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独眼
    总之,在起司再一次提出交易的要求之后,影子没有再推辞。影子放下了手中擦拭着的杯子,然后这个酒保随手招呼了一个原本坐在角落里喝酒的酒客过来。

    “你,过来帮我顶一会班。我带着这位先生去见老大。”影子说道。

    那个人沉默着走到吧台里,默默的站在了影子之前的位子上,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而影子吗,他走出吧台,带着起司朝着酒馆深处走去。斯派洛看到这个情景自然是想要跟上去,可是却被那个接替了影子的男人拦了下来。对于一个连在这里喝酒的资格都没有的孩子来说,他还远不到可以参与到这次交易中的等级。

    “对了,跟你打个招呼先。我们老大最近的心情不太好,待会你们见面的时候还是希望你稍微客气一点。如果你不想被打进墙里再被人抠出来的话。”影子带着起司走上了酒馆的二楼,这倒是一件挺有趣的事情。因为从外观上来看,赤红之血这间酒馆应该是没有二楼的,而且这通往二楼的楼梯也在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地方,如果不是可以去寻找很容被人误以为只是通往一楼的某一个房间。

    有趣,看起来修建这栋建筑的人是利用了和罗兰提到的类似的方式,他通过外观上那层叠的屋顶巧妙的给人营造了这栋建筑只有一层的错觉。起司这么想到。不过他也听到了影子的话。

    “为什么?他最近喝酒喝到苍蝇了?”法师随口说道。

    “嘘!他要是真的喝到苍蝇了我还会有命在?”影子将食指放在嘴前做了个小声的手势,他低声对起司说道。同时带着后者爬上了楼梯后的空间,二楼相比一楼要狭窄的多。显然想要营造出足以欺骗人的视觉效果,哪怕是这栋房屋的建造者也没有办法让这个被隐藏的空间有多么的宽敞。不过这里本来就是为了隐蔽而存在的,所以狭窄也构不成什么问题。

    “这里。”酒保带着法师走到二楼唯一的一个房间前对法师说道,“听着,我看你挺对路子的才告诉你,我们老大最近不高兴是因为通往烈锤和黑山的道路都因为瘟疫被阻断了。瘟疫的发展太快,我们很多的物资和人员还没来得及撤离就被封在里面了。我只能说这么多,你如果还想再喝酒,待会进去的时候真的要小心。”

    虽然不是很明白影子一再强调的危险在那里,毕竟起司自认自己应该还不是一个会招人讨厌的人。可是他还是从影子紧张的神色中知道对方说的话估计不是假的。从袖口里将几枚钱币塞到影子的手上,起司轻轻敲了敲那间屋子的房门。

    说来也奇怪,明明起司没有察觉到任何的魔力波动,可是这扇门却在法师敲击之后自己打开了。透过房门看进去,这间屋子本身并不大,当然这或许只是因为房门过于狭小所以无法让人看见屋内的全貌。可是起司还是看到,在这房间的最里面,有着一张木质的工作台,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正趴在工作台上书写着什么。他的容貌和身形因为室内照明的原因而模糊不清。

    影子对法师比了一个“祝你好运”的手势后就转身下楼去了。他会在起司再次走下楼或者被人抬下楼之前守在楼梯附近防止有人打扰到这次交易。而至于法师吗,他对这个被称为“独眼”的人很有几分好奇,毕竟在这个时代,大部分的流氓或者其它在街头厮混的人都只是简单的拉帮结伙而已,就算是那些控制着一座城市地下交易的头目也大多是沉迷权利并屈服于暴力的丑陋模样。可是这个叫做“独眼”的人,起司在他手下的言行中却感受到了一种极为自律的秩序的存在。一群有着明确秩序和准则的杀手和流氓?那么或许以及不能将他们再称为简单的街头混混了。

    “怎么,你敢喝影子的酒,却不敢走近我的屋子?”就在法师思考的时候,那个趴在写字台上的人说话了。他的声音很奇怪,让人听不出什么特色,你无法从这个声音来判断说话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或许没见过市面的人会惊异于这个人嗓音的奇特,然而起司却很清楚,这种声音大部分情况下都是用某些简单的魔法道具伪装出来的。而能弄到真正沾染魔力的道具,这足以让起司对这个“独眼”的评价再高一级。

    歪了歪头,法师走进了这间屋子。走入这个房间之后起司发现自己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虽然从外面看起来这个房间并不大,可是实际走入其中你会发现它其实比你预想的还是要大一些的。至少足够在你的视野盲区里藏下几道可以置人于死地的机关。

    “为了保险起见我先问一下,你其他的客人在看到门旁边这几把上好弦的弩箭的时候是什么反应。”走到工作台前大概三步的距离,起司扭头看着门旁边墙壁上那几把被伸入墙壁的不明丝线牵引着的弩箭问道。

    “嗯,反应很多。最有趣的应该是情报大臣,那个贪生怕死只敢派人出来搜集二手情报的老家伙在看到那几把弩的时候吓的差点当场尿出来。啊,真可惜我没办法留下他那个时候的表情。不然一定可以狠狠敲他一笔。”“独眼”没有抬头,可是却接着起司的问题说道。

    “那可真是遗憾。不过还是出于保险起见我再问一句,他在看到这些悬在天花板上的钉板的时候又是什么反应呢?我说的是现在正悬在我头上的这些。”法师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上闪着寒光的铁钉又问道。

    “他没你这么好的眼力,到离开的时候都没发现自己其实一直站在陷阱里。要不然他一定会在这里吓尿的,这么说我还应该庆幸他没发现这个。不过换句话来说,你又是怎么察觉到这个机关的呢?你的眼力很不一般啊?”说着“独眼”终于将头抬了起来。起司也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被称为独眼,倒不是说他真的是独眼龙。而是这个人整张脸都戴着一张黑色的面具,只在左眼的位置有着一块圆形的红宝石镜片。

    “额,你知道的。夜视并不是什么高深的能力。有很多人不需要你的那块镜片也可以做到。”起司耸了耸肩,虽然站在对方的陷阱之中,却丝毫没有移动的意思。

    “有趣,看来你知道一些关于魔法的事情。”“独眼”用那只红色的镜片对着起司说道。

    “我知道很多事情。不过那些都和我来这里的理由没有太大关系。”法师知道对方的那块红色宝石镜片很有可能不是只有夜视这一个能力。不过他也并不担心凭一个只能依靠外界工具才能窥见魔力的普通人能看透自己的虚实。

    “那么说说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吧?你希望得到什么,又能付出什么?”“独眼”将身子向后坐进宽大的椅子中,用平淡的语气问道。

    “不不不,别用这么高高在上的姿态和我说话。你不明白,我来这里是为了帮你,免得你深陷死亡而不自知。免得你,带着楼下的那些可怜人一起做了糊涂鬼。”起司将双手撑在工作台上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