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小巷
    当第二天来临的时候,起司终于挣扎着从旅馆的厕所中站了起来。天可怜见,作为一个本来身体素质就较为孱弱的施法者,这一晚上的腹泻险些就让法师失去了行动能力。本来就因为重伤未愈而苍白的脸色,现在变得更加的难看。起司艰难的回到自己的房间,昏昏沉沉的倒在了床上。他知道今天是和那个小偷交易的日子,不过以自己目前的状况来说,还是让对方多等一些时间吧。

    当起司再一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看着外面的天色,法师匆忙的清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换上了昨天在外面时的那套装束。可是或许是某种预感吧,起司在准备出门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法师低头想了想,决定再换一身衣服。而事实证明,这个举动让他省去了不少的麻烦。

    “嘿,小子,你确定那个家伙今天会来吗?我们已经在这里傻傻的等了一上午了!”在昨天斯派洛和起司约好的那个小巷,一个彪形大汉用他比斯派洛腰部还要粗大的胳膊搂着可怜的小偷说道。虽然这动作似乎是在显示二人关系的亲密,可是由于这二人体型上的悬殊差距以及大汉脸上的狰狞表情,这个动作反而显示出了威胁的味道。

    “我……我昨天就是和他约的这里。只不过他没说具体什么时候……”斯派洛瘦弱的身体在大汉的臂弯里痛苦的扭动着,他想要挣脱对方的钳制,却又害怕这个动作会触怒对方。与昨天相比,斯派洛的精神状态并不比在厕所蹲了一晚的起司来得好,而从这个孩子脸上的淤青来看,他在不久前应该被人毒打过一顿。

    “哼,你最好不要说假话。不然你知道下场。”那个大汉将斯派洛放开,粗鲁的威胁道。同时从怀里掏出一枚银币,昨天起司付给斯派洛的那枚,仔细的欣赏这贵金属的色泽。

    “你确定昨天的那个家伙会带着另一枚银币过来?”那个大汉问道。

    “他……他是这么答应的。……只要我带着解药。”斯派洛低着头小心的回答道。昨天这个孩子兴冲冲的去找自己的老大买药,却被这个大汉截了下来。斯派洛知道,这个家伙是附近仅次于老大的恶棍,而且不同于自己的老大,这个大汉可不在乎什么信誉或者尊严,而虽然斯派洛已经小心的藏起来银币,却还是被这个恶劣的家伙从鞋底将这枚宝贵的资产搜了出来。反倒是起司之后给他的铜币被他直接换成了食物进了肚子倒是逃过了一劫。在大汉的逼问下,斯派洛只好将有关起司的事情告诉了对方,不过不要以为我们的小小先生这么好欺负,斯派洛可没有告诉大汉起司会巫术的事情。所以就在这个大汉在等着那个藏头露尾的肥羊的时候,斯派洛也在等着起司来替自己教训这些家伙。

    不过……小偷略微瞄了一样小巷的深处和两边的墙顶,那里隐隐有着人影晃动的痕迹,这个大汉虽然鲁莽却不傻,他也知道敢孤身携带这么多钱财出门的家伙多半有些本事。可是在如此多街头上的“好手”的围攻下,相比就算是正经的骑士大人也只能乖乖的交出自己的钱袋。

    “解药?哈,你也和你的老大一样蠢,那个蠢货居然用那么便宜的价钱贩卖药剂师协会的药剂,要是我知道他是从那里弄到那些药水的,我一定会把价钱翻上他十倍二十倍!”大汉张狂的笑着,在他看来斯派洛的老大简直就是傻瓜中的傻瓜,想那样的家伙到底是怎么爬到自己头上去的,这是他一直想不通的问题。

    “你不许这么说老大!”原本沉默的斯派洛听到大汉在嘲讽自己的老大,脸上立马露出了愤怒的神色,对于这个成长在街头的孩子来说,他所追随的那个头领就是他的精神支柱。听到对方居然对自己的偶像出言不逊,斯派洛立马就打算挥舞着自己瘦弱的不像话的拳头让对方闭嘴。

    “哈哈,我说了又如何?你就和你的那个老大一样软弱无力!”大汉一只手按住斯派洛的头,小孩子的短手短脚就只能做一些无意义的挥动了。而就在大汉打算进一步羞辱斯派洛的时候,他们的头顶传来了一声鸟叫。

    “呸,算你小子运气好。”大汉知道这是有人接近的信号,他朝着地上啐了一口之后就藏到了小巷的深处去了。

    过了一小会,就在斯派洛焦急的盯着小巷入口期待那个人影赶紧出现的时候。

    “怎么了,小子,我昨天见你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起司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斯派洛的身边,斯派洛可以向诸神保证,他绝对没有听到脚步声或者人影接近自己。可是当他回头的时候,起司就已经站在了孩子的身后。

    “你……”斯派洛指着起司,哪怕已经知道起司不是普通人,可是他脸上的惊讶却和昨天相比却没有减少多少。

    同时,在小巷的深处,那个大汉也在和手下用极小的声音窃窃私语。

    “喂,你看到那个小子是什么时候走进来的吗?”大汉问道。

    “没有,头儿,我一眨眼他就站在那只小麻雀身后了。他是不是就是要买药的家伙?”他身边的一名手下回答。

    “哼,不管是不是,他走进来就别想什么都不留下。”那个大汉恶狠狠的说道,长时间的等待已经让他和他的手下快要失去耐心了。

    而另一边,起司和斯派洛的对话才刚开始。

    “你怎么现在才来?我已经等你一天了!”斯派洛当然认出了来人就是起司,像他这种孩子,大部分人的长相只需要远远的看一眼就可以记很长时间。

    “咳咳,这个吗,确实是被一些事情耽搁了。”起司有些尴尬的轻咳了几声,他总不能跟眼前的这个孩子说自己是因为昨晚吃了某个不靠谱的糟老头的有毒三明治结果拉了一整晚的肚子。那样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形象估计会碎的连渣都不剩。

    “先不说这个了,你把解药带来了吗?”法师立刻岔开了话题,他可不想再回忆起昨晚的情况。

    “抱歉……”当起司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斯派洛低下了头。他可以毫无负罪感的偷窃行人的钱包,因为在这个孩子的世界里,那只能怪那些老爷太太警惕性太低,可是起司却是在和他交易。而就算是盗贼们信仰的偷盗之神也是不赞成随意撕毁契约这样的事情的。

    “这样啊,看来你小子混的也不容易呢。我昨天给你的铜币没有被他们抢走吧?”虽然起司不是身经百战的战士,可是法师也自有办法感知到自己周围的情况,虽然经过隐蔽训练的人或许会让法师的侦查失去效力,但是一群浑身散发着酒臭的流氓可不在此列。所以起司其实一早就知道了小巷中的情况。而看到斯派洛的反应,法师就知道自己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小麻雀摇了摇头,可是很快他就意识到了起司的问句有问题。

    “你一早就知道银币会被抢走?”

    “哈哈,我可怜的小麻雀,我可是个巫师啊。”嘴角带着微笑的弧度,起司可懒得和对方解释自己的推理。而就在法师打算继续哄骗斯派洛的时候,那个大汉终于等不及了。

    “喂!那个不敢把连露出来的!你现在最好把你身上的钱都交出来!”手里拿着一跟手臂粗的铁棍,这种短武器在巷战中往往比刀剑要实用得多。

    “那如果我说不呢?”起司顺着声音转过头去问道。

    “哼,这可由不得你!”随着那个大汉这一句话,十多道人影瞬间就把小巷里堵得满满当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