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游戏
    “赤红之血”酒馆内。

    斯派洛在听到影子的话之后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反应。小麻雀的眼睛在起司和影子之间转来转去,不知道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虽然影子在说那句话的时候轻松的就像是在问这杯酒合不合客人胃口,可是熟悉这个酒保的人都知道,在这种问题上,影子从来不开玩笑。酒馆内其它的酒客们似乎也在关注着吧台这里,他们之间连悉悉索索的交谈声也停止了下来,整个房间内都安静的离奇。

    而至于当事人的起司,却并没有像其他人期待的那样露出或愤怒或恐惧的表情,法师只是默默的把手中的杯子向前推了一下,淡淡的说了一句。

    “是吗?那就再来一杯。”

    这一下不仅仅是斯派洛,连影子都被起司的反应弄傻了。在这间酒馆中做了这么多年的酒保,影子自问这种小测试也进行了不下百次了。可是那些喝下了“毒酒”的家伙,不论他是声名显赫的贵族还是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佣兵,都没有一个人发出“再来一杯”的请求。不过影子也不是一般人,他很快就理解了起司的反应,也明白了这个被小麻雀带来的家伙绝对不像他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

    将自己没有喝完的那半杯蜜酒随手倒进法师的酒杯里,影子将杯子推回了起司的面前。

    “喂喂,你们这里的酒保就这么干活的吗?”法师晃着自己杯子里被人喝过的酒液,不满的说道。

    “哼,看穿了就说看穿了。想再喝酒我可是要收钱的。”影子说道,把自己刚才用过的杯子拿回吧台里,简单的清洗过之后开始用手边的布擦拭起来。

    “喂喂喂,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影子不是说这酒里有毒吗?”斯派洛挡住了起司举着杯子要往自己嘴边送的手臂,对法师说道。

    起司面对小麻雀的询问向影子投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毕竟要在人家的地盘上当面拆穿对方的把戏,还是一件不那么厚道的事情。

    “没事,说吧。其实我也想听听你怎么看这个测试的,这个酒馆里都是通过测试的人,至于小麻雀吗……等他到了年纪我再换一种方法就是了。”影子耸了耸肩,继续擦着他的杯子。

    “好吧。”起司把斯派洛的手挪开,将杯子那小半杯蜜酒一饮而尽,然后说道,“其实吧,影子先生刚才是跟我做了一个简单的小游戏。这个游戏有两个方面,不过我想其目的倒是只有一个,就是为了甄选可以交易和不能交易的客人。”

    “什么游戏?我只看到影子跟你说酒里有毒然后你说再来一杯而已啊?”小麻雀继续问道。

    “呵呵,这就是一场游戏啊。而且这场游戏还分成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影子给我倒酒的时候,如果我因为多疑或者过于急迫而不去喝那杯酒的话,我想我就根本无法被这间酒馆的主人当成是客人了,对吧?”起司对影子说道。

    “那当然,连送上门的酒都不敢喝下的人,我们可不跟这种人做生意。”耸了耸肩,影子说道。

    “不过我想大部分人不管是听懂了你的话也好,还是根本没有戒心也好,他们还是会喝下那杯酒的。所以这个游戏真正有趣的地方就在影子在跟那些人说酒里有毒的部分。”起司说道,同时想要再喝一口酒,却发现酒杯里已经没有酒液了,于是法师从怀里掏出几枚铜币扔到吧台上,“再给我点什么,既然你说蜜酒难喝,那就给我点你推荐的。”

    影子拿过了吧台上的钱币,稍微掂了掂分量,其实以他的眼里根本不需要这么做,只不过在作为酒保的时候影子还是觉得这样的小动作更容易让自己带入这个角色。他将起司面前的酒杯拿走,将几种酒液混合在一起盛满了酒杯,然后将其放回了法师的面前。

    而这个时候,起司看到斯派洛脸上的表情终于消化完了自己刚才说的话,于是继续说下去。

    “在影子告诉我酒里有毒的时候,我在第一时间会想到什么?”起司问道。

    “额……解药在哪?”斯派洛想了一下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

    “错,首先你应该想到的是他说的是实话还是假话。”起司说完喝了一口自己面前的液体,然后迅速的将其又吐回了酒杯,“嘶,好辣!这就要考验到我的眼里和判断力,我肯定会先回忆在刚才影子先生倒酒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举动,不过其实那是没必要的。”

    “为什么?”小麻雀问道,在他听来首先判断对方有没有在倒酒的时候动手脚已经是很谨慎的思路了。

    “因为你永远不能用自己的常识揣度对方。尤其还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影子这个时候突然插话道,“谁也不能保证我是用怎样的手法来下毒的,或者干脆一点,也许我身后的这些酒里都有毒也说不定。你们又没有看到其他客人的酒是从那里打出来的。”

