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酒馆
    其实当起司提出让斯派洛带路去找他的老大的时候,小麻雀是拒绝的。像是法师这样危险的人物如果被自己直接带进了老大的老巢,那么两人交易顺利还好说,可要是万一出现了什么问题,到时候自然是没有人敢让起司来赔偿损失,可是相对的,在起司面前暴露了隐藏地的斯派洛却肯定是要倒霉的。

    “你记住啊,待会我们到了之后你最好不要到处东看西看,尤其是别和人目光对上,还有,别去主动跟那些人搭话……”走在人群稀少的街道上,斯派洛对身边的起司不断地说着他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这些经验都是小麻雀自己总结出来的,本来还被他当成宝贵的人生信条,可是现在为了防止起司这个拳打五六个壮汉的家伙进去藏身处之后引发混乱,他也顾不上这些了。

    至于法师到底有没有在听小麻雀的唠叨,那恐怕就不那么肯定了。而且相比较斯派洛嘴里已经重复了好几遍而不自知的叮嘱,起司的注意力更多的还是放在了周围的街道上。王城之中自然不存在那些明目张胆存在的无法区域,事实上,在这座城市中,像是妓院这样的地方都是受到严格的管控的,虽然谈不上官方经营,可是你要说这些场所的背后没有王室的耳目,那未免就有些自欺欺人了。

    所以在这样的城市中被称为藏身地的地方,绝对不会像其它的这类地点一样充斥着混乱和无序。从外观看过去,这间挂着“赤红之血”招牌的酒馆怎么看都和那种专供佣兵或者其它低收入群体消费的酒馆没有什么两样。可是根据斯派洛的说法,这间不起眼的酒馆正是苍狮王城中地下世界的头领,独眼,的对外场所。所有想要找到独眼的人或者需要独眼手下帮忙的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服务。当然前提是他们可以付出与之相符的代价。

    在斯派洛的带领下推门走入这间酒馆,起司很快就感觉到这里和其它看起来同类的酒馆的不同之处。不管是和爱尔莎经营的那间“龙脊之巅”或是其它起司去过的酒馆相比,这里都太过于安静了。在略微昏暗的灯光下,这里所有的酒客都保持着压抑的静谧,他们只是默默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喝着什么,坐的很靠近的两个人之间也没有在交谈。

    小麻雀轻轻拉了拉起司的衣角示意他跟上,然后二人径直走到了吧台。在那里只站着酒保一个人,这个酒保是一个看起来十分清秀的年轻人,当然那得排除他脸上那条遮住左眼的黑色布条。可能那些没有在世俗中有过经历的夫人小姐们会把这个酒保当成是一个俊秀的美少年,可是起司却一眼就注意到了对方在擦拭杯子时露出的那双手。那是一双擅长使用匕首的手。很显然这位酒保先生在本职工作之外还有一份相当危险的兼职。不过也很难说那份兼职和这份酒保的工作到底哪个才是他真正赖以谋生的手段。

    “他就是独眼?”起司站在吧台前看着那个酒保问道。明明还隔着一个吧台,可是法师的直觉告诉他尽量不要再靠近这个年轻人身边,那会是相当危险和愚蠢的行为。

    听到法师的问话,斯派洛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个酒保就在一声轻笑之后说道。

    “我当然不是。你见过有老大亲自在这里擦杯子的吗?如果愿意的话,你可以叫我影子。所以,你要喝点什么?”

    起司皱了皱眉头,他想要告诉这个影子自己不是来喝酒的,而是来找他的老大购买斯派洛口中的解药。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小麻雀却已经拉着他坐了下来,并且小声对他说道。

    “不管你想要干什么,先喝一杯是这里的规矩。”

    起司歪了歪头,对这个奇怪的规矩表示接受。刚才解决掉那些流氓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所以现在法师并不着急。

    “嗯……那就蜜酒。”起司对影子说道。

    “蜜酒?不考虑点点儿别的吗?我这里有全苍狮最齐全的酒库,而且恕我直言,蜜酒这东西的味道喝起来就像是发酵的马尿。”影子听了起司的话之后略微楞了一下。确实如他所说,蜜酒这种酒类在物资并不丰富的地区或许还可以称之为一种饮料,但是它的味道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却确实过于激烈了一些,再加上劣质的口感,就连穷人都不太喜欢喝这种酒。

    “不必了,我喝的习惯。”起司说道。确实,蜜酒的味道并不算好,可是在物资匮乏的北方,尤其是灰塔所在的地方,法师们可不会把精力放在酿酒上面,所以自打法师开始喝酒开始,他喝得最多的,就是蜜酒。它的味道已经成为了起司的某种习惯,所以在选择上,哪怕有更好的酒类,可是起司还是倾向于选择自己熟悉的东西。

    “你确定?我这里有去年的刚出窖的啤酒,还有一些麦酒和葡萄酒,这一杯算我请你怎么样?”影子还在努力的推销着自己背后一个个酒桶中的陈酿,看得出来,他十分享受酒保这个身份。甚至他还害怕起司是由于囊中羞涩才点最便宜的蜜酒,提出了可以请起司喝一杯的话。

    “一杯蜜酒,如果有冰块的话加冰。谢谢。”然而酒保的殷勤却并没有打动法师,起司只是又重复了一遍自己想好蜜酒的打算。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影子还是妥协在了起司的坚持下。他认命一样的举起自己的手,然后转身低头在最下层的酒桶中搜寻着装着蜜酒的那一个。

    “对了,小麻雀,你要喝什么?我今早去买葡萄酒的时候他们顺便送了我一些还没发酵的果汁。”背对着吧台,影子问道。

    “我要和他一样的。”小麻雀坐在起司身边挺起身子,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害怕。这里安静到吓人的气氛让已经不是第一次来的斯派洛还是背后直冒冷汗。

    “那可不行。你知道规矩的,酒是给客人喝的,而你,只是带客人来的小蜜蜂。”影子说着将两个杯子推向吧台前的两人。给起司的是乘着琥珀色酒液的酒杯,而给斯派洛的那杯则乘着葡萄汁。

    “哼,我总有一天会在这里喝酒的!”小声的发出誓言,斯派洛拿过自己的那杯葡萄汁小口的喝了起来。对于他来说,这一杯葡萄汁也是难得的美味,可是能在“赤红之血”里喝酒,本身就带有某种象征意义。对于那些级别不够的人,影子可不是每天都这么客气。

    “那么,我们能谈正事了吗?”起司结果自己的酒杯问道。

    “别那么着急,我的朋友,先把你酒杯里的酒喝完。然后我们才能进入正题。”影子说道,也给自己倒了一小杯蜜酒。然后在浅浅的尝了一口之后吐了吐舌头,他确实不喜欢这个味道。

    “你们这里的酒保可以随便喝卖的酒的吗?”起司喝了一口酒,转头问斯派洛到。

    “老大不在的时候,影子就是这间酒馆里最大的。他想喝什么自然可以喝什么。”小麻雀耸了耸肩说道。

    再次歪了歪头,起司感觉自己越来越搞不懂这个酒保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了。法师三口两口喝完了杯中的蜜酒,将空空的杯底展示给对方,示意自己已经喝完了。

    “哈哈,果然是位豪爽的客人。那么……你有没有察觉到我在酒里下毒了呢?”影子看着起司的酒杯笑着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