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愚弄
    赤红之血酒馆,二楼密室

    “你说,我正陷入一个没有察觉的致命陷阱中?”坐在椅子里的“独眼”并没有被起司的话吓到。或者他被吓到了但是他的惊恐也因为变声的缘故而无法表达出来。但是总之,这位王城的地下世界头目并没有因为法师的话而做出什么失态的反应,甚至他给人的感觉太过平淡了。

    “你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起司依然保持着双手撑在桌子上的姿势,问道。

    “哼,我好歹也是这苍狮王国消息最灵通的人之一。如果有以我的眼里都不能察觉到的陷阱,我吃惊又有什么用呢?况且,你知道有多少人在这间房间里和我说过类似的话吗?本来我是因为影子对你十分认可才抱着好奇来和你亲自交易的。但是如果你只是想跟我说这些,你就可以离开了。”“独眼”翘起了脚,说道。而也正是这个动作,让起司注意到了一些关于这位地下头目的细节。

    “好吧好吧,看来我不做点什么你是不会相信我了。听着,虽然还有很多方法可以让你认可我的话的份量。但是我相信这是最快的途径。”说着,法师的双眼中开始绽放出纯粹的魔力之光。这并不是起司要进行什么施法,对于他这个级别的施法者来说,双眼中的涌动的魔力几乎是本能一样的情景。事实上,起司平时还要特意去压制这股魔力,免得吓到其他人。

    “你……似乎有一些不一样的本事?你就是这么看到黑暗中的东西的吗?真是方便。”“独眼”的反应比法师预想中小,这样侧面证实了起司对他身上带有魔力物品的猜想,看来这个人不仅仅可以搞到带有魔法的物品,甚至可能还和它们的制造者有着直接的联系。

    “呵,这样我说的话在你眼里就有些价值了吧?凡人。”俗话说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对方一直以来波澜不惊的样子也让起司十分的不爽,所以法师在这句话的结尾居然少见的加上了“凡人”这个带有一定蔑视性的用词。

    “你生气了?”没想到起司的话非但没有让对方感到震撼,反而让“独眼”抓住了自己的心态变化,“仅仅是因为我没有露出你想要的表现你就生气了?这可真无趣啊,巫师先生。没想到您的气量只有这点程度,稍稍被人无视就会这么气愤。”

    起司的眼睛眯了起来,他在听到“独眼”这句话的时候瞬间冷静了下来。就像是有一盆凉水从法师的头顶泼了下来一样。因为法师意识到,自己刚才确确实实动怒了,而动怒的原因仅仅是因为被眼前这个普通人讽刺了几句。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起司一直都认为自己的心性虽然不能说的上是坚如磐石,可是至少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破绽。这也是他之前敢于孤身去和魔鬼做交易的前提。可是现在,一个连相貌都不知道的人居然仅仅靠着几句语言和动作就让自己失态,这太可怕了。

    “抱歉,我失态了。”不过这失误还不算太大。起司将自己的身体从工作台上移开。声音中已经恢复了冷静,可是在心里,法师对于这个带着面具的人多了几分的忌惮。

    “那么,就来说说你说的那个致命的陷阱的问题吧。”“独眼”的声音虽然依旧听不出高低起伏,可是起司敢保证对方在面具下的脸一定在笑。事已至此,这场交谈的主导权已经被对方牢牢的抓在了手里。

    “呼……”起司轻轻的吸了一口气,他突然觉得自己现在好像是被狐狸盯上的兔子,盲目行动下的每一步都是对方早就设计好的陷阱,“解药。斯派洛告诉我,你从药剂师协会那里搞到了瘟疫的解药。”

    “你说这个?”听到起司的话,“独眼”楞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从工作台的夹层里掏出了一小瓶淡蓝色的液体。这少少的一小瓶液体被装在精致的玻璃瓶中,看起来不但不像治病救人的良药,反而更像是某种专门用来卖给贵族的奢侈品。

    “这是什么?”起司被对方掏出来的这一瓶精致的液体搞的有些茫然。法师预想中的解药就算是假的也不该是这个样子。而且从起司的视角看过去,这瓶药剂甚至完全无法被称为药剂,它看起来并不包含任何的魔力成分,而要知道,大部分的草药当中本来就会有微量的魔力,用它们制作的药剂即使出自凡人之手,也会有着微弱的魔法痕迹。

    “它就是你说的解药啊。如果我没记错,你来这里的目的也正是为了向我购得这东西。”“独眼”随意的说道。

    法师伸手拿起这瓶所谓的解药,毫不客气的将其打开,倒出一些瓶中的液体在手上,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然后又深处舌尖轻轻舔了一些。之后他脸上的表情很快就严肃起来,然后将手上残留的药剂毫不留情的甩在地上,似乎在甩掉某些垃圾。

    “我没想到你居然用这种东西欺骗自己的手下。”将玻璃瓶狠狠的放回工作台,起司气愤的说道。他为自己浪费在这上面的时间感到不值。法师转身就想要离开这间屋子,他感觉自己被人愚弄了,这所谓的解药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被称为“药”的部分,其成分根本与清水无异。

    “啊,请等一下。我拿错了,这个是送给小姐们的爱情魔药,她们相信在脸上涂上这东西就能俘获男人的心。抱歉巫师先生,我最近太不专心了。”“独眼”的声音从起司背后传来,依然没有声调,可是却不妨碍法师的心中再次燃起一股无名之火。

    “该死的,你这是在……”起司愤怒的转过头,他本来是打算对对方戏耍自己的行为报以激烈的言辞,可是当他看到工作台上除了那瓶爱情魔药之外的那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药剂的时候,他原本准备好的污言秽语又咽了回去。因为顺着已经被打开的瓶盖,起司可以清晰的看到那药剂中弥漫出来的绿**力,充满了死亡和腐坏的气息。

    “这一瓶才是你要的解药。”“独眼”说道。

    “这可不是什么解药。”起司不由自主的走回到工作台前,出现在眼前的事物足以让他忘记刚才被人耍弄的经过。法师小心的拿起那瓶药剂,极为小心的将一些绿色的魔法气息吸入了自己的体内。这个行为虽然伴随着一定的风险,可是这毕竟是药剂挥发出来的极小剂量而已,进入法师的体内后迅速的就被分解和解析了。

    “那么可不可以请您告诉我这瓶子里装的既然不是瘟疫的解药,它到底是什么呢?”将药剂的盖子扔给起司让他盖上瓶盖,“独眼”问道。其实他也早已对着所谓的解药存疑,只是苦于找不到人鉴定,而让他贩卖这药剂的人来头又极大,“独眼”也不好违逆那个人的要求。

    “这东西……它当然不能预防或者治疗瘟疫。因为,它就是瘟疫本身!你贩卖的这种药剂,会把瘟疫的种子种进使用者的体内。他们买来的不是救命的良药,而是通往地狱的快捷通道。”法师将这瓶有着不详绿色的药剂放回到“独眼”面前,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