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工作
    “把毒药送给那些最想要求生的人吗?”“独眼”把玩着装有被起司鉴定为瘟疫之种的“解药”的瓶子,说道。

    “你卖出了多少?”起司问道。如果对方已经卖出了大量的这种药剂的话,恐怕这座城市也已经不安全了。

    “放心,我对把这东西提供给我的人也不是很信任。所以到目前为止,除了一些自己自寻死路的家伙,我并没有将把它卖给太多人。而且,我手里有他们的名单。”“独眼”很明显也知道如果这药剂真的是瘟疫的引线的话会在这座城市,甚至这个国家中带来多么可怕的影响。作为一名靠交易来获得利益的“生意人”,如果整个苍狮都陷入瘟疫的灾难之中,恐怕他自己也会十分的困扰。

    “你早就知道这所谓的解药不对劲对不对?所以你才会这么轻易的相信我的话。”起司说道,这个叫做“独眼”的家伙似乎打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大量贩卖解药来获取利润,或许在这件事中,他知道的比法师期待的还要多一些。

    “我吗?我只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好的事情。我不相信那个我巧合之下认识的药剂师,可以在如此巧合的时间,为我提供这种简直可以称为无价之宝的东西。就我所知就连那些所谓的大臣们手里都没有拿到一份实际有效的预防措施。”将脚放到工作台上,随着起司向他解释了这“解药”的本质,“独眼”似乎也放松了一些。

    “哼,不管怎么说。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见一见这所谓的解药。现在我似乎也没有继续和你交易下去的理由了。那么我就先走了。”起司在刚才的鉴定中已经基本确认了“解药”的成分,在法师看来,虽然继续和这个“独眼”交流下去可能会获得更多的情报,但是从之前的经验来看,恐怕自己会在不经意间向他透露更多的信息也说不定。对方是一个老练的生意人,而自己却还不是一个精于谈价还价的采购者。

    “请等一等,巫师先生。”没想到,这次反倒是“独眼”开口阻止了起司的离去,“我觉得我可以提供给您一份短期的工作,不,应该说这份工作非您莫属。”

    “一份工作?可是我不觉得你能付得起雇用我的价钱。”起司停下脚步,转过了头回答道。

    “哈哈,我知道您当然不会需要金钱或者其它类似的东西。所以我为您准备的报酬也不是这些,您觉得……情报怎么样?您应该在追查和这次瘟疫相关的情况吧?虽然我对您这么做的原因不感兴趣,可是您难道不想知道到底是谁将这东西送到我手里的吗?要知道,我对外宣称这解药是药剂师协会弄来的,可是您也应该想到了,光是一个想要赚外快的药剂师,是绝对没有本事和胆量将如此贵重的药剂泄露出来的。”“独眼”并不害怕起司会拒绝自己的邀请,就如他说的,他知道法师在追求着什么。明确的抓住交易对象的诉求,这可是“独眼”最得意的本事之一。

    “是吗,但是我怎么觉得,以当今药剂师协会的状况,可以私下像你贩售这种药剂的人其实只有一个呢?这种情报我可不需要。”起司说道。他本来来王都就是为了追查原本应该死在浊流镇的格雷男爵,现在根据“独眼”所说的情况,法师有九成把握这个解药就是格雷男爵卖给他的。

    “呃……看来您对药剂师协会也不是一无所知嘛。真是失误啊。”起司的反应明显超出了“独眼”的预期,他原本以为像起司这样行走在世俗中的施法者不会关心这些情报。但是现在看来,或许法师比他认为的更加接近事件的核心。不过这对“独眼”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一个追查瘟疫起源的施法者?这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劳动力。

    “好吧好吧,那么我愿意再提高一些价码。”将翘在桌子上的脚放下,“独眼”的身子向前探了出来,“我对这场瘟疫知道的所有情报,以及我和我的手下真诚的帮助。您觉得这样的价码如何呢?相信您也看到了我手下有着怎样的力量,相比起这个王国中其它的情报机构,我有把握可以给您提供最全面和切实的帮助。”

    起司认真思考起来对方的价码,在面对未知的对手的时候,自己身边的助力自然是越多越好。别的不说,光是影子的价值其实就已经值得法师去冒一些险。但是会让这个“独眼”都提出交易的事情,恐怕并不好解决。

    “说说我要帮你做什么?”法师问道。

    “放心,并不是多么危险的事情。”“独眼”说道,“只是我需要您和影子一起陪我去见一家人而已。我有一些问题需要向她们咨询。而且我保证,我问的问题对于您正在做的事情肯定是有帮助的。”

    起司慢慢的将身子转过来,看着坐在椅子里的地下头目。他从对方的话里听到了很多会让人浮想联翩的词汇,比如,一家人和她们。

    “我姑且问一下,你所说的这家人是不是只有三个人。而且……你身上的这些魔力物品也是从她们那里购得的对吧?”

    “哈哈,是的。看来您已经知道我们要去造访谁的家了对吗?顺便说一句,我身上的这些东西,有些是从她们那里买的,有一些吗……是从她们那里顺便拿的。而或许因为这件事情,我和那几位女士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呃,紧张。这也是我觉得您有必要和我一同去拜访她们的主要原因。”“独眼”说道。

    “很好,很好。”听到对方的话,起司笑了,只不过这笑容当中似乎还有些别的东西。他走回到“独眼”的面前,死死的盯着他的那只有着红色镜片的面具眼睛,“你要我跟你一起去拜访一家子被你偷窃过东西的女巫?!还有你这个家伙居然敢偷女巫的东西!”

    “别这么激动,我的巫师朋友。如果不是此行有一定的风险而我又不得不去,我也不会开出如此重的价码。考虑一下吧,是不是要接受这份工作。”“独眼”用双手撑在自己的下巴下面,看着起司已经有些扭曲的脸,不急不缓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