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斗殴
    “昨天抢走我给你的钱的就是这些家伙吧?”起司问道。虽然被十多个流氓围在小巷里,可是法师的脸上却看不见半点的担忧。事实上,虽然罗兰告诉他不要试图将戏法里的东西融入魔法当中,可是起司还是有了一些自己的小想法。而现在,或许就是找人实验的时候了。

    斯派洛小心的点了点头,他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普通人,可是这也就意味着他并不清楚起司在被人围攻的情况下会做出怎样的举动,那些在坊间流传的故事中因为一点小事就杀的人横尸遍野的可怕巫师也是存在的。而且在故事中出现的往往都是这样的巫师。

    “好吧,我姑且问一下,你们身上都没有斯派洛昨天承诺给我的解药对吧?”起司叹了一口气,他还抱着一丝的侥幸心理,如果这些大汉只是在小麻雀和自己交易前才挟持的他,那么他们身上就很有可能带着原本应该给自己的解药。这样可以省去很多麻烦。然而,现实往往和我们预想的有很大差距不是吗?

    “你在说笑话吗?这个家伙居然认为我们身上会带着独眼的解药,哈哈哈哈。”如果说起司的问题有很多种回答方式的话,那么这个带头的额壮汉无疑选择了最恶劣的一种,他指着法师的鼻子,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十分好笑的笑话一样转头对自己的同伴说道。而那些围在小巷里的流氓们在听到大汉的话也跟着起哄似的大笑起来。他们的声音是如此之大并且夸张,以至于街道上的行人和隔壁餐馆中的伙计都听到了这笑声,可是听到归听到,他们可不敢得罪这些地头蛇。

    “他嘴里的独眼,就是你的老大吗?”起司没有在意那些流氓的笑声,再次向斯派洛询问道。诡异的是,虽然法师的声音并不大,可是在这铺天盖地的笑声中却传达的异常清楚。斯派洛下意识的再次点了点头,在起司把头转过去之后才意识到刚才的一幕有多不可思议。

    “这么说,你们就没用了。”起司轻声低语着,同时开始使用魔力加强自身的反应速度和力量,魔法不仅可以作为远程的攻击手段,当施法者们有需要的时候,那些超越凡俗的能量也可以为他们带来身体上的强化。而起司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不希望过于强烈的魔力反应惊动王城中的其他人。

    “看这里。”法师说道,他的话语中带着令人不容质疑的魔力,所有的流氓都不由自主的听从了起司的话,将视线转向了法师伸出的左手,在那只手上,一枚金币丝毫没有受到小巷阴暗环境的影响散发着诱人的光芒。在这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枚金币上的美丽光泽所迷住了,他们的视线像是被吸住了一样死死的停留在金币上,丧失了对外界的其它感知。

    而就在这个时候,起司动了,他的左手将那枚金币高高的弹向空中。然后在所有人都仰起头的时候以极为可怕的速度冲到了领头的那个壮汉的身前,右臂弯曲,挥出了一记完美的上勾拳直击对方的下颚!

    “咕!”人体被击打的沉闷声音令所有的注意力从金币上移开,他们惊讶的看见那个壮汉在起司的一拳之下像是一条破麻袋一样飞向了半空中,而从那个家伙嘴巴的扭曲程度来看,起司的这一拳至少打断了他的颌骨和三颗牙齿。在所有人还在这震撼的场景中回不过神来的时候,起司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法师在击飞了那个领头的家伙之后有再次跨步向前,左右手各抓起一个还没缓过神来的流氓的脖子,将他们脸对着脸狠狠的碰撞在一起。从飞溅的鼻血和清脆的声响来看,那两个家伙的鼻梁骨肯定是断了。松手任两个因为碰撞和疼痛晕过去的倒霉蛋倒在地上,起司去势不减,他飞起一脚踹在了面前流氓的左膝盖上。

    “咔嚓!”“啊!”惨叫和骨头折断的声音相继而起,被起司提到膝盖的流氓整个左腿朝着相反的方向弯曲,看来他的膝盖关节算是彻底报废了,就算修养回来每逢阴天下雨估计也有的受了。到了这个时候,剩下的流氓终于反应过来了,靠近起司的大汉们赶紧抄起自己的武器朝着起司的方向狠砸过去,可是他们的攻击无一例外的只打到了空气,法师的身体已经不在那个地方了。

    “看,这就是金钱的力量。”从容的将落下的金币收回手中,起司面对着斯派洛笑着说。他的笑容如此的阳光,如果忽略他手上那些流氓的血迹的话,没有人可以把他跟那个在一瞬间打倒了四五个大汉的人联系在一起。而见到法师的样子,剩下的流氓们虽然还在努力维持自己的姿势,可是大部分人的双腿已经开始不自觉的打颤了。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恐怕把歪脑筋动到了不能碰的人身上。

    “切,对付这些好勇斗狠之徒还可以,这点本事对付一个受过正规军事训练的士兵恐怕就不那么好用了。”活动了一下因为猛力击打而隐隐作痛的右手,起司小声说道。诚然,之所以法师刚才可以打出那么一套华丽的连击,并不是说他的格斗技巧有多么高明,只不过是起司凭借着被加强过的力量和速度以及对手一瞬间的分神才做到了以上的事情。同样的情况,不要说洛萨或者里昂这种级别的战士,就是被转化成狼行者之前的杰克也不会被起司这么简单的影响。

    “他,他会巫术!”“他是巫师!”这样的声音开始在流氓中出现,虽然起司很想告诉他们刚才的事情换成是自己认识的任何一个战士,哪怕是老板娘都可以做到,但是显然对于这些混在街头的家伙来说,当他们遇到无法解释的事情的时候,都会本能的将其归类到巫术里。而且,其实他们也并没有冤枉法师。

    “知道了还不跑?难道你们想变成青蛙或者蜘蛛吗?”听到那些议论,起司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环视了一圈那些大汉们,在目光中加上了可以震撼人心灵的魔力,那些刚才还一脸凶相的流氓瞬间就变成了温顺的绵羊。听到法师的话,他们如梦方醒一般飞也似的逃离了这条小巷,甚至在搬走那几个受伤的同伴的时候还有些犹豫,似乎是生怕走的慢了会被这个巫师变成动物。

    “你猜他们多久不敢接近这条小巷?”在那些流氓跑干净之后,起司用询问的语气对还在发愣的斯派洛问道。

    “你……你真的是巫师?!”斯派洛听到法师的话终于从震惊中缓了过来,他用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起司几乎是喊的说出了这句话。但是话虽如此,起司却没有在他的脸上看到多少的恐惧,相反,法师似乎在这个孩子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丝丝的……憧憬。

    “我当然是,昨天你还不能确定吗?”起司回答道。他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冷漠起来,免得那个孩子认为自己救了他就变的容易亲近。起司知道,像他这样的孩子很有可能在见识到了魔法的力量之后踏上不该走的路。

    果然,起司冷漠的语气让斯派洛眼中的热情迅速冷却下来,是啊,巫师这个群体可是著名的喜怒无常,自己刚才居然想当然的认为对方救了自己就可以和对方平等的对话。

    “抱歉,我……我没有拿来解药。”小麻雀随即想到自己之前和起司的交易以及自己的失约。他不禁开始担心在拿不到解药的情况下这个巫师会不会拿自己出气。

    起司默默盯着这个孩子看了几秒,就在斯派洛感觉自己浑身不自在的时候说道。

    “无妨,这件事也不能赖你。你带路吧,带我去你的老大那里。我亲自去找他买解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