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晚餐
    .. ,灰塔的黎明

    疫区,这两个字在告示上是如此的显眼。起司默默的再次将这张告示又重新读了几遍,并且试图从这些文字的用词遣句上尽力的揣测这些词语的用意,想要看到一些之前被自己忽略了的信息。原因无他,只因为如果这张告示属实,那么事情的进展未免发生的太快了一些。要知道,起司在一天前可还在铁堡成功制止了敌人的入侵。

    “这张告示是从那里拿来的?”法师问道。

    “今天一天,那些巡街的骑士都在对沿街的商人发放这种告示。怎么,你没有碰到吗?”罗兰有些奇怪的问,他会拿到这一张告示一点也不奇怪,毕竟像罗兰这样的巡游艺人,一定会是禁止靠近疫区的那部分。而老人之所以会奇怪起司对此毫不知情,也是因为法师明明上街闲逛了一天,却没有看到任何发放告示的骑士。

    起司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之前并没有遇到发告示的骑士,他总不能告诉罗兰自己整个下午都在威胁一个孩子。而既然确定这份告示的真实性,其背后代表的问题就由不得法师不去深思了。为什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铁堡这种有着超越凡人力量守护的城市都会陷落在鼠人瘟疫的影响下,这完全不合逻辑,况且铁堡城主还是沃夫这样以守护为方向的特化型施法者。

    同时,起司也不可抑制的想到自己的同伴,如果铁堡陷落,老板娘他们能否成功的逃离疫区,爱尔莎等人身上都有起司在萨隆领就为他们接种的疫苗。那些疫苗虽然谈不上绝对奏效,但是法师还是有信心可以保护他们在短时间内免受瘟疫的影响。况且,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面对像是鼠人瘟疫这样由魔法作为内核的传染病,咒鸦的能力或许比起司单纯的从病毒的角度来的更加有效。而这,或许也是之所以老师会把他派来帮助自己的原因。

    “你在担心什么?这次瘟疫很严重吗?”罗兰从起司的脸色中读到了担忧,老人敏感的意识到起司在追查的事情很可能与这场瘟疫有关,而且铁堡那边很可能还有和法师有关联的人或事物。

    “我有几个同伴在我往这里来的时候还留在铁堡,我很担忧他们的状况。”起司如实说道。他知道虽然罗兰看起来不会使用法术,但是老人只需要观察自己的动作和神态就可以窥探自己的内心,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老辣的眼力远比法术要可怕的多。

    “这可真是坏消息。你打算去找他们吗?”罗兰问道,虽然很难通过那张被胡须遮挡了大半的脸来判断他是不是真的露出了同情的神色。

    老人的提议很具有诱惑力,从王城骑一匹快马沿着大路赶回烈锤领,就有很大的可能性可以在路上和同伴们汇合。毕竟起司和咒鸦之间还是有着特殊的交流方式的,只要他们的距离离得并不太远同时又没有特意隐藏自己的话,想要找到自己的同门并不困难。然而这个想法并没有在起司的脑子里停留太长的时间。法师开口说道。

    “不了,我相信他们可以照顾自己。而且我赶到王城里来就是因为这里有着和瘟疫有关的线索。现在就算我折返回去找到他们,我们也只能面对瘟疫束手无策。”浊流镇中死于驻地的药剂师男爵,洛萨却声称看着他乘车在早些时候返回了王城,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问题。而且从法师今天的打听来看,似乎王都中也没有人提起格雷男爵的死亡,所以如果起司料想的没错,现在在王都应该还有一个活着的格雷男爵。而不管这个男爵的真实身份是谁,他应该都和瘟疫的传播有着一定的关系。

    “你的脸色不太好,孩子。有什么我能帮到你的吗?如果苍狮被瘟疫影响的话,那么我的生意恐怕也会受到影响。你知道的,在人心惶惶的时候没有人会有心情驻足看表演。”罗兰从起司的语气中感受到了不确定,他开口问道。

    “你是以什么身份想像我提供帮助?”起司反问道。

    “孩子,我只有一个身份。”罗兰笑了笑说道,虽然他已经多次和起司澄清过自己真的并不会使用魔法,可是法师却一直对此保持着怀疑态度。在起司看来这个老人远远不想他说的那么简单。

    “那么我暂时并不需要您的帮助。”起司回答道,同时转头向吧台招呼着要了一杯蜜酒。

    “别说的那么肯定。很多时候人并不知道他真的需要什么。就比如我就十分肯定你现在需要的绝对不是一大杯冰蜜酒。”罗兰微微笑了笑,我们就当他被胡子遮挡住的嘴笑了笑吧,然后老人在酒保前来送酒的时候从那个小姑娘的头上抽出了一朵鲜艳的红色玫瑰,在对方惊喜的感谢声中将玫瑰送给了女酒保之后。老人惬意的喝了一口自己手中的蜜酒,而起司到了现在才发现,自己面前的蜜酒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一盘夹着肉的面包。

    “吃吧,你需要保持体力。你的身体仍然很虚弱,而显然你并没有及时补充能量。这能让你保持活力和头脑清醒。”罗兰说道。

    法师悻悻的拿起自己面前的食物大口咀嚼起来。老人的话是对的,现在涉入酒精对于自己的行动计划和现实情况都没有被帮助。肉片和面包的味道在起司的口腔里散开,面包虽然不如刚出炉的新鲜,可是小麦的香气还是足够浓郁。而经过了熏制的肉片也可以将肉的特有美味很好的发挥出来。肉片的数量和面包的厚度显然经过厨师精心的计算,既不会因为过厚的面包影响口感,也不会让肉片的味道显得太过浓烈。不过除了这两种味道之外,还有第三种味道藏在面包和肉片当中,这应该是某种植物的叶片,其清甜的味道让前面的两种食物的味道融合的更加完美。

    “味道如何?这可是我亲自动手做的三明治,如果不进行这样适当的搭配,这家餐馆的食物就有些差强人意了。”老人说道,同时又喝了一口蜜酒。

    “很美味。您是一个懂得组合事物的人。不过我不知道这里还有卖蛇尾草,会处理这种带有毒性的植物的厨师可不多见。”起司将手里的食物吃完,在伸手抓向下一块三明治的时候称赞道。

    “你说那个草啊,那是我进城的时候随手从城边摘得,我感觉它看起来味道不错。原来是有毒的吗?”老人说道。

    于是腹中传来的强烈疼痛就成了起司对于罗兰做的三明治的唯一回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