诉我想知道的,这枚银币就是你的了。明白了吗?”

    那个孩子看着法师手里的银币吞了吞口水,他点了点头。在这个孩子看来,就算起司是食人的恶魔,他手上的钱币却可以让自己活下去,尤其是今天自己搞砸了那么多事的情况下。

    见到孩子点了头,起司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他并不讨厌这个试图偷窃他的小家伙,这个世界上的人为了自己的生存只能选择那些被人所不齿的手段。但是那不是他们的错,而是没有机会容许他们选择。

    “那么听好了,我问你,王城最近有发生什么大事吗?”起司问道。

    被按在墙上的孩子听到问题皱了皱眉头,他的表情告诉法师他在努力的思索那些事情可以被归类为“大事”,而随即起司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对这个孩子来说太过于模糊了,对方的关注角度和自己并不相同,用这么笼统的方式来询问他肯定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于是法师改变了自己的问题。

    “最近王城里的人嘴里讨论最多的事情是什么?”相比较刚才的问题,起司相信这一个会好回答的多。像这种小偷平时一定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角色,就算不是处于兴趣,他们也会去关注人们口中的情报。

    “瘟疫!会把人变成怪物的瘟疫!”果然,这一次那个孩子想都不想就回答道。看他脸上的表情,显然对自己的答案十分有信心。

    “告诉我一些具体内容,一些你知道而别人不知道的。”起司说道,自己的问题已经找对了方向,接下来只要引导这个孩子把他知道的都说出来就行了。

    “唔……我对瘟疫知道的也不是很多,那些人只是在说瘟疫的传播越来越快,而且会把人变成像老鼠一样的怪物。所以很多有钱人都在打算向更南方的地方迁移。”孩子说道。他的语气有些疑惑,看来他对自己的回答并不是十分肯定。

    “那么你呢?你对他们嘴里的瘟疫怎么看?”起司注意到这个孩子在谈到瘟疫的时候眼睛中并没有什么恐惧,这是十分不可思议的,因为事实上一旦传染病出现,最先也是最严重的受影响的群体一定是像他这样的人。

    “我?我其实不害怕那些东西,我们老大说了,他可以弄到预防瘟疫的解药,只要我凑够买解药的钱,我就不怕了!”这个孩子回答道。听到对方的回答,起司的第一反应是这是骗局。

    “解药?你怎么确定他给你的就一定是解药?或许他只是在骗你呢?”起司问道。会被这种小偷称为老大的人,想也知道不会是什么大人物,最多也就是在王城中有些势力的流氓头子,这样的人手里会有搞到鼠人瘟疫的解药?法师是根本不相信的。所以他问这个问题只是好奇像这样在街头长大的孩子为什么会认为那个什么老大说的就一定是实话。

    “老大绝不会骗我们!”结果那个孩子坚定的说,他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犹豫,看来对于他口中的那个老大,他有着绝对的信任,“老大说有解药就一定有解药!只要我把买解药的钱凑够,我就……”说着那个小孩看向了起司手中的银币。

    “呵呵,是吗?”起司注意到了对方的目光,他轻轻的用大拇指将银币弹飞起来,银币在空中不断翻滚着,最终又一次落回法师的手里,“那么我手里的这枚银币,可以买几份你口中的解药?”

    孩子的眼睛转了转,似乎是在脑子里运算着钱币之间的比例,过了一小会,他用略带犹豫的语气说道。

    “大概……五份。”

    听到对方的答案起司几乎要当场笑出来。因为在法师眼里这简直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价格,要知道在萨隆伯爵领的时候起司为了抑制瘟疫的传染,所耗费的材料用金钱来核算绝对是一个可怕的数字。要不是灰塔对于这些材料有着自己的取得渠道,起司根本不可能弄到数量如此庞大的材料,更何况这其中还包含了龙血这样对于药剂师来说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材料。而现在这个孩子居然说一枚银币就可以得到五份瘟疫的解药。起司感觉自己真的不知道该嘲笑对方的无知还是该对传出这个谎言的人的低劣手法感到无奈。

    而起司的表情显然是把不相信这三个字写在了脸上,那个孩子看到法师的表情当时就不高兴了,在这样的孩子眼里,或许起司可以随意欺辱自己,但是法师居然对自己的崇拜对象感到怀疑,这简直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我们老大是从药剂师协会那里弄到的解药!那一定是真的!”小偷生气的说。而他的话让起司脸上的表情一凝。

    “你刚才提到了,这些解药来自药剂师协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