    “正是如此。那么抛开眼里的问题,我接下来就必须思考影子先生到底有没有必要对我下毒。”起司接着说到。

    “毒杀一个进来谈生意的顾客似乎是不那么明智的选择。如果这样下去肯定没多少人会再来这里做生意。不过这也并不是全然不可能,毕竟我是你带来的。”

    “凭什么你是我带来的就有可能被下毒?”小麻雀皱了皱眉头,显然是对起司的话有些不满。

    “那当然是因为就连驯养了多年的老狗都不一定全然的忠诚,更何况像你这样的小麻雀呢?谁知道这位先生不是用什么不那么体面的手段让你带路来到这里的。”影子说道。

    斯派洛听到这里也就闭嘴了,因为他昨天确实没有什么挣扎就把老大的存在给交代出来了。甚至还在法师的重金诱惑下同意帮他带解药。如果影子在提防这一点的话,那么他所作的也确实无话可说。

    “当然了,其实这是很没有必要的。因为这位客人如果需要的话,早在昨天就完全可以跟踪你找到这里的位置。”酒保一边擦着酒杯一边说。

    起司这个时候感受到自己的口腔中那股辛辣的味道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弥漫在整个嘴里的美妙的味道。法师不禁又再次拿起酒杯,喝了一小口。“说实在的,也不需要那么麻烦,如果我真想找来这里的话,随便去街上找个像是刚才那样的家伙打一顿就知道这间酒馆的位置了。只不过那样的话,恐怕我也就没有坐在这里喝酒的资格了吧?”

    “连我们的规矩都不想守的人,又怎么会是我们的朋友呢?对吧,小麻雀。”影子笑着说道。

    “我可不这么觉得,虎头抢我钱的时候你可没出手讲什么规矩。”斯派洛小口的喝着葡萄汁,有些忿忿的小声说道。

    “哈哈,小子,这座城市的管理者可不是一般的仁慈。证据就是那个光头佬只是抢走了你的钱并且略微教训了你一下。换在别的地方,恐怕你小子早就没命了。”起司听到斯派洛的抱怨笑着说道。

    “正是如此。我们的老大虽然不喜欢那些贵族老爷装模作样的那一套,可是他也不喜欢单纯的流血和暴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设立赤红之血这样的地点专门来做生意。说到底,我们也只是商人而已。至于为什么虎头抢你的钱没有人管,别那么天真了好吗小麻雀,这里可不是什么童话故事里。”影子说道。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保不住自己的财产是我自己的问题。但是既然被我带来也构不成被下毒的契机,你还没说接下来你是怎么想的呢。”感觉到话题转到自己身上,斯派洛赶紧提醒两人回归正题。

    “啧啧,行吧,我继续说。别人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我不知道,但是其实对于我来说,这个世界上可以通过饮食给我下毒的人真的不多。别忘了,我对蜜酒的味道可是相当熟悉的,如果在里面有任何毒性物质,我没理由会尝不出来。”起司说道。同时想起了某个成功让自己食物中毒的老头。蛇尾草是少见的去毒和没去毒味道完全一致的植物,被罗兰坑了说实话也不能怪起司。

    “可是别忘了,这世界上也有很多致命的毒药是没有味道的。”这个时候影子就忍不住开口了。作为这个测试的主导者,他还是很在乎起司的心路历程的。这有助于他之后的业务活动。

    “诚然,这世界上有许多毒药是无色无味的。可是一方面,我不认为我已经在你们眼中达到了需要用那种毒药来铲除的地位,毕竟你们再神通广大,我也只掏出过两枚银币和一枚金币,堂堂苍狮王城的地下主宰,犯不上为了这点小钱就想杀了我吧?而另一方面,就算你们用的是那种毒药,能不能真的杀了我还要两说呢。”起司回答道。虽然法师会被路边的毒草搞的狼狈不堪,可是那些真的能威胁到他生命的毒素起司自然也有应对的手段。

    “好吧,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影子刚才说的换一种方法是什么意思了。切。”斯派洛听完起司的话,终于理解了刚才在这一杯酒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明白自己在知道的一瞬间也就失去了被用这种方式通过某种鉴定的资格。他不满的朝着自己的杯子里吹着气泡。

    “你这小家伙,我们给你上了这么一课你就学到这个?看来我得跟老大说说延后你可以在这里点酒的年龄了。”影子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说道。

    “好了,不管你们怎么说。既然我通过了这个游戏,我们可以谈谈交易了吗?”看着小麻雀和酒保之间挤眉弄眼的,起司又喝了一口杯中的酒液,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